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福晋最好命 > 第106章 我给六弟撞伤了
    太子身后还跟着八九十,也一起举杯。

    兄弟几个都在这儿,四爷一时半刻还脱不开身,只回头给苏陪盛使了个眼色,虽然苏陪盛出去了,但是四爷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远的六阿哥见这情形,想了想起身出了去。

    楚玉这边,可是走了个百转千回才到了这一处净房,这就是让人拿了恭桶放在偏厅里面,必须是指定的屋子,一般的房间可是不行的。

    楚玉心里唾弃这规矩,好不容易处理的大事出来了之后,便被这院子吓了一跳。

    这地方怎的阴森森的,虽然是秋天,但是也有些绿色的,这会儿大多数也是会掌灯的,可这院子一丝人气儿也无。

    她心惊的咽了口口水道,:“秋菊啊,这地方是谁住的啊。”

    “回四福晋,这院子之前住了一个贵人,只是后来得了病就去了,这回儿就空了下来。”秋菊说着心下也是有点打怵。

    随着秋菊的话,还起了一阵风,楚玉摸了摸身上的鸡皮疙瘩,:“那咱们快些走吧。”

    说着她脚步匆匆的跑了出去,活像是后面有人追。

    出门的时候砰的一声,就跟人撞了个满怀。

    只闻到了一股子竹香,紧接着就给她撞得一个后仰,差点没摔了。好在身后的杏儿扶了一把。

    饶是如此也是撞得不轻,楚玉摸着额头,眼泪都快出来了。

    “放肆,是谁敢冲撞福晋。”枣儿拦在楚玉的前面冷声呵道。

    众人都有些紧张,这会儿还有些看不清,不过依稀看是个男子。

    “四嫂,是胤祚冒犯了。可有伤了您。”六阿哥走近些行了一礼。

    这会儿听见声音,知道是六阿哥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连忙行礼。

    楚玉还没缓过神来呢,六阿哥再是瘦弱也是个男子,她觉得好似被撞了脑震荡了。

    只揉着额头,眼泪汪汪的。

    六阿哥此时也痛啊,他正撞到了他的下巴上,嘴里已经有了血腥味了。

    其实楚玉是个子小的那种,只到四爷的肩,若是平时她也够不着六阿哥的下巴,可是这会穿了花盆底,整整高了半个头,正好赶巧了。

    “快些看看,四嫂如何了。”六阿哥见楚玉没动,也有些慌了,可别真给四嫂撞出个好歹来。

    杏儿此时轻轻的拿开楚玉的手,一看这额头撞得都红了,可见确实是撞得不清。

    “主子可是还疼吗?”杏儿问道。

    “啊?没事了,扶我起来。”这才回神,忍住想要哭的冲动,这边上若是四爷,她定是要嚎上一场的。

    见她说话了,六阿哥心一松。

    “是六弟啊,你怎么样,没有撞疼你吧?”楚玉看向六阿哥问道。

    “胤祚无事,胤祚没有看清,伤了四嫂,请四嫂责罚。”六阿哥又是行了一礼。

    楚玉这会儿看他一眼,吓了一跳,“快别说这个了,快些给他看看,怎的出血了。”

    众人看上去,发现六阿哥嘴唇流了血出来。

    一时间都慌了,六阿哥身边的小太监慌忙的想要去请太医,被六阿哥拦了下来。这事儿虽然他跟四嫂光明磊落,可是也不好闹的人尽皆知,流言最是伤人。

    “四嫂不必担忧,就是被牙齿磕破了皮,回去漱口也就无碍了。”六阿哥手轻轻碰了下下巴道。

    楚玉听了话点头,还是有些担心。

    此时见远远的来了个男子,听脚步声就知道是四爷。

    楚玉一下就小跑了过去,扑了四爷一个满怀,四爷是见她这么久也还没回来就出来看看。

    出来后发现了还没有找到人的苏陪盛,更是有些担心。这就找了来。

    此时见她大老远的奔了过来,环住她之后发现这小丫头眼泪汪汪的,脸色就不大好了。

    “怎的了这是?”心里暗骂自己该跟着的。

    “我无事,就是跟六弟撞了一下。爷,我给六弟撞伤了。”说着她很是有些踹踹。

    估计是要挨骂的,这是爷的亲弟弟呢。

    六阿哥见楚玉跑向四爷的时候有些出神,此时甩了甩头,去除自己脑袋里面莫名的想法。

    快走几步到了四爷的近前,道:“四哥,是胤祚的不是,伤了四嫂,四哥请责罚。”他又是行礼讨罚。

    四爷此时见楚玉红红的额头,又见六阿哥微肿的下巴,眸色明明灭灭,不知道在想什么。

    楚玉心里也有些打鼓了,不知道怎么的,莫名还有些心虚呢。

    好似偷情被抓了。额呸呸呸!人家六阿哥还是个孩子,她可真是龌龊了。

    “伤的可重吗?”四爷先是看着六阿哥道。

    “四哥,不碍事的。”六阿哥低头道。

    四爷此时看向边上的众人,声音冷冽的道:“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们烂在肚子里面,若是外面听见了一点风声”他没有继续说了。

    只是身边的奴才们都跪了下来,连连应是。

    四爷又把目光转到了秋菊身上,秋菊对上四爷的眸子只打了一个寒战,而后道:“四爷放心,奴才一定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这都是自家主子的孩子,她是死都不会往外说的。

    “可有水粉,擦上些。”四爷细看了楚玉的额头道。

    好在也没坏。只是红了些。

    楚玉点头。

    “先回去宫宴去吧,我让苏陪盛送你。”四爷摸了摸她的头道。

    楚玉见四爷没骂她,松了口气,而后就带着身边的人回了。

    她走后,四爷又看了六阿哥的伤。

    “走吧,去太医院给你看看。”

    六阿哥也没多说,听话的跟着四爷走了。

    众人都走后,又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听起来像是女人的花盆底,又过了会儿,终于平静了。

    楚玉回到宴会上的时候,又是刚刚的那一副模样了。

    秋菊也回到了德妃的身边,此时见德妃正在跟荣妃说话,便不漏声色的站在后面继续伺候。

    五格格见楚玉这儿边没什么人,就过了来,坐在她边上陪着她。

    十四阿哥一见他五姐去了楚玉那儿,就拉着十三阿哥一起过了来。

    只要四爷不在,她这儿就瞬间热闹了。

    席上的众人见他们这儿人多,也就都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