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田园之医妻有毒 > 214:赐名;明天是杜凌沙的生日(二更)
    杜老二一愣,随即道:“明天是二月二十,是沙儿的生辰日吧!”

    “对,我这个脑子,被这新马车给迷了脑子了!”卢氏一拍大腿,那天沙儿走时,自己还想着忘记告诉她二十记得回来了呢,结果今天就忘了!

    “你去杨五家时多买点豆腐,连明天的买了,我给做点豆腐丸子和肉丸子,正好桂香也爱吃,多做点。”卢氏嘱咐杜老二。

    “好,”杜老二摆了摆手,买豆腐去了。

    时候不大,大郎回来了,卢氏又叫他帮自己泡黄米,准备明天捣糕面蒸黄米糕吃。

    村里人家,给孩子们过生日,也没个什么稀罕的,但是黄米家家都有,就会捣糕面,蒸黄米糕吃。

    凌沙送完老太太和老爷子后,就回屋里去了。

    至于爹娘在院子里说的事情,她并不知道。她也不记得明日是杜凌沙的生辰日,她回屋里,则是突然脑中想起一种药效的药来,回屋里试着配去了。

    夜晚时分,凌沙揉着腰出来了,脸上一片喜色,终于配成了,让人假死的药。她也是突然间灵感而至,回去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没想到就成了。果然,配奇药,还是得灵感来了才可以成功的几率大一些。

    见凌沙出来了,卢氏在厨房门口喊了一嗓子,“沙儿,叫大家来吃饭吧!”

    “好嘞,娘!”凌沙应了一声,先去叫了爷奶吃饭,又去前院叫大郎和丁桂香。

    吃饭间,卢氏笑眯眯的对凌沙道:“沙儿,明日生辰,想吃什么?你是寿星,你说了算,娘给你做着吃。”

    凌沙正在吃饭的动作一顿,“生辰?啊,我倒忘记了!”说完,她呵呵一笑,“吃什么都行。”

    原来,杜凌沙是二月二十的生日啊,这点和自己倒是不一样,自己是三月十五的生日。

    “那就按着往年,蒸黄米糕,炖鸡肉吧!”以前日子不好过时,孩子们的生辰时,她会努力的做一顿好吃的,蒸黄米糕,炖鸡肉的时候也并不多。

    如今已经好久没吃了,一家人的生辰,凌沙的生辰日是最早的,二月二十,小弟是三月初一,其他的都在后半年。

    只是,以前,因为家里不富裕,基本上,一年中也就是给凌沙和小弟过生辰,其他人的,已经好几年不过了。

    凌沙慢慢的也从杜凌沙的记忆中找到了一些关于生辰的记忆。可能就是因为不怎么欢喜吧,所以没什么印象。

    毕竟,一家人都不过,只给最小的她和小弟过,这对于善良的杜凌沙来说,并不是开心的事情。

    想通了这些,凌沙轻声说道:“娘,今年给我就随便过吧,今年我们给大哥二哥三哥好好过一过。”去年,她因为来了也在忙着学医,做药,赚钱,脑子里根本就没想起生辰这回事。所以,也根本不知道有些他们随意过的日子,其实是三个哥哥的生辰日,真不知道他们那一日是什么心情呢?

    想到这里,凌沙低下头去吃饭,不让卢氏看到她眼里的难过。

    “过,都过,你啊,今年还能在家过,没准啊,明年这个时候,就在婆家过了,所以,娘今年打算给们每一个都过。”卢氏倒是没注意到凌沙的神色,只是笑呵呵的说道。

    “好,那就依娘的,我们明日吃黄米糕,炖鸡肉。”凌沙笑着应了。至于她和白宴冰会不会在明年这个时候已经成亲了,她还真的说不准。

    “沙儿,不知道宴冰知不知道明天是你的生辰呢?”卢氏试探着问道。

    凌沙摇了摇头,“应该是不知道的,我都忘记了,也没告诉过他。”

    “嗯,那你明日一早去跟她说一声吧,叫他来吃饭。虽然目前你们只是提了一下事,没过大小定,可也算是未婚夫妻了,这事也是迟早的事情,你的生辰,理应让他知道一下。”杜老二这时说话了。

    “对啊,在以前,要是过了大小定的,女方家生辰日,女方家应该提前一个月就通知的,男方家也是要备下重礼和给女方做的两身新衣服来给过生辰的。”老太太这时也笑呵呵的。

    凌沙默默的看了家人一眼,笑着摇了摇头,“竟然这么多礼数?看来还是我们现在活的自在一些了,如果还是那样的话,怕是男方家一定下亲事,就想着把人娶回家了。生辰礼,大节气礼,中秋礼,重阳礼,新年礼,这些一年算下来,男方家光送礼就得送穷了!”

    凌沙说完,众人哈哈一笑。

    老太太点了点头,“可不的么,我们那个时候,就有人家因为送女方家礼送不起了,最后被退了亲事,后来就打一辈子光棍的。”

    “果然啊,奶奶,人们说礼轻情意重,这就成了礼节多了害死人啊!”凌沙笑笑。

    一家人一边说笑着,一边吃饭,很是温馨,热闹。

    而白家那边,今日,也是一番比平时热闹的场面。

    下午,白宴冰回来时,不仅买回来了新房那边做被褥用的布就和棉花针线,还买了马车,买了下人回来。

    花氏一开始被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她就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先坐好,让那三个人拜见了主子。

    那个婆子姓何,花氏称呼她何婆婆。

    何婆婆的孙女叫翠花,花氏问白宴冰要不要改个名字。白宴冰想了想,那就叫翠烟吧,保留一个字。

    何婆婆知道白宴冰是秀才,翠花肯定是不如翠烟这个名字文雅大气,赶紧拉着孙女跪下给白宴冰磕头,谢了恩。

    那个小伙子原本叫二狗子,名字是前主人家取的,因为他在前主人家,是马夫。

    白宴冰问他在自家时名字叫什么,小伙子想了想,说爹娘以前给他起名叫平子,希望他一生平平安安的。

    白宴冰点头,“这个字就很好,你以后就叫平安吧!”

