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田园醋香悍妃种田忙 > 第一零九章、我可真是个好姐姐(二更)
    交了租金,签了契约,这铺子便正式租下来了,走出铺子后,林文康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他转头看向林慧娘,脸上犹带着尚未消散的激动,“大丫头,以后我也是有铺子的人了。”

    林慧娘笑道:“对,三哥,咱们租金都已经付了,还是尽快将铺子用起来吧,等下午咱们先将后院儿收拾收拾。”

    “行!”林文康壮志勃勃地点头应道。

    兄妹两人连忙赶着驴车去了摆摊的街上,期间,林慧娘笑着对来买煎饼的客人说道:“咱们也租了间铺子,等过几天开业了,搞活动有优惠呀!大娘到时候您记得过去呀。”

    那大娘惊讶道:“嚯,你们租了铺子了?是在县城的吗?在哪条街上啊?”

    “就在凤阳街上,临开业前会做宣传,大娘您记得来捧场哈!”

    “好好好,肯定的!”大娘拍着胸脯笑道。

    后面,来一桩生意,林慧娘就宣传一遍,客人们都表示了祝贺,但也有一些人问道:“那林小哥儿,你不是还要往象牙去做生意?到时候你租了铺子,县衙的生意怎么办?”

    被这人一提,林文康才想到自己忽视了县衙的生意。他到时候在铺子里卖煎饼了,肯定没有现在赶着驴车灵活。

    林文康下意识扭头看向了林慧娘。

    林慧娘想了想说道:“反正三哥你从家里到铺子里去,也是要赶着车的,到时候铺子里只有你一个人的话,中午你可以先关一会儿铺子,然后赶着车去县衙。或者是让三婶儿来给你帮忙,三婶儿不是也学会了?有三婶儿给你帮忙,这样两边的生意都不耽误。”

    林文康还没反应过来,那问到这件事儿的汉子便爽朗地笑着道:“对对对,姑娘说的没错,铺子里有两个人,有事儿也能走得开。”

    林文康也反应了过来,他说道:“对哦,到时候我想让我娘来给我帮帮忙,等、等我成亲了,便让娘子她也过来。”

    一听他说成亲的事儿,汉子便打趣起来:“林小哥儿好事将近?”

    林文康带着羞赧点点头,扬起的嘴角怎么按也按不下去,“冬月便成亲了。”

    “恭喜恭喜。”

    旁边几个听到这件喜事儿的人,也都向林文康道喜,林文康虽然还是红着脸,但嘴却是笑得合不拢。

    中午忙完县衙的生意,林慧娘托人给云慕琤带了个信儿,说已经租好了铺子,现在要赶着去收拾收拾,过两天她再来拜访,便和林文康一同去了铺子。

    中午遇到了花卉,林文康便将租到了铺子的事儿告诉了花卉,让她回家后也跟家里人说一声儿,不用再为这事儿忙了。

    听花卉说完,花父便想着过去看看,铺子的地址林文康也说了,因此,花父便带着妻女一同出了门,往林文康租的铺子去了。

    只是签订了契约,原本的老板便将钥匙给了林文康,兄妹两人便将铺子锁上了,花家人到的时候,铺子自然没开门,三人只好又折了回去,想着花卉说今天林文康便开始收拾铺子,便想着等到了下午再过去看看。

    兄妹两人用剩下的饼和菜做了几个煎饼,裹着辣条吃了饭,便开始收拾起来。

    其实铺子里倒也没有太多要收拾的东西,只是后院儿的屋子里没有被褥衣服、锅碗瓢盆,需要置办,前面的铺子也得将做鸡蛋煎饼用的锅准备好。

    兄妹两人商量了一番,觉得被褥可以等明天从家里带来,锅碗瓢盆可以就在县里买齐全。

    商量好,林慧娘便被留了下来看着铺子,林文康则是赶着车去了城西的杂货铺,去买锅碗瓢盆油盐酱面。

    林慧娘正在铺子里做着规划,变便听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且越来越近,她好奇看去,便看到了走在最前头的花父。

    林慧娘愣了愣,笑着跟花父打招呼:“花伯父怎么过来了?”

    花父捋着稀疏的山羊胡笑道:“这不是听卉丫说文康这孩子找到了铺子,我过来看看嘛。文康呢?”

    “三哥去买东西去了,这铺子虽然挺好,但东西还是缺些的。”

    林慧娘说着,将花家人让进了铺子里坐下,“这东西也不齐全,想喝杯茶都不成。伯父伯母别怪我怠慢就行。”她笑嘻嘻说道。

    跟在最后的花卉忙道:“不渴,都是从家里喝了水过来的。”

    林慧娘对着她笑了笑,便也在旁边坐了下来,陪客。

    等林文康回来,正端着放了碗盘的锅往铺子里走,却突然听到了自家丈人的声音:“文康回来啦?”

    他转头看去,就见花父花母连同花卉一起,都在铺子里坐着。他对着花卉笑了笑,这才应道:“对,我回来了,伯父你们想着过来了?”

    花父便将他对林慧娘说的话又说了一遍。末了,支使花母与花卉母女:“你们娘俩儿,去帮着文康把东西置办好,我和文康我们翁婿俩说说话儿。”

    林文康连忙推辞,“东西重,我来就是,伯母你们都坐着歇歇。”

    花卉忙道:“我来给你帮帮忙。”说着,便起身往铺子外面去了,没多大会儿,手里边抱了一摞碗。

    两个人并肩去了后头,林慧娘忍不住偷笑,自己招呼起花父花母,不让他们打扰小年轻谈恋爱。

    第二天,是刘翠花跟着林文康一同去的县城,与母子两人一起出发的,还有一卷被褥。

    林慧娘今天则是在家里开始做辣条。

    她还要拿着辣条到县里去卖,早些开始卖,就能早赚些钱,虽然他们家现在有了钱,但钱这种东西,还有谁会嫌弃多呢┓(?′?`?)┏

    林慧娘琢磨着,做辣条只是凭着家里的豆子是不太够用的,她还得再去村里其他人家那里收购,这又要花上一笔钱。况且林文安也快到了上学堂的时候,到时候还要给学堂的先生交束脩,林慧娘虽然没了解过,但也听人说过,古代农家子读不起书的原因之一,就有每年都要交上不少的一笔束脩钱。

    而买书写字都要花钱,还都是奢侈品,更不用说以后的考试。虽然还不知道林文安能读到哪一步,但这钱早早地就攒起来总是没错的。

    这么想着,林慧娘忍不住升起一股自豪感:她可真是个负责任的好姐姐啊!

    ------题外话------

    今天晚了,剩下最后的一更时间也会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