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农门闲女之家里有矿不种田 > 138看好戏,联手虐渣(一更)
    自打苍雩阁的投壶赛后,郝甜就在昱京城彻底地出名了!

    若说先前还有人觉得郝甜是背靠镇国公府而名声大噪,那么这一次,她就真的是凭实力了!

    昱京城刮起一阵投壶热潮,上到王公贵族,下到市井百姓,闲暇时的娱乐活动里,都少不了投壶这一项了。

    而盲投和反身盲投两种新花样的投壶方式,也开始慢慢地传遍天福大陆。

    但是,一些流言蜚语也慢慢传出,说是皇后娘娘有意为太子选妃,而太子心悦郝甜,她极有可能是未来的太子妃!

    流言猛于虎,不知不觉间就传遍了昱京城的大街小巷。

    宅在镇国公府竹园里的郝甜,莫名其妙就被说成了太子妃的人选之一!

    胖牛把这个消息告知郝甜的时候,郝甜气得牙痒痒,一骨碌从美人榻上跃起,“安璃郡主在哪?带老子去找她!”

    若说别人不知道安璃郡主的行踪,胖牛还是知道的,因为他是安璃郡主的厨艺师父,好歹也算个师父是吧!

    安璃郡主摆了郝甜一道,这会儿自然是躲着郝甜了,但是,胖牛约见,她还是没有拒绝。

    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

    安璃郡主还没能成功地抓住南荣斐的胃,所以,她还是要哄着胖牛这个厨艺师父的。

    临出门前,管家匆匆送来一封信。

    郝甜一目十行地看了,狡黠一笑,她知道如何找安璃郡主讨要利息了。

    庆王在昱京城有府邸,安璃郡主在昱京城也有个郡主府,都是圣文帝赏的。

    只不过安璃郡主躲着郝甜,目前不住在这两处地方。

    狡兔三窟,安璃郡主躲在她自己私下购置的一处宅子里,为了不被人发现这个秘密,她约见的地方是一处戏园子。

    郝甜带着胖牛、红缨、青绣出门,走到梅芳园外,听着“咿咿呀呀”的唱调,觉得头疼不已。

    她不明白像安璃郡主这种少女心爆棚的小年轻,为何会喜欢中老年人偏爱的艺术戏曲娱乐项目。

    安璃郡主见到郝甜,自觉心虚,小脑袋怂哒哒的,弱弱地打了声招呼,“徐冉,你来啦!”

    郝甜瞧着安璃郡主这不打自招的怂样,也是服气的,心下积聚起的那股怨气,莫名就消掉了。

    “你这唱的是哪一出?”郝甜往安璃郡主身旁一坐,神色幽幽地问。

    安璃郡主故作不懂地回答:“九天仙女啊!我最喜欢这一出戏了!”

    郝甜白眼,“说人话!”

    安璃郡主毕竟心虚,小嘴儿一瘪,“徐冉,我这不也是没办法才搞这么个馊主意么!”

    郝甜睥睨了安璃郡主一眼,“还算你有自知之明,知道是个馊主意。”

    安璃郡主听着郝甜的语气,感觉还算和缓,知道她不算是很生气,立马堆出一脸讨好的笑,“反正这事儿已经闹出去了,就跟泼出去的水似的,收不回来了,你也别生我气了,我下次不这么干就是了!”

    这算是破罐子破摔式的有恃无恐了。

    “哼!美得你!”郝甜可不会被安璃郡主糊弄过去,“谁说这事儿没转圜的余地了,不就是流言蜚语么!搞出个更大的盖住这个不就行了。”

    郝甜端起安璃郡主手边的一小盘颗粒晶莹的紫葡萄,捏了一颗往嘴里塞,甘甜微酸,很是新鲜。

    大冬天还能吃到葡萄,这安璃郡主可真壕!

    想必是因着庆王府的缘故吧!

    安璃郡主狐疑地看着郝甜,“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搞个更大的?”

