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剑气九诀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缘分
    端坐于大殿中央首座上的那位“仙尊”,远远望去就是活脱脱一个“白”字,白发、白眉、白须、白衣、白靴,甚至连露在衣服外面的脸颊和手臂上的皮肤也是皙白无色的。霎时间,卫子岭的脑海中闪过了“仙风道骨”四字。

    也不知是卫子岭因突然想到了“仙风道骨”四字而顿生虔诚膜拜之心,还是因那位“仙尊”修为的高深莫测而自然流露出的一种威压令卫子岭不能自已。此时的卫子岭已经不由自主的向着大殿中央首座上的那位“仙尊”跪拜下去了。

    “小子不用多礼了!”“仙尊”说话间衣袖似不经意般的轻轻一挥,卫子岭便立刻被一股无形之力轻轻托起。

    随之,“仙尊”微微点头,并以眼神示意卫子岭坐下,以便开始两人的交谈。而卫子岭却是暗擦一把冷汗,尴尬地笑了笑道:“在下还是站着更放松一些!”

    “仙尊”闻言轻轻一笑开口道:“也好,随你!”

    如此一来一回的两次交流,卫子岭刚刚进入到大殿时的那种紧张之感确实舒缓了不少。

    接下来“仙尊”开始发问了:“你自人界来到结界有几时了?”

    “大概月余。”卫子岭不想对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位“剑仙”级剑士有任何隐瞒,因为他知道,对方想要取自己性命简直再容易不过了,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卫子岭认为他根本就没有必要说谎。还有,自己这点事也确实没什么好隐瞒的,甚至包括那武青云无比看重的《化元阵》,在这位“仙尊”的眼中,估计也不会是什么秘密。

    “仙尊”点点头继续问道:“如果本尊没有看错的话,你应当仅仅是剑魂级的修为,但你体内的剑魂应当不是你自己修炼出来的,除此之外,你身上有一宝物中还中还寄藏了一位剑圣级剑士的执念,我说得对吗?”

    “仙尊”虽然是以一种相问的口吻说的,但任谁也能听出来,他卫子岭这点秘密在人家“仙尊”眼中,根本就算不得什么秘密。卫子岭不禁在心中暗道:“还好自己没打算对其有什么隐瞒。”暗道过之后,卫子岭不觉又顺着这条线思考起来:怪不得在与‘剑宇宫’棕衣剑士交手时,剑魂突然与自己失去联系,原来他是跑到自己体内来了。怎么说他也是另一个“古老”,之前还一直在惦记剑魂的安危,现在总算可以放下心来。

    “难道本尊看错了?”“仙尊”见卫子岭暗自思忖却不回答,不禁又追问了一句。

    直吓得卫子岭立刻回道:“仙尊大人没有看错,在下体内的剑魂确实不是在下所炼化,他是……”

    卫子岭本想当场将“古老”的来历道出,没想到对面的“仙尊”根本就不想听,直接将卫子岭打断道:“本尊对你体内剑魂的出处并不感兴趣,只想向你了解一些人界的事情。”

    “人界?”卫子岭似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地重复着。

    “仙尊”当即说道:“对,人界,人界是我的家呀……”不自觉间,这位“仙尊”竟真情道出了他欲向卫子岭了解人界之事的原因。

    原来,自结界与人界分开之始,这位“仙尊”便就已经在“剑仙”级徘徊不知几千年了,不仅如此,他还是亲自参与将结界从人界隔离开来的几个为数不多的“剑仙”级剑士之一。而提出将结界从人界中单独分离出来这一方案的几人中,也包括这位“仙尊”。他们之所以要将结界从人界中单独隔离开来,一半的原因确实是因天地间的天地元气越来越少,不够高级别剑士们的修炼所需。但还有一个原因,才是他们最终将结界从人界中隔离出来的关键因素。只是这个原因一直都只有他们几个“剑仙”级的剑士才知道,除几人外他人并不知晓。所以,当时武青云对卫子岭讲起结界与人界分开之事时,自然也就没有提到了。

    这个原因就是,他们这几位老不死的“剑仙”级剑士都已经到了寿元将尽之时,若再不想出对策,更进一步提高修为、增长寿元,那他们的最终结局仍然逃不过一个轮回之数。

    按这位“仙尊”所讲,剑士修炼,越到最后,所追求得越是寿元的无限增加,用世俗间的话讲就是“长生不老”。当然,要想追求寿元的无限增加,就只有不断提高修为,因为只有不断提高修为,剑士的寿元亦才会不断增加。

