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福晋最好命 > 第42章 我们爷不怎么跟我说话
    “你们两个几时这般亲近,一直坐在一起咬耳朵。”伊尔根觉罗氏心情不大好,同样是妯娌怎么五弟妹只亲近乌拉那拉氏。

    楚玉听了她的话挑挑眉毛没说话,五福晋则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也不知道接什么话好。

    伊尔根觉罗氏有一种魔力就是终结话题。

    而后楚玉跟五福晋聊天,大福晋偶尔有一搭没一搭的呛声两句,时不时的再来个夫人打招呼,时间过的也快。

    等三福晋再回来的时候前院那边已经开席了,她们这儿也可以入席。

    今儿个后院过来的女眷还不是很多,大多是各家福晋,只有太子爷没有太子妃,带了侧妃李佳氏。

    楚玉之前参加过宫宴,还以为这清朝的宴席会是每人一个桌子的,一字排开的那种,没想到这也是围着一个桌子用膳的。

    女眷只坐了四桌,一桌是楚玉几个皇子福晋,一桌是三爷的田侧福晋和李佳氏,还有一桌官眷福晋,三爷的格格也开了一桌。

    开场主人三福晋说了些话之后,就开席了,而后大家端着杯子敬酒,说些恭祝的话。

    哦,原来跟现代也差不多啊,只是这清朝更规矩些。

    比方说这开始敬酒时候,就只能敬酒和说些讨喜的话,大家都说完了,再来用膳,用膳时候就不能在出声音了,因为很是失礼。

    别问楚玉为什么知道,她不会告诉你她刚刚就夹了远一点的菜,就收获了一箩筐讶异的眼神,这谁还能吃的下去啊?

    她是真有些不耐烦这样的宴会,想着自家之后还要办这样的宴会,一阵头疼。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众人都纷纷撂下了筷子,楚玉也只能撂了筷子,真真是连个底都没垫好。

    而后前院的席面也散的差不多了,来人接了女眷纷纷告退。为了表示亲近楚玉几个福晋陪着三福晋一起送了人。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她们妯娌几个,和太子侧妃李佳氏还有三爷府里的女眷了,

    三福晋将三爷的格格们都辇了回去,而后对着楚玉几个道:“太子爷和阿哥们怕是在前院要喝个痛快的,今儿个咱们妯娌在后院也好好喝一杯。”

    她说着很是开心的让人去张罗。又叫人准备了一桌膳食,还送了好些好酒去了前院。

    “侧妃可要与我们一起?”三福晋客气的看向李佳氏。

    既然是太子带过来的,那必然是要给几分脸面的。

    李佳氏也很是识趣,直接道:“席间也有些醉了,可否麻烦三福晋借了地方与我歇息一会儿?”

    三福晋欣然允了,让碍眼的田侧福晋带着她去歇息,嫡福晋吃饭带着个侧室肯定是不大好的,即使是太子侧妃也不行,毕竟以后太子妃还要进门的。好在这个李佳氏是个明白事儿的。

    三福晋见她们都走了对着楚玉等人如释重负的笑了笑。

    楚玉其实也是想找个地方咪的一会儿的啊,等着四爷用过膳食了之后就来接她回去。可是三福晋这般有诚意,她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一会儿膳食摆上来了,很是精致,只有她们四个皇子福晋坐在桌子上就放松多了。

    三福晋先是给楚玉夹了一筷子万福肉道“吃吧,刚刚我可看见了,你定是没有吃饱的,若是让你饿肚子回去,可是我当嫂子的不是了”。

    刚几人都喝了些酒,加上身边都是只留了一个亲近的人,都放了开些。

    “那多谢三嫂了,我可是要放开了肚皮吃了。”

    这话一落,五福晋也笑开了:“三嫂偏心,怎的只记得四嫂。”三福晋嗔了她一眼又夹了筷子万福肉给五福晋“你个促狭鬼”

    而后又夹了筷子给大福晋“我也得照顾大嫂才是。”

    大福晋连连摆手道:“可得了,我自己来。”

    几人都笑,用了几口菜,三福晋就开始提酒了,就她们几个,也不摆着什么食不言寝不语了,“来咱们妯娌几个先喝一杯,”比划一下也不管她们喝不喝,自己先干了,端看着豪爽极了。

    楚玉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跟着喝了。

    是桂花酿,有些甜甜的,好喝的紧。

    而后三福晋又给几人填上,倒满后举杯:“这杯敬大嫂”说着干了。

    伊尔根觉罗氏也跟着喝,没说话。

    “这杯敬四弟妹”又干了。

    楚玉也跟着喝。

    “五弟妹,咱们俩也喝一个。”再干杯。

    五福晋也学着喝了。

    这会儿几人要是瞧不出来她不对劲那就是傻子了,当三福晋又倒满,想要说话的时候,伊尔根觉罗氏抢在她前面给她夹了菜道:“吃些菜,这干喝我可不奉陪了啊”

    三福晋笑,“好,听大嫂的。”

    可能是酒精的好处,楚玉觉得伊尔根觉罗氏顺眼了不少。

    几杯酒下肚了,几人就又聊开了,三福晋干脆把身边的丫头都遣了出去。

    几人有样学样,这时屋子里就剩下她们四个人,都是皇子福晋,且大家还没什么利益冲突,这会儿更是放的开了,从搬出宫的诸多好处,聊到了爷们儿后院不规矩的狐狸精。

    先前楚玉还能接着说几句,后面她是完全插不上话。

    听三福晋说,家里的侧福晋田氏几乎是独宠,嚣张的敢抢她的例菜,还打了她院子里的嬷嬷,气的三福晋直接找到那田氏上去就是几个巴掌。当然三爷知道了她也没少吃挂落。不过她不怕就是了。

    又听五福晋说,五爷府里的格格更是嚣张,每次初一十五好不容易五爷去她的院子,就马上有格格不是肚子疼就是脑袋疼的,到现在还没见五爷几面呢。各中心酸也不是几句话就能道清楚的,她说着狠狠的仰头灌了一杯酒下肚。

    而后两个人看向了大福晋,和楚玉。

    伊尔根觉罗氏是独宠,没啥说的,道了一句“全在酒里了。”

    几人就又喝上了。

    这一杯落下后,三人都看向楚玉。

    额,我不说点什么是不是不好,可是我们四爷对我很好啊,让我说什么呢?

    说四爷经常不让走路非要抱着?还是说四爷天天管着不让多吃?怕是会引了众怒吧!

    但是看着几人的神情,怕是不说点什么不合群啊,于是,楚玉憋了半天挤出来一句:“我们爷不怎么跟我说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