    郝甜慢条斯理地把一小盘葡萄都吃完了,又慢条斯理地擦去嘴角和手上的葡萄汁水,才朝着安璃郡主勾勾手,“附耳过来。”

    安璃郡主心疼那一盘被郝甜吃完的葡萄,但她又发作不得,还只得乖乖地靠近郝甜,摆出一副乖乖听话的小模样。

    若是在以前,郝甜还只是个小小的花醴县主,安璃郡主是懒得拿正眼瞧郝甜的。

    但是吧……

    今时不同往日啊!

    并且,安璃郡主还指望着郝甜“抢了”太子妃之位呢!

    郝甜在安璃郡主耳边小声说道:“今日恰好有场好戏,比你这九天仙女精彩多了,看完,还可以搞点事情!”

    “什么好戏?”安璃郡主还未被郝甜勾起好奇,只是敷衍着配合一问而已。

    郝甜狡黠一笑,却不急着回答安璃郡主的问题,而是抛出另一个问题,“听说,你一直和隆丰公主盛景盈不对付?”

    安璃郡主小脸一黑,“好好地你提她干嘛!”

    “不过是提个名字,你就面色不悦,看来,你们之间还真有故事。”郝甜嘴角弯弯,笑得像只狡猾的小狐狸。

    安璃郡主的眼珠儿滴溜溜转了几下,意识到什么,急不可耐地问道:“难道你说的好戏与盛景盈有关?”

    “聪明!”郝甜赞赏地看了安璃郡主一眼,“有没有兴趣陪我去看场好戏?”

    “去去去!”安璃郡主从椅子上一跃而起,拉着郝甜的袖子,急忙忙催促道,“咱快走吧!”

    郝甜:“……”

    这么着急?

    你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

    郝甜和安璃郡主合计一番后,才带着安璃郡主直奔目的地。

    那是在昱京城的城北长柳巷。

    昱京城以皇城为中心,向东南西北分出四块大区域。

    城东是高门勋贵的集居地,最是富贵。

    城南是普通官员以及富商的集居地,最是繁华。

    城西是来往客商,贩夫走卒的集居地,最是喧闹。

    城北就是普通百姓的聚居地,最是闲适。

    城北长柳巷,是一处幽静深巷,住户大多是些喜静之人。

    安璃郡主的护卫里有个熟悉昱京城繁复地形的,由他带路,一行人寻到一处大门紧闭的宅子。

    长柳巷的宅子大多差不多,都是走的简朴低调风格。

    郝甜和安璃郡主对视一眼,二人就攀上宅子的围墙,进了宅子里。

    胖牛、红缨、青绣以及安璃郡主的护卫们就四散开来,找地方隐匿身形。

    安璃郡主的轻功不错,至少比郝甜好,她打头阵,郝甜跟在后边,二人悄悄地飞上了宅子正房的房顶。

    郝甜看着安璃郡主动作熟稔却是悄无声息地掀开房顶上的瓦片,就知道她是个熟手,说不定以前没少偷看南荣斐洗澡。

    安璃郡主先就着她掀开的洞往屋里瞧,果真瞧见了一些让她长针眼的画面,她收回视线,红着张小脸看向郝甜。

    郝甜忍住笑意,自己也往洞里瞧了瞧,她对里面的那啥画面不感兴趣,只是为了确认里面的女主是否是盛景盈。

    这一瞧,还果真是!

    郝甜向安璃郡主点了点头,安璃郡主也回应地点了点头。

    随即,郝甜悄无声息地飞身离开。

    不远处,京兆尹带着一队衙差急忙忙地赶来……

    ※※※

    昱京城里最近八卦不断,先是太子选妃,再是隆丰公主盛景盈幽会兵部尚书之子聂彰。

    昱京城的百姓只感觉,好大一个瓜!

    说起隆丰公主幽会聂彰被发现,还是个意外!

