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 > 137投壶赛,举止亲密(三更)
    听到冉定初的声音,屋内的郝甜和百里羡对视一眼,这下,二人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尴尬。

    莫名其妙有种即将被捉女干的感觉是什么鬼?

    郝甜扯着嗓子回答了一句:“二哥,我就快换好了,你再等等我。”

    百里羡松了手,查看了下郝甜的鼻子,见不再流鼻血了,又牵引着郝甜走到桌边,扶着郝甜坐下。

    桌上的茶壶里备着热水,百里羡倒了杯水,从怀里掏出另一张干净的帕子,沾湿了,再稍稍拧干,再把帕子摊开,让热气消散一些,才去给郝甜擦鼻子,他压低了声音道:“乖,别动,我轻轻地。”

    郝甜被百里羡如有魔力的声音勾了魂,她果真乖乖地听话,任由百里羡给她擦拭已经凝固的鼻血。

    百里羡一手掌着郝甜的下巴,另一手给郝甜擦拭,他的掌心温热,他的动作轻柔至极。

    郝甜只觉得浑身的感官无限放大,以至于她能将百里羡的触碰感受得异常清晰。

    小心脏已经不受控制地“扑通扑通”一阵猛跳,郝甜觉得她要心律失常了……

    “好了。”头顶的百里羡轻轻吐出两个字,收回了手。

    郝甜的心中浮起一阵失落感。

    “郡主,你先出去,同冉二公子离开,我稍后再来与你们汇合。”

    “哦!好!”郝甜像是被上了发条的玩偶一般,乖乖地推门出去。

    门口的冉定初看着郝甜穿戴整齐,面色却有些复杂,羞赧中夹杂着尴尬与迷茫。

    冉定初向郝甜的身后望了望,屋内空无一人,他收回疑惑的心思,“冉儿妹妹,咱们走吧!”

    “嗯。”郝甜亦步亦趋地跟在冉定初的身后,她的脑子里还回放着百里羡为她穿衣和处理流鼻血的画面,挥之不去。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青云台。

    郝甜是被人声鼎沸给吵回神的。

    她举目四望,看到的是青云台四周的看台之上,乌泱泱的全是人!

    人山人海之中,郝甜根本找不到五小只的小小身影。

    连胖牛的又胖又壮的身影都找不到!

    冉定初带着郝甜去给太子见礼,有他在前引导,郝甜只需要规规矩矩地行礼即可。

    太子大手一挥,宽大的玄金色衣袍迎风飘飞,“花醴郡主,待会你无须紧张,尽力即可。”

    说着,太子露出阳光亲和的笑容,“即便输了,本宫也不会怪你的。”

    郝甜倒是不紧张,反正她已经当众向太子讨要过承诺了。

    倒是冉定初颇为讶异,目光不由得在太子与郝甜之间来回逡巡,只见一个垂眉敛目,另一个满目赞赏。

    冉定初皱了皱眉,心中已经有了些猜测。

    百里羡健步而来,向太子行了一礼,“禀太子,已准备就绪。”

    “好!三位,那便上场吧!拿出你们的实力!”太子朗声一笑。

    郝甜却觉得这个奶萌太子是在故作成熟,就像是小孩子故作大人样子那般,说不出的别扭!

    “花醴郡主,冉二公子,请!”百里羡恭敬地做出引领的手势。

    “二哥,你先请。”郝甜还不熟悉流程,就把冉定初推了出去。

    太子邀请郝甜参赛,都没派个人给她讲苍雩阁投壶赛的流程,反正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让她尽力而为。

    郝甜能怎么办?

    冉定初朝着郝甜无奈地笑了笑,大步上前。

    郝甜跟上,百里羡走最后。

    等三人上了青云台的广场,郝甜才知道今日投壶赛有十几支队伍参赛,她是从队服判断出来的。

    郝甜看着站在她一左一右的百里羡和冉定初,心下有个担忧。

    太子临时凑一队人,三人之间毫无默契,也可以比赛?

    郝甜左右看看,想着她和百里羡还是相熟一些,便扯了扯百里羡的衣袖,“我说,太子为何不参赛?”

    为何把她凑近队伍里?

    明明很多参赛队伍都是清一色的男子啊!

    “太子原本也是准备参赛的,勾陈国的王子却提出质疑,说是太子作为东道主一方,他若是参赛,很多人因对他心有顾忌,不敢赢,投壶赛就失了公平。所以……”余下的话,百里羡没有说,郝甜却是懂的。

    “呵呵……难怪太子脸上的表情是绪呢!

    百里羡和冉定初用石头剪刀布定了胜负,百里羡进行盲投。

    反身盲投的自然是郝甜。

    第三轮比赛开始,看台上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盯着比赛场上的四组人。

    冉定初最先开始投,依然保持着他先前的水准,有初贯耳、连中贯耳、骁箭、有终,加起来五十五筹,计五十五分。

    百里羡投第二,有初、连中、贯耳、有终,他投得中规中矩,但是,盲投有这样的成绩,也是非常不错的了!

    他总共得了四十筹,但是盲投分数翻倍,所以,他得了八十分。

    郝甜算着本组的分数,再看了看另外三组,她已经心中有数了。

    反身盲投,就是在蒙上眼睛的同时,还要转过身,背对着投壶的那一个壶器投入箭矢。

    难度比盲投又加大了好几个度。

    但是,盲投和反身盲投本就是郝甜那次在镇国公府的认亲宴上一时兴起而搞出来的花样,于她而言,没有一点难度。

    有初贯耳、带韧、龙首、龙尾……

    郝甜背着身子分别投出去的四支箭矢,在半空中划出四道完美的弧线,华丽地落在相应的位置。

    得六十八筹,共一百三十六分。

    她这个分数,再一次比百里羡和冉定初二人的分数之和还要高。

    郝甜这一组,第三轮比赛的总分就是二百七十一分。

    反观另外三组,每组的总分都不超过一百分。

    郝甜这一组在第二轮就打败了三连冠的雪黎国这个强劲对手,其余的参赛组,没有能与雪黎国并肩的实力。

    所以,第三轮比赛,郝甜这一组,赢得毫无悬念。

    看台上的看客们对这个比赛结果不惊讶,因为在第二轮比赛结束之时,第三轮的比赛结果就已经能够预知了。

    看客们惊讶的是郝甜的投壶技术,盲投以及反身盲投,郝甜展现了堪称完美的一场高技术的投壶表演。

    看台上的看客们群情大好,亲自从主席位上走了下来,激动地扶住郝甜的手臂,“花醴郡主,你果然是次次给本宫带来惊喜!”

    郝甜:“……”

    你高兴就好!

    一旁的百里羡和冉定初,看着太子同郝甜这般举止亲密,纷纷皱了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