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俏千金 > 番16:邺三少,情不知所起 一往而深(1)
    盛夏,江城。

    云雾山下。

    绿意葱葱的大树下,斑驳的阳光一寸一寸打在男人的那张极为精致白皙的脸上,给他那本就出众的俊颜更添一抹光晕。

    耀眼夺目。

    男人正十分慵懒的倚在一辆极为拉风的红色跑车旁,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剪裁得体,白色衬衫的衣袖口和领口均有暗金色的英文字母,一看就知出自高端品牌,毕竟就那logo少说也是有五位数的,手腕处的那块暗黑色有价无市的奢侈腕表愈发彰显这个男人儒雅的气质和那一身难以掩饰的贵气。

    男人的神情淡淡,看不出喜怒。

    可,在蓦然间就给撞进了男人的那双似深古幽潭一般的眸子时就仿若是被丘比特biu的一下就给射中了般。

    心脏猛然间就给砰砰直跳了起来。

    已经是有好几个小姑娘在经过这条去往云雾山上必经之路时就给看到了邺家三少正神情专注的眺望着前方,眸色一动之时便就给来个了猝不及防,四目相对,嗯,那是爱的对视。

    下意识就叫这些个小姑娘们瞬间就都给羞红了脸,纷纷低垂下头来却又委实是有些忍不住便就在往前走的同时又边频频回眸。

    一路三回头的,巧笑倩兮。

    毕竟是邺家的三少啊,如今江城榜上有名的黄金单身汉呀,听说邺家三少不仅从未有过什么绯闻缠身还洁身自好。

    之前还是个人民警察呢。

    啧啧啧。

    人帅多金还没有过女朋友。

    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真人邺三少呀,试问,哪个少女不怀春的呀,她们之前还不信小姐妹所说的。

    毕竟哪有富二代会时常开着跑车来山下乘凉的?

    莫不是有病?然,如今她们抱着试探性的心理就给走了这一遭却是当真就给看到了这邺三少了啊。

    还真就在云雾山下。

    俗话说得好,一见倾心,二见钟情,三见倾我心呐,可,这才是第一次与邺三少真人相见,不少小女生们就都已然是倾我心的了。

    这不,当中就有一个胆儿大的女生撇开同伴直接就朝着邺晾的这边给小跑了过来且也不知是害羞的还是天气给热得。

    小女生脸颊红扑扑的,呼吸急促,额头的刘海因为汗湿的缘故都贴在了鬓角,双手牢牢紧握,显然很是紧张,但,看着邺晾的眸子时却是清澈见底,声音也委实不小,“邺三少,我喜欢你!”

    嗷,小婊砸,竟然趁着我发愣之际抢了先机!

    一旁的几个小姐妹们都纷纷在往那个跟邺三少告白的小女生投向了满是鄙夷和嫉妒的目光,但内心却是在暗自唾弃,怎么就不知道跑快点呢?

    愣着干啥?

    人都在哪里呐!

    气愤!

    邺晾一直都在神游。

    嗯,看着来来往往求佛拜神的男男女女,他的眉头时不时就都拧的可以夹死一只蚊子,不知为何,这都已经是第三天了。

    早早醒来他就会下意识的开着豪车来到这里,但,一旦过来了,他又不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就好像是,莫名其妙就给忘了点什么一样?

    很重要。

    可,就是想不起来。

    猛然间就给听到了一道娇俏的女声。

    邺晾垂眸。

    那是一个长得十分可爱的小女生,明眸皓齿的,他轻叹一声,就在邺晾刚想开口拒绝眼前这个都不知道是第几个跑过来跟自己告白的小女生时,一抹俏丽的身影从人群之中缓缓而来。

    白衬衫搭配浅蓝色的牛仔裤,马尾高高扎起,露出了那白皙好看的天鹅颈,只是一眼,邺晾就认出了那人。

    是她!

