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37、两句半(二更)
    靠着姚婴,齐雍动也不动,他明明挺高挺重的吧,这会儿却好像没了骨头似得,软的像女人一样。

    姚婴都不认为自己会有这么软,兴许,他真的是伤的太重了。

    但是,他后背上的伤是怎么造成的,她也没问,但能伤他如此重,很大概率可能是自己人伤的。若是外人,他必然无比警惕,岂能近身。

    团灭啊,不知他什么心情。

    微微低头看他,本以为他会暗自神伤呢,谁想到他居然睡着了,而且,看情绪还很不错的样子,像是做了什么好梦似得。

    接下来如何出去,也是个问题,本来姚婴还有点发愁呢。可是一看他那样儿,她也就不愁了。一个人在绝境中做梦还能笑,显然证明,这里还不是绝境。

    那火折子也不知能坚持多久,反正就那么一点光,姚婴还是希望能在这火折子熄灭之前,这家伙能缓过来。

    不时的看一眼齐雍,但他一直都那个样子,也没露出任何的不适表情,看来在睡梦中他很是安逸。

    靠着身后坚硬的石墙,一些泥土掉落下来,她现在整个儿一土人。

    坐得时间太久,她屁股和腿都麻了,而且那火折子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靠在她肩上的人动了一下。她低头看下去,正好他也睁开了眼睛。

    “梦做的如何啊?”问道,一手推着他的脑袋,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

    坐起身,齐雍也是疼痛的,不过嘴角淡淡的笑意犹在,“看来,本公子没有在做梦。”

    说的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姚婴晃动肩膀缓解,“咱们现在能琢磨琢磨该如何往外走么?”

    “往外走?不行,本公子还得进去。”齐雍却微微摇头,之后缓缓的从衣服里拿出一个不足大拇指大小的瓷瓶。一指拨开瓶塞,就把里面的东西都倒进了嘴里。

    “你吃的什么?”看来,他随身也带药了,那昏厥之前怎么没吃。

    “起死回生的仙丹。”齐雍回答,转手把那瓷瓶给扔了。

    “有药你之前不吃?若是一直昏厥着,身上带着仙丹也活不成了。”他也不像是那种不惜命的人,可是做的事情怎么这么莫名其妙。

    姚婴忽然觉得,齐雍来鬼岭或许主要目的不是鬼婆。

    只是,这种猜测不能轻易说出口,跟他进来的护卫,可都死了。

    他总不能,故意带着自己的护卫进来送死吧?

    冒出这个想法的同时,姚婴心里就咯噔一声,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走吧。”齐雍缓了一会儿,忽然道。

    看向他,他比之刚刚要有精神的多,看来,还是他的药比较好用。

    起身,这里太矮,齐雍根本无法直立。躬身一直走到那火折子旁,他才彻底的站起来。

    看了一眼下面,他好似也不甚在意,将缠在他自己身上的姚婴的外衫解下来,转手递给站在他身后的人,“走吧。”

    接过那件衣服,都是血,也穿不了了。姚婴看了看,便随手扔掉了,走到他旁边,拿起那即将熄灭的火折子。把扣在尾巴处的盖子扯下来,扣在上头,让它暂时休息。

    “公子要再进去,那从哪儿走?”往远处看,依稀的有一些光从高处泻下来,可见这个地方应当是空的。工程太大了,真是难以想象当初是如何挖出来的。

    “下面。”齐雍自然记得路,而且没有一点的迟疑。

    大概是因为他们俩站在这边缘,人的活气儿更浓郁,下面的尸傀蹿腾的更厉害了。

    “这下面可都是尸傀,打也打不死,就算是把它拆了,也依旧能活动。我可以用长针刺穿腰椎来让它们瘫痪。可是,我的长针不多了。”这么多尸傀,人和野兽都有,她的长针不够分的。

