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灾武纪元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人不少(二合一)
    “这个人有点意思”小正和老姚见到这一幕,是笑说了一句,不再言,窗户摇上,防着颠簸的尘沙,接着开车。

    而江苍是靠在身后座椅,但枪械却放在了一边,反手拿起了自己的短刀,‘铿锵’出窍,用一块抹布擦拭,反光,映出了车顶的景象。

    一时间。

    伴随着窗外‘呼呼’风声,尘沙敲打车身、玻璃。

    车内有些安静。

    江苍擦拭着短刀,神识扫过,也见到老姚估计是睡着了,正靠在了身后的座椅上,不见他摆弄怀中的老旧罗盘。

    尤其这罗盘很有来头,是老姚师父临终前送他的,说是‘门派重宝,祖传之物。’

    但自己一路上也听老姚笑说过,‘这是什么球法宝,其实就是一块老式指南针!’

    毕竟这风水神鬼学嘛,又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那都是相互吹得,人捧人、名号捧上天,哪里有什么真物件?

    若是有了,又这么捧着、传着,早就被请去喝茶了,哪能这么逍遥自在。

    而江苍回忆着,手中擦拭着短刀。

    车子行过,出了大路,又走上了曲折的小路,最后再走盘山。

    等接近三百公里过去,下来这条险峻的盘山路。

    顺着一片四周群山、附近多是农田、村庄的野外土路直行。

    小正是瞄了一眼贴在副驾驶前方的地图,又望了望附近好奇打量外来车辆的居民,便单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指着旁边的地图,向着后座还在轻轻擦拭刀具的江苍道,

    “江哥,从这条山路过去,应该还有十二公里左右,咱们就到地方了。”

    “这一路跑的不近。”江苍收起短刀入鞘,单手拎着,望向窗外的土路麦田、居民,远处的不少群山,“这地方确实偏。要是打车,或是找个不熟的人来送,人家还真不一定会来。”

    “那是!”小正乐了,是觉得江哥再夸自己,“这偏地方是命要紧的事,和车钱多少,还真的没多少关系了。全靠朋友之间的交情!”

    “这地方乱”

    听到小正吹嘘,老姚也是睁开双眼,抽了抽鼻子,打量了一番附近景象,像是回忆,又摸起了他的跑罗盘,“再朝西边走走没多远,就是咱们这的边境线。听说很多走毒的大哥,玩赌的老板们,都喜欢往这地方跑,手下一带就是十几号人,不知道他们是去那边山林里头玩,还是过来干架的。”

    “老姚不亏是老江湖!”小正抹着方向盘,“一看就是对这行很熟!”

    “我听花豹说的,就是卖咱们东西的那位朋友。”老姚从挡板里摸出了烟,点上,“他没开厂子之前,好像就是雇佣兵一类的保镖,专门把人往森林里送,保护这些老板们的安全。”

    “那他玩的不小。”江苍接过老姚递来的烟,“走走转转的,人脉挺广的。只要那些老板们不被抓,还真能帮他一手。”

    江苍说着,神识扫过后备箱里的汽油、以及花豹送的野外帐篷等物件,“这开厂子的钱不少,那些老板也规矩,帮他不少忙吧?”

    “我也赞助了他一百来万!”老姚笑了,给江苍点上,又抽出一根烟,塞到了小正的嘴里,“五年前赞助的,他早就把钱还了,还带着利息,多给了我二十万,我拐回头全慈善捐了。”

    “姚哥也资助资助我呗!”小正啜着烟,打趣笑道:“我这成天饥一顿饱一顿,要不是姚哥出狱,让我这几天混上饭了,我他妈早就饿死了”

    “饿死也是该。”老姚笑骂一句,指了指前方隐约出现的寨子,“看路,过了这边的田地,朝寨子里面走。山墓应该是在更西边的山里,咱们先去那里问问,主要也是给咱们车子停个好地方,有人看着。”

