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虚空道祖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一道佳肴甚是美味,不过虚空可没有心情去慢慢品尝。

    他今天是带着报复的心理,要把天香楼吃亏本的,所以此时讲究的不是享受,而是效率。

    一阵狼吞虎咽过后,烈火燎原快速被虚空消灭。火热的能量不断在虚空身体里爆发,此时他全身雾气升腾,这是体内来不及消化的灵气,过于活跃不受控制的缘故。

    按理说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应该不好受,不过恰恰相反,此时他一阵享受。

    这是为何?

    只是因为他的身体经过众多的锤炼,过于坚实,这些升腾的灵气对于他来说,不值一提。

    火热的能量不断向身体里涌去,这些火热的能量里带着阵阵神秘的气息。火热的能量被虚空梳理,被他身体吸收,让他觉得好似侵泡在温泉中,十分舒爽。

    神秘的能量不断被他引导,引导入他血脉深处,血脉中的异样不断被这丝气息压抑消磨,虚空的心灵不断变得更加冷静清灵。

    眼中神光一闪,带着阵阵喜意。他喜欢这种感觉,冷静而空明,好似天生的清净。

    不过转瞬间,这种感觉很快消失不见。只见神秘的气息消失,它磨灭血脉中异样气息的同时,自己也在不断被消磨。

    而在它消磨完毕后,血脉中的异样又重新升起。渴望平静的同时,虚空也不免变得有些烦躁。

    大手一挥,对着旁边等待多时的李二愣道:“继续!”

    “好!”

    说着两人走出了包厢,神色振奋。

    而此时包厢外面,绿荷如以往一样早早在外面等待。不过与以往不同,她此时脸上不怎么好看。

    “怎么了绿荷仙子,你的脸色可不好看,是不是生病了?”

    虚空假意关怀道。

    绿荷撇了虚空一眼,嗔怪道:“你才生病了呢!”

    语气有些厌恶。

    “这人饿死鬼投胎,不一会儿就吃光了自己精心准备的菜肴。这不是最可气的,最可气的是对方看样子竟然没事。灵石啊灵石,自己又亏了。”

    如此想着,绿荷满脸心痛。

    见虚空一脸笑意,她不悦的伸手道:“灵石!”

    见绿荷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虚空见好就收,赶紧把灵石付清。

    不想理会这两人,绿荷正想回去,不过虚空叫住了她。

    “绿荷仙子等等!”

    虚空语气轻柔,满脸谦和。

    不过绿荷回过头来,满脸不耐烦。

    “还有什么事?”

    “刚才还没有吃饱,劳烦请你再准备一桌。”

    虚空笑道。

    “还没吃饱,这么多你竟然还没吃饱?”

    绿荷瞪着眼睛道。

    她为何如此一说,只是因为天香楼准备的菜肴量明显很大,而且她专门为虚空准备的更是平常的两倍。这一盘菜肴要是平时,少说这可以够人吃,但是现在整道菜几乎全部进了虚空的肚子,他还说没饱,绿荷不免有些惊奇。

    不理会绿荷的样子,虚空好像略带遗憾的道:“你们天香楼的菜好吃是好吃,就是量太少了,哎!”

    看着虚空装模作样的样子,绿荷也是气急,怎么不知对方这明显是找茬。

    “哼!”

    眼中升起一阵怒意。

    “还以为我治不了你了!”

    如此想着,绿荷有了决定,冷声道:“跟我来!”

    “好!好!”

    说着虚空两人满是笑意,快速跟上。

    不多时,几人来到一个包间前,没有犹豫。

    哐的一声,包间门猛地打开,绿荷看向两人满是得意,一脸挑衅。

    一道佳肴甚是美味,不过虚空可没有心情去慢慢品尝。

    他今天是带着报复的心理,要把天香楼吃亏本的,所以此时讲究的不是享受,而是效率。

    一阵狼吞虎咽过后,烈火燎原快速被虚空消灭。火热的能量不断在虚空身体里爆发,此时他全身雾气升腾,这是体内来不及消化的灵气,过于活跃不受控制的缘故。

    按理说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应该不好受,不过恰恰相反,此时他一阵享受。

    这是为何?

    只是因为他的身体经过众多的锤炼,过于坚实,这些升腾的灵气对于他来说,不值一提。

    火热的能量不断向身体里涌去,这些火热的能量里带着阵阵神秘的气息。火热的能量被虚空梳理,被他身体吸收,让他觉得好似侵泡在温泉中,十分舒爽。

    神秘的能量不断被他引导,引导入他血脉深处,血脉中的异样不断被这丝气息压抑消磨,虚空的心灵不断变得更加冷静清灵。

    眼中神光一闪,带着阵阵喜意。他喜欢这种感觉,冷静而空明,好似天生的清净。

    不过转瞬间,这种感觉很快消失不见。只见神秘的气息消失,它磨灭血脉中异样气息的同时,自己也在不断被消磨。

    而在它消磨完毕后,血脉中的异样又重新升起。渴望平静的同时,虚空也不免变得有些烦躁。

    大手一挥,对着旁边等待多时的李二愣道:“继续!”

    “好!”

    说着两人走出了包厢,神色振奋。

    而此时包厢外面,绿荷如以往一样早早在外面等待。不过与以往不同,她此时脸上不怎么好看。

    “怎么了绿荷仙子,你的脸色可不好看,是不是生病了?”

    虚空假意关怀道。

    绿荷撇了虚空一眼,嗔怪道:“你才生病了呢!”

    语气有些厌恶。

    “这人饿死鬼投胎,不一会儿就吃光了自己精心准备的菜肴。这不是最可气的,最可气的是对方看样子竟然没事。灵石啊灵石,自己又亏了。”

    如此想着,绿荷满脸心痛。

    见虚空一脸笑意,她不悦的伸手道:“灵石!”

    见绿荷一副气鼓鼓的样子,虚空见好就收,赶紧把灵石付清。

    不想理会这两人,绿荷正想回去,不过虚空叫住了她。

    “绿荷仙子等等!”

    虚空语气轻柔,满脸谦和。

    不过绿荷回过头来,满脸不耐烦。

    “还有什么事?”

    “刚才还没有吃饱,劳烦请你再准备一桌。”

    虚空笑道。

    “还没吃饱,这么多你竟然还没吃饱?”

    绿荷瞪着眼睛道。

    她为何如此一说,只是因为天香楼准备的菜肴量明显很大,而且她专门为虚空准备的更是平常的两倍。这一盘菜肴要是平时,少说这可以够人吃,但是现在整道菜几乎全部进了虚空的肚子,他还说没饱,绿荷不免有些惊奇。

    不理会绿荷的样子,虚空好像略带遗憾的道:“你们天香楼的菜好吃是好吃,就是量太少了,哎!”

    看着虚空装模作样的样子,绿荷也是气急,怎么不知对方这明显是找茬。

    “哼!”

    眼中升起一阵怒意。

    “还以为我治不了你了!”

    如此想着,绿荷有了决定,冷声道:“跟我来!”

    “好!好!”

    说着虚空两人满是笑意,快速跟上。

    不多时,几人来到一个包间前,没有犹豫。

    哐的一声,包间门猛地打开,绿荷看向两人满是得意,一脸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