    那日,安璃郡主出门逛街,被一个小偷给偷走了传家的玉佩,安璃郡主带着护卫追小偷,从城南追到城北。

    那个小偷也是学过些招式的,上蹿下跳的,慌不择路就跑到了城北长柳巷。

    安璃郡主带着护卫穷追不舍,小偷越跑越心慌,从一个高处屋顶跳到低处屋顶时,因那处屋顶年久,不够牢固,小偷就直接从屋顶摔进了屋内。

    要巧不巧,小偷还砸在了屋内的床上,还砸晕了正在床上做些不可描述之事的一对男女。

    而追赶而来的安璃郡主和护卫们,恰好看到这一幕。

    安璃郡主的护卫们抓住了小偷,却发现被小偷砸晕的那一对男女,正是隆丰公主和聂彰。

    恰在此时,接到报案的京兆尹带着一队衙差匆匆赶来,却看到被安璃郡主的护卫控制住的小偷,以及被砸晕了,衣衫不整、动作暧昧的隆丰公主和聂彰二人。

    捉贼捉赃,捉女干捉双。

    这下,齐活了!

    京兆尹一个头两个大,偏偏他带着衙差来势汹汹,把附近的百姓都惊动了,这下,目击证人都有一大群,想要彻底地封口是不可能的了!

    京兆尹尽可能地控制住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的百姓,就急忙忙进宫求见圣文帝,但因着太后娘娘前几日感染了风寒,圣文帝、皇后、岑阳长公主等人都在太后的宫里侍疾,下令不许任何人打扰。

    急得火烧眉毛的京兆尹不得不等在外殿。

    后来还是留在大将军王府的一个盛景盈的嬷嬷得知了消息,立马赶去岑阳长公主府上求助,公主府再派了人往宫里送信,守在太后床前侍疾的几位天家贵人才知道这事。

    可是,已经晚了!

    因为大将军王府在城南,岑阳长公主府在城东,既然消息从城北传到城南,再传到了城东,不也就相当于传遍昱京城了嘛!

    这下,就算是圣文帝想要用皇权手段控制消息的传播,也已经做不到了!

    除非他下令以残酷手段封住昱京城所有老百姓的嘴,不然,流言蜚语是无论如何也止不住的!

    为了一个外甥女,毁掉多年来的明君形象,变成一个残暴的君王,要做这种事,圣文帝除非脑子有病!

    圣文帝很是爱惜自己的羽毛,他选择大义灭亲!

    所以,圣文帝不顾太后和岑阳长公主的求情而颁发了诏书,言明隆丰公主做出如此不守妇道之事,失了天家颜面,他痛心至极,为了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他夺了盛景盈的公主身份,贬为庶民,并且流放三千里。

    圣文帝为了树立自己公正无私的君主形象,也为了履行那句“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对盛景盈是从重判决了的。

    太后非常喜爱盛景盈这个外孙女,她对此伤心不已,原本就感染了风寒,这下病得更重了。

    至于岑阳长公主,一直将盛景盈视为掌上明珠,经此一事,不仅大受打击,也对圣文帝这个亲弟弟寒了心。

    而得知消息的大将军王这一次又是背着藤条进宫请罪去了,道是他管教无方,理应同罪。

    他不求请,只请罪,这样的态度很是让圣文帝赞赏。

    圣文帝自然不会责罚大将军王,对被带了绿帽子的大将军王又是一顿安慰,还给了不少赏赐。

    大将军王为了表示衷心,也效仿圣文帝的大义灭亲,大义凛然地休掉了盛景盈!

    而兵部尚书聂大人这边,他也亲自绑了儿子聂彰进宫,任凭圣文帝处置。

    圣文帝自来爱才惜才,但这件事影响恶劣,只得治兵部尚书一个教子无方的罪名,将他连降二级,成了兵部侍郎。

    这一处置,却是从轻了的。

    由此可见,在圣文帝的心中,巩固皇权,笼络臣民,比亲人重要。

    而聂彰同样被贬为庶民,流放三千里。

    这事就以此落幕。

    至于几家欢喜几家悲,专注于吃瓜的老百姓却不关心。

    梅芳园。

    安璃郡主听着台上“咿咿呀呀”的调调,很是开心。

    一旁的郝甜端着一大盘紫葡萄,吃得欢畅。

    安璃郡主这下也不心疼郝甜抢她的葡萄了,她好奇地盯着郝甜,“你是哪来的消息?掐这么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