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小医郎的甜心娘子 > 167.幸福
    佘蔓的行动很僵硬,比之前抓到的活死人还缓慢,她的双眼无神的就像只被人操控的木偶。

    “坐这!”壮汉牵着佘蔓的手,让她坐在他的身边。

    “既然这样你为何还不带她离开!”安君逸看着眼前目光深情注视佘蔓的壮汉。

    铁血男儿,也终究逃不过一个情字。

    “她其实早就走了,只是我强求的把她的躯壳留下来。”壮汉摸着佘蔓毫无温度的手,眼睛里蒙上一层雾气。

    “你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佘蔓总归是他的妹妹,他舅舅这些年也四处打听过佘蔓的消息,可被刻意封锁的消息又怎能打听得到。

    “谢谢!”壮汉搂着佘蔓飞檐走壁离开。

    李麒麟从其他地方赶到安君逸所在的小院。

    “没事吧?”李麒麟忽视安君逸对面那一碗喝了一半的酒,关心起安君逸的安危。

    “我没事,他走了。”

    “他把佘蔓弄成了活死人,我不忍心再杀佘蔓第二次。”

    “走吧!”李麒麟扶着安君逸站起来,安君逸的手还在抖,他看到佘蔓走出来那一刻说不出的激动,可是佘蔓终究是死了,舅舅因佘蔓生死未卜变得神志不清,需要人时刻看护,把舅舅接到京都来住着,方便医治,可只有他心里清楚,他不过是想要减轻心里的愧疚。

    此后京都再未出现活死人,一片祥和,百姓们安居乐业,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娘,孩儿想要出去找勋儿哥哥玩。”男孩子因不高兴噘着的嘴都可以挂油瓶子了。

    “今日你背了四书五经了?”一个美艳的少妇插着腰问那小孩。

    “背了,娘,孩儿想出去玩。”小孩子正是玩性大发之时,哪里能安心坐下来好好读书。

    “去吧,去吧!”少妇看孩子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大手一挥同意孩子去玩。

    “小四,小五姐姐,快送我去找勋儿哥哥。”小孩子开心的一蹦一跳的往门外走,开心得像脱缰的野马。

    “少爷你小心点。”小四小五提着裙子追着家里那好玩的小祖宗。

    小孩跑得太快,没注意到前面的人墙,等看清的时候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小孩直直的撞进人墙的怀里。

    “錅儿,你怎么又莽莽撞撞。”

    那人墙将小孩抱起来。

    “爹,孩儿要去找勋儿哥哥玩,你快将孩儿放下来。”尹錅蹬着两只小短腿抗议。

    “你今天是找不了勋儿哥哥玩了,他带着小白姐姐出城了。”人墙把尹錅抱回院里,刚才的美艳少妇,躺在藤椅上,手里正拿着荷包在秀,旁边的小篮子里放在几种晒干的花瓣。

    “自己去玩吧!我和你娘说会话。”人墙把尹錅放下来,坐在少妇身边。

    乔欣儿虽未同意与皇上回以前的宫殿住,可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抗拒他,皇上就三天两头往寂冷苑跑,弄得这好好的寂冷苑都变成热闹的菜市场一样。

    “我今儿把钱氏废了,她和她娘家人做的那些事,我都查清楚了,已经连根拔起,将他们一并铲除,我这后宫缺一个当家的主,乔妹,你是不是应该替为夫分忧解难啊?”皇上把身子嵌进那留下空间不多的藤椅,抱着乔欣儿,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尹錅待久了,学了尹錅撒娇的伎俩,两眼委屈巴巴的看着她。

    “再说吧!”乔欣儿看皇上一把年纪还学着小孩撒娇,把她逗笑了,整个人把脸埋进皇上的怀里。

    城外,一高一矮的身影相互依偎在一起,而在他们不远处的河边,两个孩子正开心的光着脚踩在水里,不知道在抓什么。

    “小白,你看,我抓到了。”尹爵勋手里的木叉上插着一条肥嫩的鱼儿,他激动得就差点在水里蹦起来了。

    “哇,好大只,我也要抓到。”白芷争强好胜的斗志瞬被激起来,她专注的盯着水里游来游去的鱼儿,手里的木叉一次又一次的叉入水里,又遗憾的与鱼儿擦肩而过。

    尹爵勋把鱼放到河边的鱼篓里,看着小人儿被鱼儿惹恼,偷笑着靠近她。

    “我们一起抓。”尹爵勋高大的身躯把娇小的白芷完全裹住,他大大的手掌包裹着她小小的手掌,带着她的手快准狠的往水里一叉,木叉上就多出一条肥嫩的鱼儿。

    尹爵勋就这样带着白芷插了一箩筐的鱼。

    “爹爹,娘亲,烤鱼了。”尹爵勋一边生火一边喊着自己在一旁腻歪得不行的父母。

    “来了,来了。”安君逸牵着梁清歌慢悠悠的走过去,两个就像视察工作的领导悠闲得不得了。

    尹爵勋负责翻鱼,白芷负责给鱼儿上料,鱼儿在火的烘烤下变换了一身金灿灿的衣服,肉香随着调料飘香四溢。

    “好香。”梁清歌闻着味道迫不及待的凑过去。

    “今天天气真好。”