    可是当剑士修为达到“剑仙”级之后,好像就再无法寸进了,即使将结界从人界分离出来,结果也是一样。那些“剑仙”级剑士的寿元并没有因此而增长一点,还是该什么时候灰飞烟灭就什么灰飞烟灭。几百年下来,当初的那几位“剑仙”级剑士除了卫子岭眼前的这位“仙尊”之外,都已经坐化了。

    这位“仙尊”自知自己的寿元也将在不久之后耗尽,于是便心生思乡之情。这也正应了大卫国民间流传的一句老话:“人越老、越多情”。如此,这位“仙尊”曾在几十年前通过传送阵回到过人界,找到了自己的出生之地紫阳山。在得知那里已经被一个名为紫阳宗的宗门所占有时,还曾略施恩惠,为其建立了可以将新弟子传送至另外一个地方试炼的传送阵。做完这些之后,又游遍了整个人界,才恋恋不舍地再次回到了结界,并准备迎接那让每一位“剑仙”级剑士都谈之色变的寿元将尽之时。

    没想到,在其即将坐化之时,竟然还能见到来自于人界的剑士。所以,才有了这位“仙尊”的一系列善举。不然,不论是卫子岭,还是那位“剑宇宫”的棕衣剑士,打忧了他这位“仙尊”的静修之后,岂还会有活命之理?

    卫子岭虽然将“仙尊”所说之话听得异常明白,但却总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儿。反复思忖间不禁猛然醒悟:对了,据“仙尊”所说,紫阳宗的那些传送阵都是几十年前他回到人界时为紫阳宗建立的,可为什么包括老师在内的紫阳宗高层们,却都说那些传送阵为上古时期所留?

    想到此处,卫子岭竟忘了坐在自己对面的是一位天下间谁都不敢惹得“剑仙”剑士了,突然开口向其质问:“仙尊所言不实,据在下所知,人界中紫阳宗传往试炼场的传送阵在上古时候就存在,而仙尊却言之其是自己几十年前回人界时所建。不知仙尊为何要抢先人之功?”

    “哈哈哈……”看到卫子岭一脸认真的样子,这位“仙尊”不禁放声大笑起来。他浸淫在剑圣级都几千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敢以质问他的口气同他讲话。不过,他倒并没有因此而生气,也许是他的寿元将尽,心中早已再无杀念;也许是因卫子岭提到的紫阳宗再次勾起他的回忆,只听“仙尊”收住笑声淡淡说道:“小子,你觉得本尊有必要跟你说谎吗?”

    卫子岭仍旧一脸的认真相看着对面的“仙尊”,对其所说之话竟不置可否。如果他的举动被外人看到,一定会被认为其不是傻子就是疯子。一个区区剑魂级剑士,在一位“剑仙”级剑士面前还敢如此托大,真是活腻歪了。

    可是,更令人不敢相信的发生了,这位“仙尊”竟然还找起了证人,只听“仙尊”稍稍回忆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本尊到时确实是跟紫阳宗的人交待过,让他们对本尊出现之事要做到绝对保密,看来那些孩子们还蛮听话的。不过为了证实我所讲属实,你回到人界之后,可以去问问那个叫“百什么云”的孩子。”

    “百里云?”卫子岭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更是万万未想到老师“百里云”竟然还见过这位结界中的“仙尊”。

    “对,就是叫百里云。怎么,你跟那孩子很熟悉吗?”此时的“仙尊”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个已经是“剑仙”级修为的剑士,更像个慈眉善目的老者。

    于是,卫子岭便将自己与百里云的关系简要的告之了“仙尊”。没想到听完卫子岭的话,这位“仙尊”又微微点头回忆道:“对,当时我将紫阳宗的试炼场就选在了一个古森林中,在那个古森林中好像确实碰到了一个叫卫冉的孩子,看来还真是缘分呀!时隔几十年,在我即将坐化之时,还能遇到人界故人之子,缘分呀……”

    “仙尊”说话间竟有意的将头低了下去,卫子岭明显看到了“仙尊”眼中那即将要滚落下来的泪珠。看来,即使是如“仙尊”这般,已经活不知几千岁的老家伙,到了人之末年,也不免伤怀感慨良多矣。

    在“仙尊”感慨的时候,卫子岭也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身在飘渺宗的父亲卫冉却跟远在几千里之遥的紫阳宗老师百里云成了莫逆之交。原来,两人竟是同时遇到了这位神仙级别的“剑仙”级剑士。同时,他也终于是明白,怪不得不论他如何向父亲和老师两人相问二人是如何成为莫逆之交的,两人都摇头不语了,原来是畏惧这位“仙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