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正义的使命 > 第289章 舍命陪君子
    为何?

    只见上面摆放了三个大高脚杯,每个杯里面倒满了酒,三个杯子加在一起,足足一斤左右。

    乖乖,那可是白酒哇。

    放在以前,厉元朗眉头都不带眨一下,端起来就喝。他本身是有酒量的,一斤白酒对他来讲,不算难题。

    可今非昔比,他阑尾炎穿孔刚见好转,杨汉嘱咐他三个月以后才能喝酒,而且他听叶文琪说,叶明天喜欢喝酒,一醉方休才是他的最爱。如果把他喝好了的话,什么事情都好办。

    关键是他的身体……厉元朗陷入两难境地。

    厉元朗一阵发愣,叶明天坐在他对面椅子上,喊他名字让他坐下,喊了两遍,他才醒过味来乖乖坐下。

    “我知道你能喝酒,别跟我提你的阑尾炎手术,那都不算事。实话告诉你,我当年在老山前线,被弹片炸坏了肚子,肠子都露出来半截。那会儿做手术条件简陋,没有麻醉药,我是喝了半瓶白酒强忍着做完手术的。”

    “叶明天还打过仗?”这一点大出厉元朗意料,以叶明天的年纪,参加战斗极有可能,那时候他应该二十来岁正值当年。关键是,叶明天出自红色家庭,即便想要走仕途,也犯不上去前线冒生命危险。这一点,厉元朗很不理解。

    “来,咱俩先喝一个。”叶明天退下伺候的服务员,瞿波也随他们一起出去,偌大的包厢里又只剩下厉元朗和叶明天。

    叶明天把高脚杯里的白酒倒在小酒杯里,厉元朗望着眼前的酒杯,暗自一咬牙,得,喝就喝,豁出去了。

    他自己斟满小酒杯,起身双手端杯相面叶明天,恭敬道:“二叔,我敬您。”

    叶明天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并说:“就咱们两个不用客套。”说罢,二人同时仰脖喝干。

    辛辣的酒液进入胃里,翻江倒海火辣辣的一顿难受。厉元朗略微皱了皱眉头,深出一口气说:“二叔,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叶明天摆了摆手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不是想问我出自将门世家,怎么会去老山前线卖命呢?”

    “对不起二叔,我只是好奇,没有贬低您的意思……”

    “这不怪你,换做谁都会这么想。嗯……”叶明天略作沉吟,指了指面前摆放的铁盒中华烟,说道:“抽一支烟,听我慢慢聊,我的故事没有三两支烟顶着是听不完的。”

    厉元朗本能的把手伸向烟盒,半路上想起叶文琪的三点嘱咐,其中之一就有叶明天十分讨厌烟味,难不成他又要搞试探?

    “怎么,你不是抽烟的吗?”叶明天奇怪的看向厉元朗好奇问道。

    “算了,我还是不抽了我能忍住,再说您也不喜欢抽烟……”

    “谁说的。”叶明天先是一愣,继而恍然大悟,指着厉元朗哈哈笑起来:“是不是文琪那丫头告诉你的,你呀,是被她给耍了。实话跟你说,我不仅抽烟而且烟瘾还特别的大。”说话间,叶明天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点燃后喷云吐雾的悠然自得,一看就是有几十年烟龄的老烟民。

    这个叶文琪,关键时候还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这么不靠谱的事情,也只有她能做出来。怪不得性格古怪,说她是小魔女一点不夸张。

    抽着烟,在烟雾缭绕的氛围中,叶明天心情不错,加之酒精的作用,思绪回到三十年前,侃侃而谈起来。

    他从小生活在京城的部队大院,结识了一群和他一样的野孩子。特定年代的尾声,父母或受冲击关起来或工作繁忙,疏于管教,逃学、打架和惹祸,成为伴随他们孩童时代的三部曲。

    后来混到高中毕业,叶明天打架斗殴的习性不改,不是把这个打住院了,就是把自己打进了派出所。叶老爷子一气之下,就把他弄进部队接受再教育和锻炼。

    进了部队的叶明天,狂野不羁一点没变,经常顶撞上级,视军规军纪于无物,仗着叶老爷子身居高位,换作常人早就开除了。

    即便这样,也把叶老爷子气得不轻,正好赶上部队抽调人员上老山前线,老爷子雷霆震怒,不顾家人反对,生生给叶明天报上名字,要让他在炮火中接受洗礼,至于能否活着回来,全看他叶明天的造化了。

    说到这里,叶明天面露惆怅,思绪回到那个令他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灵魂与血肉、生存和死亡的炮火连天的岁月中……