    初春的阳光明媚而不热烈,暖暖的照在人的身上,说不出来的舒服感。

    安君逸把一张大大的花布打开铺开,又从一旁堆起来的食盒里拿出很多挽风阁特色的小吃糕点,一个个的摆在花布上。

    尹爵勋把烤好的鱼儿放在一个食盒里,一家四口围绕着那花布坐着。

    “先尝尝我烤的鱼,巨好吃。”尹爵勋把烤鱼拿给白芷,又一一递给梁清歌和安君逸。

    “嗯,真的很好吃。”白芷咬了一口眼睛都冒光了。

    “好吃吧!哥哥的手艺那是杠杠的。”尹爵勋一脸小骄傲。

    “不错,这鱼烤得,勋儿你这全方位发展啊。”梁清歌都忍不住惊叹尹爵勋这手艺了。

    尹爵勋和白芷本来就是聪明的孩子,很多东西在他们那里都是无师自通,简直没有什么他们不会的东西,可人吧,也不是十全十美,白芷在厨艺这一块就是短板,沈钧教了无数次,白芷炒的菜还是糊的,现在挽风阁后厨有一条规矩,白芷不得入内,白芷过去也就能在柜台收收钱了,尹爵勋不愿意她端茶倒水,怕累着她,宠得疼着,别人更不敢使唤她。

    尹爵勋倒是像没什么缺陷,做什么都有模有样,总是给人惊喜。

    “那必须,我媳妇的厨艺细胞可能都在我这里了。”

    “尹爵勋,你找打。”

    白芷抬起粉拳就往尹爵勋身上锤,白芷力气小,也不舍得真用力,尹爵勋碰瓷的倒在花布上嚷嚷要亲亲才起来,把白芷逗得脸都红了,安君逸和梁清歌被尹爵勋满地打滚的样子逗得停不住笑。

    “真像小时候撒泼。”

    尹爵勋小时候乖巧也乖巧,可拧起来,就是拧得很。

    “娘亲,明明我小时候可乖了,爷爷奶奶都说了,没见过我那么乖的孩子。”尹爵勋爬起来抗议。

    “你个人精,小时候在谁面前都乖,人人都夸你,可在我面前,哎呦,有一次大半夜醒过来就吵着要吃排骨,他晚饭的时候光顾着玩,没吃怎么吃饭,半夜给饿醒了,就吵着要吃饭要吃排骨,还要吃鸡腿,我说明天再吃,给他找点糕点吃吃,他死都不乐意,就坐在床上撒泼打滚,哭得撕心裂肺,跟我虐待他一样,我当时候是又气又心疼,拽着他起来给他一顿骂,问他以后吃饭的时候还贪不贪玩,直到他说不贪玩,好好吃饭,我这才折腾的给他和自己套上衣服,把他抱去厨房,让他在一边坐着,我就翻找排骨,鸡腿出来炒,还好晚饭剩下的饭还能吃,弄好就坐着喂他吃,他就眼角还挂着眼泪,跟我说,娘亲以后我一定好好吃饭,不让娘亲累了,当时候说得我心都疼。”

    梁清歌说着尹爵勋小时候的事,三个人听得极其认真。

    “娘亲,我怎么不记得这事?”尹爵勋印象里没有自己那么不可爱的画面啊!

    “那时候你才三岁,你哪里记得。”

    那时候安君逸还没回来,白芷也还没来安家。

    “娘亲,他晚上真是有这毛病,长身体太厉害了,晚上就饿,有时候他自己饿醒还好,不醒的时候就抱着我的手啃,吓得我一激灵,我还以为他要吃我的肉……”白芷泄愤的抓起尹爵勋的手腕就是一口咬。

    “呲,那不是长身体嘛,消化快。”尹爵勋现在十二岁都已经和安君逸这个称得上很高的人一样高了。

    “那我也长个,怎么没你那么严重,我看你是要横着长。”白芷捏尹爵勋腰上的肉惹得尹爵勋一声轻呼。

    “再过一两年你们就可以成亲了。”梁清歌看两个孩子这大高个,以后的孩子怕是要高得吓人。

    几个人说说笑笑,食盒里的食物慢慢一点点的被消灭。

    草地上,年长的两人躺着,梁清歌的腿缠绕在安君逸的身上,安君逸搂着梁清歌的软腰,享受着阳光的沐浴。

    小河里,尹爵勋和白芷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两个人的脚泡在水里,白芷的头轻轻依偎在尹爵勋的身上。

    阳光照在水里折射出五颜六色奇幻的光芒。

    尹爵勋快速的亲了白芷一口,白芷娇嗔的用水里的脚轻轻踹了尹爵勋一脚。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