    “抱紧我。”齐雍开口,便张开了一条手臂。

    看向他,姚婴也懂了,毕竟又不是一次两次了,该怎么抱他,她清楚的很。

    上前,双臂环住他的腰身,尽力不碰到他后背受伤的地方。脸埋在他腹部,除了血味儿,还有他身上特有的味道以及热气,足以证明他还活着。

    手臂落下来,揽住她的身体,齐雍一脚抬起蹬了一下旁边的石壁,便带着姚婴跃了起来。

    他犹如被丝线吊着,在半空中,呈斜线的朝着斜下方飘过去。

    姚婴闭着眼睛,能感觉到的就是齐雍的心跳声。这种云霄飞车一样的体验,不是一次两次了,她已完全不觉得害怕。

    不过,也可以说是因为齐雍,所以她才不觉得害怕。

    有一种人,天生的便让人有安全感,齐雍便是。

    几乎也只是一瞬间,齐雍便揽着姚婴落在了地面上。前方就是一条洞窟一样的通道,后面,尸傀追着人的活气儿扑了过来。

    他转手把姚婴放到洞窟里侧,转身之时就有两个尸傀扑了过来。

    双手扼住一个尸傀血糊糊的头,身体旋转飞起,双腿也同时夹住了另外一个尸傀的脖子。身体在半空中翻飞,那两个尸傀的骨骼也跟着嘁哧咔嚓作响。

    齐雍的剪刀腿力量极大,那尸傀的脑袋和身体瞬间分离,身体也飞了出去。

    他旋身落地,轻盈而有力,一把抓住姚婴的手,快速的朝着洞窟里跑了进去。

    哪里还是那时虚弱不堪的模样,姚婴被他拽着飞奔,越往深处越黑暗,之后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洞窟内里弯弯绕绕,岔路极多,齐雍却在拐弯时干脆利落,没有任何的迟疑。

    在姚婴跑的气都喘不上来时,前面忽然出现亮光。

    齐雍拽着她的手一个用力,她瞬时被拽的朝他扑过去,他的手也在同时圈住她的腰,跃地而起,飞过前面一条五六米宽的深沟,准确的落到对面。

    大口的呼吸,姚婴抱着齐雍固定住身体,一边扭头往回看。刚刚他们俩所站的地方位置较高,隔着一条深不见底的沟。而且,能听得到那洞窟深处有尸傀在追赶而来的声音。

    不过,有这条深沟在,他们追过来了也应当无事。

    收回视线再看他们眼下所处之地,是一块圆形的石台,很大。

    对面,有一条铁索木桥延伸出去,而光亮是从上面泻下来的,星星缕缕,像是把太阳剪碎了一样。

    这石台上,散落着很多的兵器,远处,还有人头。脖子的断口处惨不忍睹,像是被活生生撕开的。那人头还在兀自的挪动,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公子,你们之前就是在这里出事的是不是?”这里的血味儿,好浓。

    “嗯。到了这儿,就听到了琴声,他们就神志不清了。”齐雍站的笔直,后背的血再次把衣服给浸湿了。

    “琴声?”抬眼环顾四周,远处太暗了,什么都看不见。

    “两弦琴。”齐雍补充道。

    “两弦琴?莫先生。那公子你呢?有没有被琴声给迷惑。”说道两弦琴,她首先想起的就是莫先生。而且,如果齐雍也会被蛊惑,攻击力会十分强大。

    “没有。”齐雍微微摇头,他自小受到的训练可不是寻常人能想象的。琴声迷惑神智这种东西,他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

    “那就好。”若是再来一拨蛊惑,他受了影响,她就必死无疑,他一只手就能把她掐死。

    “走。”齐雍看了一下,便朝着对面的铁索桥走了过去。

    姚婴跟随,身后刚刚跳过来的那个洞窟,尸傀都已经跑过来了。它们本就没有智商这个东西,到了那儿还往前冲,稀里哗啦的掉进了深沟里。这深沟有多深是未知,它们能不能爬上来也不知道。

    穿过这石台,便走到了那铁索桥前。做成栏杆的铁索早就已经生满了铁锈,下面平铺的木板也烂的所剩无几。

    姚婴的视线被挂在铁索上密密麻麻的锈铃铛吸引了过去,她上前一步,把挂在前头的最大的一个铃铛解了下来。

    “这东西有问题。”齐雍看了看,说道。

    “是啊,有问题。”点点头,的确有问题。只不过,问题在她这儿不算什么,她可以为己用。

    捏着衣袖,擦拭这铃铛里面的锈。这铃铛很大,跟她的手差不多,这般一擦拭,这个铃铛是黄铜做的。

    看着她的举动,齐雍倒是也没催促,后面一直有尸傀的声音,数量太多了,待得全部掉进深沟,也不知能不能把这深沟给填满。

    将里面擦拭的差不多,姚婴轻轻晃动了一下,这铃铛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仔细的看了看,姚婴从荷包里摸索出一根长针,毫不迟疑的刺在了自己的右手中指上。

