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430章 回京(一更)
    看到他们夫妻和好,惠然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早,褚云攀陪着叶棠采用过早饭,就出门了。

    叶棠采趴在窗台上,等着他回来。

    惠然坐在一边做刺绣,瞅着她整天趴在那里,微微地一叹。

    直到中午时份,褚云攀回来了,她便开心。

    褚云攀把她拉到厅里用饭,“明天我去一趟秤州,你先回京。”

    叶棠采一怔,垂目,然后点头:“好。”

    褚云攀见她蔫蔫的,便捧着她的小脸:“流匪的头目虽然已经擒获,流匪里的二把手还未抓到。这人也有几分号召力,若不把他们一网打尽,便是养虎为患。”

    叶棠采潋滟明媚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他:“嗯。”

    “你乖乖的,我让予阳带着人送你回去。”褚云攀在她额头亲了一下。

    叶棠采道:“予阳还是留在你身边吧,你让几个人送我即可。”

    “不用。”褚云攀道,“秤州那边布置好了,我眼前人手足够,此事十拿九稳,过年前我一定回来。”

    叶棠采这才点头。

    褚云攀便给她夹菜,等用过饭,歇了一会,褚云攀便令予阳和小全,带着一批人马,乔装成商队,护送着叶棠采出城。

    褚云攀也跟着她出城,到了秤州与京城的分叉路口,这才目送她离去。

    叶棠采所坐的马车是褚云攀特意找来的,就算速度快也不颠簸,极为舒适,车壁还有各种小抽屉,里面放着点心和干果。

    但叶棠采却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缩在一角,抱着软枕。

    齐敏和青柳见叶棠采蔫蔫的,便面面相觑。

    对比起车里的安静,马车外却一片热闹。

    予阳、小全与平海骑着马走在前面,后面还跟着乔装成普通人的两排褚家军,浩浩荡荡地往京城的方向走。

    “予阳老弟,听说你们很惊险。”平海好奇地道,“我难得能就近瞧三爷作战的英姿,却只听到风声。”说着一脸遗憾。

    “也没有多惊险。”予阳道,“咱们在玉安关,比这危险不知有多少次。”

    “那个马知府倒是阴毒得很。”赶马车的庆儿也是一脸兴趣。

    “是啊!”予阳点头,“可他不瞧瞧三爷是什么出身——我们三爷在成为将军之前,可是个状元!还跟咱三爷玩心眼呢!哈哈哈!”

    一群大老粗便都笑了起来。

    “原以为要耗到明年,哪里想到那窝流匪一网打尽,总算能回家过年了。”小全说,“三爷英明神武,但那卢姑娘可真帮了不少忙。”

    “什么卢姑娘?”平海八卦地伸了伸头。

    小全便把那卢巧儿怎么送药,怎么救人的事情说了,又道:“若非有卢姑娘,三爷和予翰大哥说不定命都没有了。当时,她可真是英勇啊!”

    “如何如何?”平海急问。

    “那时我们告诉她要上山抓流匪了,若一般姑娘这个时候早开溜了,但她不但道出引蛇和避蛇的秘方,还生怕咱们用不好,所以才折回来。一个姑娘家家的,为了咱们不惧流匪,不惧山有猛虎,毅然折返。最后还因此救了三他和予翰大哥。”小全说。

    “啊……”平海轻轻一叹。

    车队外的其他人也是听得兴致勃勃的,作为男人,对这种似是艳寓的风流韵事最为津津乐道。

    “哎呀,美女救英雄啊?”平海笑着起哄。“不过,刚才你说,卢姑娘把三爷衣服都扒了,哈哈哈哈,肌肤之亲,这可咋整。”

    予阳呸了一声,笑骂:“人家是个大夫!事急从权。”

    “可不是么。”小全笑道,“若非要说这个,干脆纳进门,反正又不亏。”

    一群男人全都哄笑起来。

    这个时候,马车窗帘子猛地被甩起,齐敏伸出头来暴喝一声:“笑笑笑,笑个啥呢,还让不让人休息?”

    予阳和平海等人全都脸上一僵,猛地想着,他们主母还在呢。那可是褚云攀的媳妇。

    虽然纳妾对于男人来说,那是很普通平常的事情,但女人这东西,还是会吃味,在叶棠采面前说这个,她很可能就不高兴了。

    但现在,他们不过是提了一嘴而已,便出来吼,连装也不装,也太没风度了。

    怎么说,那也是救了三爷的人,别说是提一嘴,就算亲自上门,主动把人接回家也是应该的。

    平海和小全这些男人们不由的对视一眼,只觉得叶棠采气量实在太窄了,不容人,小家子气。还说是侯门嫡女呢!

    小全心里最不愤了,卢姑娘对三爷有救命之恩,对他们整支军队都有恩。而三奶奶帮不上忙就算了,还跑来给他们添乱,害得三爷伤势加重。

    这两三爷装着不痛的样子,但其实伤势很重,背地里换药的时候,那伤口都化脓了,还得花心思哄她。

    想着,小全便勒了勒马,让马的步伐慢点,退到了马车窗傍,笑着道:“三奶奶,咱们说笑呢。那天你跟三爷回去之后,我代三爷给了卢姑娘银子作为答谢,她都没要,也没要求什么,就默默地回家去了。”

    这是说卢巧儿心思纯扑,跟本就没有缠着褚云攀的思想。

    若叶棠采还是敌视卢巧儿,反驳说他们不是说纳卢巧儿吗?那就是叶棠采小气不容人,连句玩笑都容不下。

    小全往车里微微一瞟,只见齐敏坐在窗边,正冷冷地瞪着他。

    叶棠采坐在中间,一张明艳的小脸在光影之下忽明忽暗,淡淡的,听得他说话,那冷淡的目光便往他那里一瞥,“哦,然后呢?”

    小全一噎,她这反应,倒是让他一时无法想。便道:“对了,前面就是卢姑娘所在的村子,她救了三爷,三奶奶要不要去道一声谢。”

    叶棠采道:“三爷回头之后去了吗?”

    小全一怔:“三爷公务繁忙,倒是没空过去。”

    “他如何交待你们?”叶棠采说。

    “三爷让我们给些银两好生答谢。”小全见她真的不把救命恩人放在心上,胸口便窝着一口气,“那到底是三爷的救命恩人,就住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