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福晋最好命 > 第62章 四爷的祛痘方法
    她这时候不是应该陪着他吗?相信任何一个女人在奴才和夫君里边儿选都知道怎么选。

    明明他该生气的,可她说答应的事要办到的时候,他是欣赏的。

    可真是矛盾啊!

    索性楚玉没回来他就靠一会儿吧!

    倒在床上,手不经意间触到了什么东西

    摸了半天才摸了出来。若不是他手长,估计还碰不到,四爷心下好奇,什么东西藏的这般深,仔细一看发现是个册子。

    随意一番,挑了挑眉毛。

    再之后么,气息乱了,耳朵红了,这个妖精

    再说楚玉,她去外室的时候江福海禀告说苏陪盛晕在门口了。

    楚玉还纳闷了,这怎的就晕了,让人把他抬到偏厅里去,又叫了府医看看。

    而后听那小丫头的愿望。

    小丫头也就十一二的年纪,她以为福晋定是去陪四爷不会再跟她说话了,可是楚玉回来了之后就指了她,叫她也说说。福晋真的放四爷一个人来听她说话!

    不只有她一个人惊讶,所有人都惊讶,因为刚刚四爷已经黑脸了,这样的主子可真是她们的福分。

    小丫头的愿望也简单,就是有生之年能回家乡给父母上一注香。

    楚玉听的有些心疼,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叫端韵,来之前是内务府里的嬷嬷给起的。楚玉心说这名字不好,她生得白嫩可爱的,怎的叫端韵,端韵,不就是断运了吗?

    “你以后叫花生吧,以后也进屋来伺候。”

    花生千恩万谢的应了,又磕了几个头。收获了一堆羡慕的目光。

    楚玉笑,这实诚的孩子。

    “等会儿你们互相帮忙把愿望都写了下来,想换的还能换啊!”

    大伙儿都应了是,而后都忙起来了。

    “枣儿等会儿收好了,你们慢慢写,等会儿都写完了就去准备传晚膳”

    而后楚玉就快步进了内室,要去陪她的四爷,估计那位爷还带着气呢。

    一进内室,四爷怪异的看她。

    “爷这般看我干干嘛?可是等得心急了?”

    四爷便把这书拿在手里摇了摇。

    楚玉刚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坐在四爷的怀里抢了他手里的书,翻开一页之后,脸像火烧一般迅速涨红。

    “!!!”

    额娘给的书怎的给忘了!!!居然还被四爷发现了!!!

    “那个爷我那个唔!”

    语无伦次的想要解释,可四爷一点也不在意她的解释。

    他现在么觉得鼻尖的红痘痘可真是不好看,他该想办法去掉这痘痘。

    想来太医说的避子法子他还没用过呢!

    奴才们传了膳食回来之后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面红耳赤的站在门口守着,也没人敢进去。

    等吧,这一等等到了晚间将近子时了。

    两人叫了水之后,传了好克化的膳食。。

    而后

    寅时初的时候又叫了水。

    等楚玉意识再清醒的时候,已经次日午时末了,四爷上了早朝已经回来了,用胡茬在她细嫩的皮肤上磨蹭,把她蹭醒了。

    她一看见他就生气,想到昨天晚上自己苦苦哀求他都不理会,跟变了个人似的,活像一条狼,要吃了她吗?

    四爷今天也有些后悔了,太医说那法子不能十分确定不怀孕的,若是她现在怀上于她身子不好,他愿意在等上一等的。

    “玉儿起来用膳吧?”

    “哼”不理他。

    “玉儿?爷以后依你好不好?”脸埋在她脖颈。

    楚玉脸色犯红,还是不理他。

    “玉儿跟爷说说话吧,爷明儿个就要出门办差事了,嗯?”他亲了一下她的脸颊道。

    “嗯?”她回头来看她。

    “太原府有地动的消息,爷要暗访一趟,少则一月,多则两月就回来了。”

    楚玉忽的一下就起来了。

    “爷什么时候走?”

    “明儿个辰时就出发!”四爷道。

    楚玉直接就起来穿衣裳。

    “哎呀,我得给爷准备东西啊。”

    四爷拉着手忙脚乱的她道:“玉儿,爷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咱们先用膳吧!”

    “那好吧!”犹豫了下道。

    饭桌上,四爷给楚玉盛了碗汤,楚玉接了过来道:“爷这路上可会带着厨子?”

    “出去办差事那里还能顾得上这些呢,都是快马加鞭的赶路。”他哭笑不得。

    “那路上怎么吃饭啊?”

    “路上有驿站,客栈的,再不济爷多给些银子,借宿就成了。不用担心的,嗯?”

    “那若是附近都没有人家可怎么办啊,可远呢。”嗔了他一眼。

    “若是近处都没有人家的话,爷会提前备好干粮的,玉儿无需担心。”大男人出门在外那会在意这个呢。

    楚玉眉头皱的更厉害了。没有再说话了。

    用过膳食后,叫了苏陪盛来,“四爷的行囊收拾妥当了?”

    苏陪盛昨天晕倒的事自觉很是没有面子,如果可以,他这辈子都不想要来后院了,只是不可以,四爷一下朝就又来福晋这,他也只能跟着,总觉得正院的奴才看他眼神不对劲呢。

    这会儿楚玉问他话,他回的也很是谨慎,“回福晋,已经收拾妥当了。”

    “走吧,咱们去看看,”说着就拉着四爷要走。

    苏培盛吓了一跳,这是福晋想要给主子爷备东西?这一路可远呢,福晋没有出远门的经验,哪里懂得出门要备上什么东西?

    若是备上的都是没用的,看四爷对福晋这架势,肯定也是会让带着,到时候苦的还是他们这些人。轻装上路和带着行囊上路可是差了好多呢!

    “玉儿,这不用你去看了,我让他们拿来了就好了。”四爷说着了苏陪盛一眼。

    苏陪盛识趣的出门了,心理苦哈哈的,福晋您这是跟着参合什么呢!

    不出一刻钟,人就回来了,只有一个箱笼来,外加两个包裹。

    打开来看,箱笼里面装的是四爷日常看的书,还有公文,笔墨之类的,包裹一个装了是衣服配饰,一个装了鞋袜,就没了。

    “就这些?”

    “回福晋的话,是这些。”苏陪盛回了话偷瞄了一眼楚玉,心里有些忐忑,可千万不要加太多没用的东西啊!

    四爷也看向楚玉,确实是就这么多东西,就这他还嫌弃多呢。

    “爷是骑马的吧?”看向四爷。

    “嗯”四爷点头。

    “以前出去办差事也就这么些东西吗?”楚玉又问,出去这一两个月呢。

    “回福晋,正是,这次还多带了一双鞋子给主子爷换洗的。”苏陪盛的意思是说,您看这还多带了东西,您那些个没用的就别带着了吧。

    “没有带药吗?万一路上有人有个头疼脑热可怎么办?”

    “这”苏陪盛回不上来,偷偷看四爷,他跟着主子爷出门都没有带过药的呀,就是有人有个头疼脑热的情况也是到就近的地方找了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