    捏着指尖,把血滴在铃铛内侧,之后她转手把针递给齐雍,“扎破你的左手中指,我要血。”

    垂眸看着她,齐雍瞳眸黑的深沉,好像能把人吸进去一样。

    “本公子后背上有的是血。”他现在别的没有,血很多。

    “我只要指尖血,中指。”她当然知道他后背都是血,但又不管用。

    叹口气,齐雍接过长针,刺在了自己左手中指上。姚婴随即抓住他手指挤压,两滴血便落在了铃铛内侧。

    齐雍看着她的举动,有些无语,“你要和本公子滴血认亲。”

    “公子这么想做我爹?”无聊,滴血认亲都能说出来。

    “做你爹得不到什么好处,可以做其他。”齐雍一笑,说的话却让人有点儿反胃。

    “那你做我娘吧,有公子战斗力这么高的娘,很有安全感。”暗暗地翻了个白眼儿,姚婴把两个人的血涂满铃铛内侧,之后便用腰间荷包的抽绳挂住,一并系在了腰间。

    看她完成一系列,齐雍便举步先走上了铁索桥,姚婴立即跟在后面。

    这铺在桥上的木板都烂了,齐雍尽力提气,动作不大。姚婴则一手抓着旁边的铁索,挂满了铁索的铃铛都在动,不过生锈了,已发不出响声。

    这条铁索桥很长,下面黑漆漆的根本就看不见,但是有一些糟烂了的木板掉下去,却始终没有听到落地的声音,想来是很深。

    在这地下弄出这么大的工程,这巫人啊,能拍一部鼹鼠的故事了,一直在地下工作。

    不过,这个地方可能真是奇特,和囚崖那里差不多,什么方位地理天地精华。这古人有自己特殊的探测方法,这个她不懂。但若是让她寻到个好地方,她靠的是感觉。

    沿着这铁索桥一点一点的走,终于,依稀的看到了尽头。

    那尽头,是一扇只剩下一半的木门。残存的半扇还算完整,另外一半烂的只剩下一些残渣了。

    齐雍先走到了那扇门前,这是在坚硬的石壁中凿出的门,上面和两侧都是石头。只有一道散碎的光从上头撒到这里,而那木门里面有什么,就真的看不见了。

    “进去?”姚婴看了看那里面,又扭头看向齐雍。他这样的状态也不知能保持到什么时候,流了那么多血,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进去。”齐雍微微颌首,先走了进去。

    姚婴跟上,这后面尸傀的动静很大,它们在深沟里。虽不知有多高,但是它们制造的声音却很大。这个地方又是中空的,因为回声,给人造成一种这里已被尸傀占领的错觉。

    往这里面走,通道上面是圆顶,两侧石壁光滑,地上也很干净。

    就是没有光,看不太清楚。不过齐雍在前面,姚婴一手扯着他后腰的腰带,被血浸的,黏糊糊的。

    蓦地,走在前的齐雍停了下来,姚婴也赶紧停下,歪头往前看,什么都看不见。

    齐雍前倾身体拿了个什么,之后转过身来,“火折子。”

    立即把火折子拿出来递给他,听见他拔掉盖子,一点点光亮出现,他吹了吹,火折子也亮了起来。

    之后,更大的光亮出现,是齐雍点燃了一截蜡烛。

    蜡烛很粗,但仅剩半截,可点燃它也足够用了,照亮了这一片地方。

    这里居然是一间起居室,有桌有椅还有床。对面墙壁上还有书架,只不过上面的书都烂了。

    怎么也没想到这里会是这样的,姚婴很是意外。

    “那里有道门。”齐雍的视线落在了最深处,而且那道门是铁的,紧紧关闭。

    也就在这时,尸傀的声音从他们刚刚进来的木门处传来,是野兽的动静。

    “你去办那道门,尸傀交给我了。”姚婴把挂在腰间的铃铛解了下来,这个东西,可以派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