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福晋最好命 > 第34章 玉儿别生气了罢
    不一会儿,晚膳也好了,楚玉依旧是没有起来,就在床上用。

    杏儿要伺候,被楚玉拒绝了,就在床上摆上小桌子自己吃。

    小桌子上放了一碗汤面,汤面里加上几样爱吃的小菜,再用个盘子装了些许红烧肉,些许的煨牛肉,就这样放在了桌子上。剩下的叫丫头们都分了。

    等人都退了出去楚玉美滋滋的开始享用晚餐,她先是夹了一块红烧肉给加菲,加菲理都不理她,仿佛那红烧肉对它一点诱惑都没有,继续呼噜噜。楚玉撸了一把,心想这傻猫!

    而后去看小新,它正在新家边上睡觉。很是香甜的样子。

    楚玉只好自己用膳,膳食用到一半,留听见外间奴才们一声声的喊吉祥,想来是四爷到了。

    四爷今天是忙的不可开交,户部的差事很是有些棘手,好不容易回府了,就把公文带上,想着晚间在福晋这里用膳后再看。

    楚玉知道是四爷来了,也没有起床,见他进来就在床上不伦不类的行了个礼,而后伸出了手要抱。

    四爷快步走了进来,脱了大氅,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抖落衣袖道:“我这身上凉。”怕把这凉气带给她。

    楚玉噘嘴,自顾自的吃饭不理他。

    四爷看她这模样好气又好笑,刚刚还跟自己撒娇要抱呢,就晚这么一会就不行了,枉自己这火急火燎的跑来看她。没良心的小东西。

    待到衣服没有刚入室那般凉了,长臂一伸就给楚玉抱在了怀里,“今儿个哪儿都没去吗?”她就在床上养了一天?

    楚玉噘嘴道:“还能去哪儿?,我站都站不住。”

    没等四爷说话,就推开他:“哼,抱我干嘛啊,人家正吃饭呢!”我是你想抱就抱的女人吗?人家也是有脾气的好吗!

    四爷更是不松手,脸埋在楚玉的颈边闷笑着道“玉儿别生气了罢,爷陪你一起用膳可好?”真是个娇气包。

    四爷的声音像是带着魔力,楚玉听到那一句玉儿,心里像是羽毛略过一般,一阵酥麻直接传到了全身,而后不好意思的把脸埋在他怀里。

    四爷见她这般又笑了,随后转头看到睡得呼噜噜的加菲,笑就僵在了脸上,又看了眼床上的膳食,就更笑不出来了。

    “怎的就吃这么点东西?你的例菜呢?”四爷问的云淡风轻,可眸子中已经在酝酿着怒气。

    堂堂皇子福晋,就吃这下人都不一定吃的东西,这些个狗奴才都不想要脑袋了吗?

    “唔赏了大伙吃了,我也吃不完。”楚玉显然没有察觉四爷的怒气,随意的回道。

    “伺候的都给我滚进来。”四爷冷呵道。

    杏儿在四爷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好,果然,主子爷发作了。

    跪了一地的奴才,楚玉也吓了一跳。忙拉着四爷的手道:“爷,这都是我自己点的。”

    四爷摸了摸楚玉的头,转头道“苏陪盛,把膳房的那些狗奴才也给我叫过来。”

    不一会儿,跪了一地的奴才,甚至外间跪不下,都跪到门外头去了。

    气氛压抑的落针可闻,四爷冰冷的眸子扫视着跪在下面的奴才。手指放在桌子上无意识的敲着,众人的心也跟着他手指敲打桌面的声音砰砰的跳。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飘飘的道:“可都知罪吗?”

    下跪的奴才大多知道是有关福晋晚膳的事儿,一听四爷这话,马上匍匐在地一同道:“奴才知罪,请主子责罚。”

    “哦?那来说说你们何罪之有?嗯你说!”说着指着离得稍微近一点的青苗。

    青苗已经吓得浑身发抖,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四爷也不勉强,又指了边上的杏儿“你来说!”

    “奴婢罪该万死,不该坏了规矩,让福晋一人用膳。”

    四爷不置可否又指了指王大力“还是你来说说。”

    王大力更是懵啊,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一个劲的道奴才该死。

    四爷此时却是呵呵的笑了,下边的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你来跟他们说说,到底都错在那了!”最后指了苏陪盛。

    苏陪盛上前两步,敛着眉目,声音有些冰冷“这么些菜福晋桌上只有这么一点,说明膳房做的膳食不尽心,或者是能力不够,按规矩应仗责五十。”看了四爷一眼,发现四爷没有什么不满的意思又道:”福晋身边的人没能规劝主子,视为不尽职。且主子还没用完膳,竟敢分了主子的例菜,视为不敬,安规矩应该仗责一百,且罚俸三年。”

    苏陪盛话音一落,下面跪着的人心里发凉,仗责一百是会要人命的,而后众人连连求四爷饶命。

    楚玉也吓了一跳,抓着四爷的衣袖摇了摇。“爷~”

    四爷看了一眼楚玉,叹了口气,罢了,这几个也算是忠心的,且她身边暂时也缺不得人。

    “念在福晋给你们求情,每人去领十个板子,往后都警醒着点,再敢怠慢,直接打死。”

    奴才们千恩万谢的磕头谢恩。

    鬼门关转了一圈,杏儿松了口气,只觉得有些站不住了,忙定了定神。

    确实是她们怠慢了,福晋好侍候,这又出了宫,她也有些懈怠,想的不够全面。这碰上个不宽和的主子,打死了也是没人敢说什么的,不过好在这事是过去了,接着可是要更尽心了。

    楚玉却是有些愧疚的,她自己想要这么吃的,看了看四爷,欲言又止。其实只打十仗的结果是最好的了,想来行刑的人知道这是自己身边近身伺候的,应该也不会下死手。

    四爷这会儿才发现楚玉身边没有嬷嬷。身边都是些年纪小的,怪不得想事情也不周全。

    等膳食再送上来的时候,楚玉一点也不想吃了,只怯生生的看着四爷。

    四爷叹息了一声,长臂一伸又抱住了她:“傻气,嫁进了皇家,就是皇家人了,尊严体面容不得她们作践的,你这般好伺候,以后免不得下边的人会心生怠慢。”看楚玉似懂非懂一的模样又道:“明儿个给你送来几个嬷嬷,年纪大些能好些照顾你,爷也放心。”

    楚玉点头应了,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个问题。一直下意识的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人,摆不来主子的架子。

    此时见四爷说的郑重,她也开始慎重了,已经深陷在这等级森严的大清朝了,是不是态度也该转变了呢?

    其实她也要学着这慢慢成长了,自问不想让四爷再有别的女人,那后院她终究是要独当一面。

    现在是四爷府,以后会是贝勒府,雍王府,甚至是帝王后宫。容不得她得过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