    邺晾手下一紧且向来都是无比绅士的他都还都不及跟那小姑娘说声抱歉便就是赶紧直奔着那道高挑的身影而去。

    “小丫头,好巧——”一道并不陌生的声嗓从拾七的身侧幽幽响起,她缓缓抬眸就看到了一张俊美邪气的脸。

    男人眸中的笑意很浓,不似常挂在脸上的那种招牌式的微笑,是发自内心温文尔雅的笑。

    拾七的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嗯”就淡淡的应了一声后便就继续往云雾山的方向而去。

    邺晾“”

    望着继续往前走的少女。

    他有点尴尬的摸摸鼻子。

    眼前面容精致的少女他是认识的,但是,两人到底是怎么认识的竟是莫名就变得有点模糊了起来,可,即便如此,邺晾还是跟上了拾七的步伐。

    “一个人?”

    他轻咳一声,再次打破尬境。

    拾七因为拾蓝蒂无故消失的缘故,心情很是不好,自然,没啥心情唠嗑的,而且,她今天也是难得才能抽身出来一趟的。

    毕竟明天就开学了。

    所以,她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别的事情上便就在第一时间得空就往这边来了,说不定,拾蓝蒂会在特调处的?

    对了,特调处。

    似乎是给想起来了什么来,拾七蓦然就再次抬眸望向了身侧的男子,试探性道:“弱鸡,你家九爷呢?”

    弱鸡?

    陡然听到有人这般称呼自己,饶是修养再好,邺晾的嘴角还是忍不住就给抽搐了一下,同时竟是还见鬼的觉得这两个词并不陌生?

    一时无言。

    感觉自己真不是一般的不正常了,虽然,他是文不成武不就的,家里的老爷子也老是说他就活脱脱一个混吃等死的货。

    但,好歹——

    好歹啥来着?

    眉头微拧,总觉得自己是真的给忘了点什么,垂眸看向了正等着他回答的小姑娘便道:“什么九爷?”

    拾七微垂眼睑,果然呢。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相信他真的就此消失了。

    脚步仍旧没停。

    邺晾却是自打拾七说起拾蓝蒂,哪怕只是一个称呼便就让他陷入了沉思,毕竟他这个人向来心思缜密。

    眸色沉了沉。

    他想他肯定是给忘记了些什么的,不然,怎么解释他下意识就往云雾山这边跑的事情?

    毕竟,哪怕是人的记忆缺失但,习惯是很难改的。

    两人一路前行,期间,邺晾见到拾七脸色不是很好便就没有再强行拉家常反而是默默就跟在一侧。

    当然,为了让拾七心情稍微好点,他还是从兜里给掏出了一包大白兔奶糖递到了拾七的面前,“吃吗?”

    拾七只是淡淡瞥他一眼,然后,走了。

    邺晾再次摸摸鼻子。

    跟上。

    直到,不知不觉间。

    他竟是跟着眼前的小丫头来到了一处烟雾缭绕的悬崖边上?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太真切。

    但,眼前是个悬崖峭壁却也是毋庸置疑的,可,这小丫头却是毫不迟疑的就要往前面的悬崖踩,惊得邺晾一把就拽住了她,脸上还同时闪过一抹慌乱,“你在做什么,前面可是悬崖!不要命了吗!?”

    向来以和煦为代名词的邺师爷的脸上和语气竟是罕见的带着一丝厉色。

    嗯,有些生气。

    毕竟哪有这么轻生的?

    还是当着他的面儿。

    “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吗?可以跟我说说……别,想不开……”

    他下意识道。

    拾七翻了个白眼。

    “你这丫头,好歹我也算得上是你的长辈吧,还翻白眼——”

    拾七睨了他一眼。

    且下意识就扫向了自己被他紧拽着的手腕,意思明显,可,对方不仅没有要松开的意思还下意识就握得更紧了。

    拾七抿唇,“低头。”

    邺晾愣了一下。

    但,还是微微躬身,拾七直接就在他的眉心打入了一道符印,霎时间,眼前的场景陡然一变。

    原本还是烟雾缭绕的悬崖峭壁就变成了一道铁院门,院门口缠绕着的一些不知名的藤蔓处还写着“特调处”三个镶金的大字。

    不知怎么的,眼前的这一幕虽然出现的匪夷所思,可,邺晾却是一点也不惊讶,不仅不惊讶反而还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似乎,他很熟悉这里。

    脚下似是不受控制般,靠近了且他就这么推开了那道铁院门。

    当初,贺小凤在特调处布下结界之时早已是在特调处所有成员的身上都也均布下了一道无形的钥匙,所以,除却是像拾七这般有能力可以打破结界之人,其他的特调处的成员均都是可以来去自如的。