    老姚话落,先是把烟掐了,又把身边枪械上了子弹,别在了腰间,用外套掩着。

    这五月份的天气,这里又刚下过一场雨,道路泥泞,还有点冷,穿外套不稀奇。

    而江苍神识放开,朝着前方的寨子望去,看到寨子外面虽然也有田地,但是那里却外种一些花,紫色的,五月份,花开了一片,两位姑娘在花丛中采摘。

    看样子,花也不多,八成是寨子里面的人自己玩的。

    只是,在花丛外,却站着几名身材壮硕的汉子,像是戒备。

    再望左边瞅,寨子门前,还有一位老者坐在藤椅上晒着太阳,抽着旱烟斗。

    并且没过几息时间,随着自己等人的车子渐渐驶来。

    老者眯着眼睛望,瞧见了一辆外省车子过来,是站起身子,朝着四周汉子们打了一个摆手,他们都从花丛外来到了寨子前面。

    “就在这下。”老姚见了,是向着小正说了一句,“别把车开进寨子里面,省得等会寨子里冲出一帮子拿枪的架咱们。”

    “他们的枪估计还高级。”江苍神识朝着寨子里望,靠南边的一间小屋前停了七八辆车子,里面装得有枪,旁边小屋内也有不少。

    “他们干这行的,肯定玩的开。”老姚虽然没有江苍的神识,没法确切观察,但是他经常接触这些人,还是知道一些。

    不过,这些人却不是走毒的,而是和花豹一样,玩枪的,朝西边的外面卖。

    “哪里都不安全”小正听到老姚的话,是嘀咕一句,也不知道是后悔来了,还是这趟确实太刺,又不知道了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薛掌柜手里头攥着玉,才给薛掌柜玩了这一手。”

    “你这是猜的?还是咱们有内奸?”王老板是见谁都呛几句,又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搓着身边的一把枪械,“我不管咋样,最好老姚他们的同行都来!我这几年打过兔子,也打过山猪,还没亲手打过人!”

    “等到了地方再说吧。”中年听着对讲机内传出的枪械上膛声,是不以为意,好似都习惯了王老板这呛人的性格,“只要找到了墓里的宝贝,到时候人捆着让你打,就看你打的准不准了。”

    “是啊。”壮汉望着窗外的道路,地上还有不少轮胎印子,发黑的痕迹,像是有人在这加紧油门,打过滑,也像是飚过车,

    “山墓里还不知道有什么宝贝。只是听薛掌柜说过,尤其他也是听亮子说的,谁知道里面都有啥。”

    壮汉说着,目光从窗外收回,“咱们别说那么多了,你看梁兄弟他们都不说话,应该都在休息,别吵着人家了。咱们这趟过来找墓,全靠梁兄弟他们等会操劳。”

    “没事。”队伍末尾,一位脸色冷峻的青年摇头,是王老板所言的‘大哥’之一,“几位老板花钱顾我们兄弟下墓,我们兄弟就是给您几位卖命。”

    “梁兄弟说的不错。”领头车内,另一位寸头汉子擦着一把冲锋,是另一位大哥,“你们只管下墓,我们和这几位老板的保镖,护卫大家的周全。”

    “我没什么说了。”王老板听到两位大哥,两位老板都帮自己,目的达到了,就不说话了。

    而也在他们一行车队继续向着西边行去的时候。

    寨子外面。

    江苍三人是吃了顿饭,背着物资准备出发,小正也站在寨子外相送。

    同时,范寨主还带了两人,提着一个大包,里面装得窝窝,杂七杂八的还有一些干粮,几块肉干。

    “一些寨子里馍馍。”范寨主让人把东西一递,又望着远方的高山,“这边也没什么送的东西,几位朋友别嫌弃。”

    “多谢。”江苍让老姚接过,这不收不行,是人家的好意,不能落人家面子。

    随后。

    这没什么说的,自己带着老姚朝山里走,把小正留在了这里。

    但自己还没走个数百米,后面却响起了‘嗒嗒’小跑声。

    小正真背着行李,从寨子外面追了过来。

    “哥等等我”小正一追上,不待江苍二人问,就笑着言道:“他们一寨子百十号人,看着都凶。我这脾气,又不懂他们这里的规矩,要真的不小心得罪了谁,怕是难等两位哥哥出来”

    小正说着,人高马大的掂着枪,都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

    “江哥我真的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