<
春柏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上仙您的外卖到了 > 第182章 又是一个九品劫仙
    “这个应该问冥王,而不是白青仙尊。”冥王的修为多高张跃宁不知道,但是白青仙尊一旦渡劫成功,那就是九品劫仙。

    这种大佬自己还是不要招惹为妙。

    远处乌泱泱的大军已经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鬼族修士很多,但是很少有鬼族修士可以修炼到高阶。

    因为冥界的修炼资源要比人间界还要少很多。

    他们能仰赖的,就是人间界的雷劫,雷劫中含有的灵气也可以穿过位面,直接到达冥府,低阶修士在外围吸收,或者到雷劫中去感受雷劫都可以。

    反正这些雷劫只是因为人间界修士进阶形成,他们在底下根本不会受到加倍的影响,只要能吸收灵气就行。

    不过这一次,可是九品劫仙的雷劫,按理说能承受住的鬼族修士很少。

    可是这一次还是有不少鬼族修士,宁愿冒着雷劫的危险,往外围跑去修炼。

    已经有先头部队过来,但是没有人多看张跃宁和魑真人他们,前仆后继的鬼修,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往山上赶。

    “不要命的真多。”大梁道人缩着脖子,他不敢拦着那些鬼修,那可都是着急投胎的模样,他只能守着张跃宁,让鬼修不要碰到阵法。

    就连赢慧也伸出脑袋,“鬼族修士要是被雷劫劈死了,那可就真的死了,不会投胎的。”

    “人类修士被劈死了也不会投胎的,雷劫可是形神俱灭。”魑真人打断了几人,“其实站在这里就可以吸收了,九品雷劫,那边山上又毫无阵法,真不知道这些鬼修心里在想什么。”

    同样是鬼修,魑真人他们很不同。

    几个姐妹也赶了过来,显然是没拦住那些鬼修,她们一边往前赶,一边拦着别的鬼修,却无法拦住汹涌的鬼潮。

    “没办法了,我们拦不住了。”魅真人扭了扭腰,走到魑真人身边,“真不知道冥王是怎么想的,一旦这些鬼吸够了灵气,是会出事儿的。”

    “所以我提前找到了张跃宁,几位冥王都对魔修的事情以及往人间界去的事情隐晦避让,恐怕只有我们自己努力了。”魑真人将手放在了张跃宁布置好的阵法法器上,往里面输入灵气。

    她在这里修为最高,让她来布置阵法,这个阵法可以达到准八品的效果。

    能闯进来的鬼修可就不多了。

    不过布置阵法没这么快,张跃宁还要使用另外几样法器,比如说三叉叶,修罗木这些。

    这些都需要魑真人注入灵气。

    “你能找到这个小兄弟帮忙真是太好了,那些鬼修,就是成天都不肯老实修炼,总是想走捷径。成为魔修固然厉害,可是也不想想,冥府这里厉害,到了人间界,又不能吸收灵气,干嘛非要往人间界去呢?”

    怎么个意思?

    这些鬼族都是魔修?

    张跃宁停了下来,就连大梁都露出苦笑来。

    怪不得冥王不管。

    这些鬼族都是魔修,冥王能管才怪。

    这么多魔修,一旦暴动起来,冥王想要处理可就麻烦了,可不是所有鬼修都听冥王的,十大冥王,谁都有支持者,互相拆台倾轧。

    “别愣着了,等这些鬼修吸收完,肯定是要往人间界去的。”魑真人一声令下,张跃宁继续制作阵法,只是心里多了一份计较。

    冥府这么多年来,养了不少魔修。

    修罗木真的是因为冥王无能为力,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张跃宁不知道该怎么问,他知道问了魑真人也不会说,这件事只能藏在肚子里面。

    不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张跃宁就将阵法布置好,这时候鬼族的修炼大潮还没到尾声。

    附近的雷劫气息已经传了过来,山顶上没有阵法,雷劫的气息满溢在天空之中。

    “冥府的灵气,其实就是秽土的气息吗?”张跃宁忍不住说道。

    “可以这么说,但是和魔气不同。”魑真人走到井口边上,给修罗木注入了灵气。“你问这么多也没用,有人在煽动冥府的混乱,至于冥王,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个都不愿意管。”

    “我一直以为冥王应该是很厉害的修士,没想到品阶高的冥王,也会有不能管的时候。”张跃宁耸了耸肩,“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这里的阵法已经布置好了。”

    “让大梁带你回去吧,我还要在这里守着,免得有人来闹事。”魑真人摇了摇头,然后从手里拿出来一个储物袋,放到了张跃宁的手上,“谢谢你了。”

    沉甸甸的袋子在告诉张跃宁,这里面有不少好东西。

    张跃宁接过袋子,然后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跳进了井口里面。

    这时候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被鬼围攻么?

    还是早点跑比较好。

    可是大梁道人却没跟过来,张跃宁眼睛一闭,一睁,竟然也没到人间界。

    什么情况?大梁道人哪里去了?

    “大梁!”

    “魑真人!”

    张跃宁所处的地方一片漆黑。

    他仿佛被人封住了五感,喊了两嗓子,竟然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仿佛自己已经哑了。

    难道说自己刚刚阵法,影响了传送?

    不可能的,除非这个传送本身有问题。

    “没事的,你听不见,我可以听见,也可以看见。”心中响起赢慧的声音,张跃宁踏实多了。

    只是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是不是,神识和身体又脱离了?”张跃宁在心里问道。

    “似乎是这样,你的身体出了井口,但是你的神识留在了这里,不过没关系,我跟着你呢。”赢慧的脑袋从土里崩了出来,“你往左边走,有一棵树,先躲在那里比较好。”

    不远处正有人在说话。

    从赢慧的角度来看,是一个白衣服的男人,和一个黑衣服的男人在说话。

    两个人都是身材颀长,带着面具,一副练家子的姿态,而且从面具上和身上的气息观察,应该都是魔修。

    这两个魔修,正在说这次鬼族大潮的事情。

    “人间界现在没有人能渡劫了,阵法是张跃宁做的,恐怕这次……人间界又要出一位九品劫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