    自如,他轻轻一推,那道铁院门便就打开了。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长相极为妖魅的红衣女子,邺晾脱口而出,“——”

    “邺师爷——”

    因着邺晾并没有松开拾七手的缘故,自然,下意识就也看到了她,微楞了一秒后,这才道:“是你——”

    拾七点头,继而就是不动声色的从邺晾的手中挣脱了开来,然后就是大摇大摆的走近了特调处。

    这也同时是拾七第一次正式踏入到拾蓝蒂在这边所建立起的地盘,跟ri比起来其实也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做的一些机密事件的买卖,不过,里面的人对于拾七的到来竟是都出奇的淡定,该干啥的还在那里干啥且个个似乎都知晓她会来一般。

    委实淡定的很。

    拾七眨眨眼,继而就想明白了。

    毕竟,这里的人都是些天赋异禀的能人异士,有些人怕是老早就算到了拾蓝蒂会有撂挑子的这么一天。

    那么,就肯定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拾七眨眨眼,“那个——”

    特调处内。

    一个正在整理文件的卷发女孩听到声音忽然就从二楼给飘了下来,嗯,没有脚,她眨了眨碧蓝色的大眼睛,笑容很甜,“夫人,您终于来了!

    唉,快快快,部门堆积的案件可都厚厚一叠了,还有还有,小凤那妮子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所有的人都联系她不上——”

    拾七挑眉,“他,和你们提起过我?”

    那女孩眸中的笑意加深了些。

    刚刚想说是啊。

    然,却是在看到凭着直觉踏入到特调处的邺晾时,,拾七直接就将那个名叫祈妮的女孩留在了办公室。

    她随手拿起了一件案例当。

    不徐不缓道:“祈妮,可知道九爷去了哪里?”

    女孩从始至终都保持着十分得体的微笑,似乎知道拾七会问及此事般,幽幽道:“夫人,九爷给我们下的最后一道命令就是特调处今后将由您来接管,之后,九爷的气息就消散了。”

    而邺晾说到底就只是个普通人的缘故。

    自然当九爷抹去了他在这个世上所存在的痕迹时‘这个世上普通人的记忆里也就没有了他的记忆在’,所以也就间接性的导致了最近特调处的文件愣是就没有人接管了便就暂且由祈妮代替了下来。

    拾七伸手敲击着桌面。

    “夫人?”

    拾七起身。

    “夫人就要走了吗?”

    拾七点头,“嗯。”

    继而就是出了特调处。

    且在她出特调处没多久后,邺晾也跟着一起走了出去,可,他的步伐怎么可能跟得上练家子的拾七。

    最终,只能先去了拾七的学校,因为,有事同她说。

    可拾七并没有回学校。

    也是因此,邺晾又给遇到了拾笙。

    如今的拾笙早就小有名气且也是他的表妹,所以,在见到一个小男生对她纠缠不休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的。

    邺晾就走了过去。

    男人气质儒雅尊贵,一本正经起来的时候,还是有几分唬人的架势在的,尤其,他冷脸的时候。

    毕竟是当过人民警察的人,身上的那股子肃杀威严的气息还是有的,只是,邺晾平时鲜少释放出来而已。

    “做什么。”

    声音很冷,却也不容忽视。

    陆哲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只一眼,他就认出了邺晾来,因为,上次拾笙生日送她回学校的男人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陆哲手指紧握,再次看向了眼前的少女,“笙笙,所以,你不接受我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对不对?

    告诉我!”

    拾笙眉头紧蹙,“陆哲,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喜欢你。”

    她的声音很冷,面无表情的,那双墨色的眸子亦是毫无波澜,看起来真的很是薄情又决绝。

    毕竟陆哲算得上是苦苦追了她好多年了。

    可,除了那次他替她档下硫酸时,她曾偷偷去看了他一次后被他发现就又像是陌生人一般。

    见到他就当没看到。

    她这个人真的就跟块磐石一般,怎么捂都捂不热,但,在抬眸对上身旁儒雅贵气的男子时,她却是笑着道:“你怎么来了?”

    这一幕,着实是刺伤了这个少年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