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撒娇福晋最好命 > 第238章 不想像个望门寡
    去的话说不定就能得了福晋的好感,想来日后福晋真的不能生,四爷该是也能听福晋两句话的。

    可她此时还有些不敢上前,怕触了楚玉的霉头。

    苏氏此时确是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汪氏叫了她两声她都没回过神来。

    若说这里头有个心大的,也就属汪氏了,人家是真的没放在心上,此时正在跟着苏氏说回去烤玉棒子和红薯吃。

    “喂,你听没听见啊?到底是吃还是不吃啊?”汪氏叫了苏氏两声,苏氏没答应,她便直接轻轻的碰了碰她。

    苏氏反映过来点了点头。

    此时听见一个女声问道:“吃什么?”

    两人惊讶的看过去,问话的居然是楚玉。

    只见楚玉瞪着个有些红的眼睛看着她们,似乎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汪氏连忙上前一步小心翼翼的行礼道:

    “回福晋的话,是奴婢说等会儿回去烤了些玉棒子和红薯吃。”

    她说出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这些个东西真的是不大上的了台面的。

    若说从前那个事事想要掐尖好强的她,也是不会直接说了出来的。

    但是现在嘛,她在这府里也是看出了点门道来了。那些个虚头巴脑的真是没有用。

    郭氏听了汪氏的这话,当下便呲笑了一声。她心下鄙夷,这小家子气就是小家子气,专门吃那些个贱民吃的东西。

    汪氏皱眉看了她一眼,奈何身份差了一成,心有怒火不得发作。

    就在此刻,听楚玉道:“我也想吃,走吧,去你的院子。”

    这话一出,众人皆惊。

    尤其是汪氏,她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

    郭氏脸色更是难看的跟吃了翔是的。

    “怎么还不走?”楚玉往前走两步见后面没有人跟上来,就皱了眉头。

    汪氏这才回神,哎哎的应了两声,立即就跑到前面带路。

    其他几人也连忙跟了上去。

    杏儿在楚玉的身后眉头皱的成了一个川字。主子这是怎的了?要吃什么膳房没有啊,非要去四爷小妾的院子里面吃呢。

    可当下还不好直接劝,只能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生怕他有一点儿闪失,直把汪氏当成了洪水猛兽。

    其实汪氏那头,也是把楚玉当成洪水猛兽。

    一行人无言的走到了听雨阁,楚玉也没进正房,直接就跟着汪氏进了她住着的偏房。

    “你们几个都回你们的院子去吧。”楚玉在屋子里面坐下后对着门外的宋氏几个人道。

    “是,奴才告退。”几人道。

    汪氏见几人真的走了,她一个人对着楚玉还有点心里面打怵,当下便道:“福晋,要么让苏妹妹跟着咱们一起吧,她也爱吃这个。”

    楚玉抬头看了一眼,接着就点了头。

    而后也不管她们两个,开始打量汪氏的住处。

    屋子还算是宽敞,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摆件,但一应用品道是齐全。

    只是这手边的汪氏正在用的茶杯已经磕碰的掉了一个小豁口。

    楚玉皱了皱眉头,又起身转了一圈,见这床上的帐子已经洗的褪色了。

    当下脸色就不好看了。这怎么说也是四爷名义上的女人,容不得那些个奴才糟践。

    “负责这院子的管事是谁?叫了过来。在去前院把陈福跟谢嬷嬷也给我叫了来。”声音已经冷了。

    江福海立即就应了,便是让一个身边的小太监去传人。

    屋子里面的几人此时大气都不敢喘。

    汪氏心里面有了猜测,但是不是很确定,当下便小心翼翼的打量楚玉的神色。

    可是啥也看不出来,楚玉这么长时间一直都跟冷脸四爷在一起的,这会儿板起脸来也是很唬人的。

    “你不是要烤红薯吗,快些吧,饿了。”楚玉对着汪氏道。

    汪氏听了这话,便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福晋,奴才平日里面也不是烤,就是放在那烧水的炉子底下烧上一些。”

    楚玉听了点了点头,道:“行,你平日怎么吃,就怎么给我也带上一些就是了。”

    她是真的不在意吃什么,只是想着暂时不回正院或者禛玉小筑,因为回去的话她一定会很是想他,她不想像个望门寡是的。

    汪氏听了她这话便道:“那奴婢出门去给您准备?”

    楚玉看向她:“平日里面这些事儿还需要你去做吗?”

    汪氏听了这话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她这不是以为福晋今儿个来可能是想要给她立规矩呢么。

    “你们不用紧张,便是坐下来跟我说会儿话吧,让人多烧些玉棒子来,等会儿说不定吃的人多。”

    楚玉说着还指了指桌子边儿的凳子。示意两人坐下。

    两人一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都坐了下来。

    汪氏又吩咐她身边的丫头去烧玉米和红薯去了。

    接着又是没人说话了。

    楚玉觉得太过安静了,便问道:“你们平日里面都做些什么?”

    苏氏诺诺的没说话,汪氏道:“奴婢两个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平日里就是跟着几个格格们打上两圈马吊,回来了就做些刺绣。”

    楚玉听了这话又是皱了眉头,真的是太闲了些。

    她都觉得她自己很是没有事情做,这几个人日常连个人都见不到。

    这后院的女人若是没有了营生,日日想的大概都会是怎么改变这令人厌烦的日子吧。

    说实话,楚玉现在都已经能确定了,若她像是她们这样的日子,都想要争宠了。

    说来也不怪这后宫的女人都在争宠,谁喜欢被人瞧不起,又一成不变的日子呢,

    接下来她便皱着眉头想着怎么能给她们个正经的营生做。

    打马吊终究不是个长久之计。

    人的欲望也就是那么多,这几个人,权利是不能给,男人也是不能给,剩下的就是金钱了。

    可这银子要怎么给,还是要好生的想一想,最好能对症下药,让她们能发展发展一下兴趣爱好。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江福海的声音,“主子,人带来了。”

    “嗯,都进来吧。”

    又等了一回儿,就见江福海带着陈福跟谢嬷嬷,还有一个太监进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