    “说实在的元朗,没经历过那样的场面,是体会不到战争的无情和残酷。”叶明天动情说:“记得我负伤那次,我们连按照上级命令坚守高地,敌方一个营的兵力,足足是我们的三倍。我们愣是坚守三天三夜,打掉敌人无数次冲锋,按时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可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全连一百一十二个人,拼到最后就剩下八个人了。我们八个人还都个个挂彩,我的肠子被炸出半截,爆炸瞬间。幸亏我的战友在扑在我身上,要不然,我非得被炸死不可。只可惜我的战友却因为救我不幸牺牲。他当时只有十九岁,他姓恒,是恒士湛的弟弟……”

    叶明天的眼眶湿润起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纵使他到了这个年纪,提起三十年前的往事,依旧难掩悲伤。

    看得出来,叶明天还有侠骨柔肠的一面,厉元朗对他的看法悄然有了改观。

    听完叶明天的叙述,厉元朗释然了,叶明天为何独独看中恒士湛得原因,他是在报恩,报答恒家的救命之恩。

    原以为他叶明天一味放纵恒士湛父子,是个不讲原则的人,其实他的骨子里是个有血有肉的性情汉子,厉元朗真是错怪了他。

    “元朗,跟你提起这些,我是没有把你当成外人。怎么说,你是卿柔的哥哥,叶家和谷家是世交,我和政纲关系不错,叶家和王家又有联姻之意。总之,由于你的存在,间接把叶家、王家和谷家串联在一起,这样很好,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团筷子握紧在一起才不容易折断。”

    叶明天和厉元朗相互又干掉一小杯白酒,叶明天又说:“我今晚不是以官场上的身份和你聊天,是以一个长辈对小辈的关心,所以你不要拘束,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出来。我听文琪说,你有事找我,她在电话里没说清楚是什么事,咱俩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了,你说吧。”

    既然叶明天主动提出来,也省着厉元朗不知如何开口了,便把他想叶明天派人去卧龙山工地寻找裘铁冒一事,包括他和荣自斌的种种矛盾,特别是卧龙山有违规修建别墅群的事情,原原本本叙述一遍。

    叶明天听得很认真,一边抽烟一边皱眉沉思,等到厉元朗交代清楚之后,叶明天把半截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沉吟道:“这件事由我们军区出面不好,王书记那里肯定不好交代。这样吧,等我向王书记汇报之后,再做打算。”

    厉元朗一听,心头不禁一沉,如果手续这么繁杂,黄瓜菜还不凉了。关键是,裘铁冒被莫有根的人扣住,生死不明,万一对方狗急跳墙,来一个杀人灭口,缺失裘铁冒这个活证人,回购功亏一篑的。

    厉元朗失望起来,本想还说点什么。叶明天一摆手:“我看时机不等人,我派非军人前去侦查,这边再向王书记汇报,咱们双管齐下,不要变得被动才好。”

    “多谢二叔了。”厉元朗这一次直接端起大高脚杯,三两多的白酒一口喝光,顿时感觉胃里火辣辣的,翻江倒海十分不舒服。

    厉元朗觉得可能跟自己病情刚刚好转有关,也没在乎,陪着叶明天愣是把三大高脚杯白酒全都喝了一干二净。这顿酒喝到几点,他都记不清了反正他是喝多了,往后的事情全都掐片记不得了。

    一觉醒来,确切的说,厉元朗是被疼醒的。感觉肠子搅在一起十分疼痛,肚子一阵干呕,胃里的食物滚动着直到嗓子眼,他再也忍受不住,匆匆跑进卫生间里,连拉带吐,难受极了。

    前后折腾了半个小时,厉元朗总算清空了肮脏之物。稍微好转一些,他才发现自己住在友田酒店的房间里,准是叶明天派人安排的。

    此时是后半夜不到两点,厉元朗方便完,冲了个热水澡,但是肚子的疼痛感依然没有缓解多少。

    好在他随身带着杨汉开的药,吃了两片药,躺在床上休息,翻来覆去的有一会儿,困意来袭又睡着了。

    这次睡得很踏实,睁眼天已经大亮。厉元朗原打算中午去岳父家看一眼老婆,可是刷牙的时候,他接到瞿波打来的手机,询问他休息的情况后,转告厉元朗:“叶政委已经派人去工地了,那边一有消息我会马上联系你的,请你手机要确保二十四小时开通。”

    “我会的,也请你转达我对叶政委表示感谢之情。”

    这边手机正在通话中的时候,厉元朗听到有电话打进来,一看号码是胡喜德。而他反馈的消息,却让厉元朗十分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