    平安开心,跪下谢了恩。

    之后胡氏简单的给三个人介绍了一下家里。

    “我姓花,我夫君姓白,已过世,你们以后称呼我为夫人就好,我膝下只有冰儿一子,你们称呼他为少爷即可。这处院子,是我们娘俩住了二十来年的旧院子。如今我们的新院子在后边,明日带你们过去。二十八我们搬家,搬家前,你们先就与我们娘俩挤几晚。一会我们赶着做两床被褥出来,好歹晚上你们也不用直接睡席子。”

    “是,谢谢夫人。”三个人恭敬的说道。

    “听冰儿说,你们家里都没了亲人了是吧?”花氏表情严肃的问道。

    “是,夫人。”三个人再点头。

    这个夫人,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村里妇人,三个人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见花氏的第一眼,他们就不敢小瞧了,所以,对花氏的话,恭敬的应对着。

    “那既然你们签的都是终身契,我们也不会把你们当外人,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主子荣,你们荣,主子吃糠,你们也就只能跟着吃糠,你们可愿意?”花氏看了一眼手里的卖身契,继续严肃的问道。

    “愿意。”三个人目光坚定,一起说道。

    虽然不知道这家主子日子过的怎么样,但是看着这样的夫人,而且少爷也是秀才,想来,在村子里的日子也不会差了。既然签了终身契,那一辈子,就是白家的人了,除非他们被主人卖了或者犯错了被赶出家门,被打死,不然,想离开这个家怕是不可能的,所以,三个人也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

    “很好,我们的日子过的也不差,你们放心,我们以后不会吃糠的。”花氏见到三个人的表现,很满意,笑了笑。

    “还有,既然是终身契,那从今日开始,他们两个年轻人,就赐了我们家白姓吧,以后,只要少爷荣华,你们也不会太差。”

    翠烟和平安一听,年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容,被主人家赐姓,是很体面的事情,赶紧恭恭敬敬的再次给花氏磕了头。

    何婆婆高兴的也是直说着感谢的话。

    白宴冰想了想说道:“婆婆和翠烟以后负责咱们家里的煮饭和收拾家的事情,无事时,就在我娘身边伺候,陪着我娘说说话。平安负责院子里的卫生和花花草草的浇水锄草的杂事,还有喂马。”

    “是,少爷。”三个人答应,在谁家做下人,做的也是这些活,他们也都会。

    “翠烟和平安,每天你们自己安排好做活的时间,早晨抽一个时辰,晚上抽一个时辰,你们两个要百~万\小!说,写字,要学习,我教你们。尤其平安,识字多了,以后我出去时可以带你。”白宴冰又道。

    “啊?我也可以吗?翠烟不敢置信的问道。”

    “谢谢少爷,谢谢少爷!”平安一听,开心的差点蹦起来。

    “可以,你们俩,既然进了我家了,就可学。我好歹是个秀才,今年的秋试,我会去参加,在那之前,我都可以教你们,你们也要争气,平时把活做好,早晨卯时到辰时,晚上戌时到亥时,是你们学习的时间。所以,婆婆,我们家以后尽量要在戌时前吃完晚饭。”

    “是,少爷!”婆婆愉快的答应。

    “这几日,家里有什么菜,就做什么吧,过几日,等我们搬到新家,我会定期去买肉和菜回来,你们吃的和我们娘俩一样,也不用另外做,我们一起吃就可以。”白宴冰又道。

    “是!”三个人再次开心不已。

    花氏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似乎又想起了自己以前在宫中的生活,身边嬷嬷侍女环绕,却从没觉得自己那么幸运,有那么多人伺候,那时的她,觉得别人伺候自己是理所当然。

    可过了这二十多年的山村的日子后,她明白了,人要想活下去,要想活好,还是得靠近,还得自己得学会各种本事。所以,这些年,只要是村里的妇人们会的,她都会努力的去学,且发誓要学会。她要向老天证明,即便她是公主,她一样不比山村妇人们差,她也能学会她们会做的事情。

    现在,身边又有了伺候的人了,花氏看待他们的眼光再也不是以前的冷冷的高高在上,而是,有了温度和体谅。

    接下来,花氏带着何婆婆去了厨房,告诉她食材在哪里放着后,让婆婆晚上随便做,看看她做饭的手艺。

    之后,花氏又带着翠烟回了屋内,问她会做些什么,翠烟规规矩矩的回答了。

    花氏笑了笑,“行,既然会做女红,那就和我缝被子吧,我们先缝一两床出来,晚上你们也好有个盖的。”

    “是,夫人!”翠烟应了,跟着花氏开始收拾炕上白宴冰给搬回来的布和棉花,两个人拿着一个木尺子,开始忙乎了起来。

    晚上的饭菜,花氏和白宴冰吃着很顺口,何婆婆也很是注意荤素和营养搭配,竟然也有汤,还很好喝。

    花氏满意的点头,说了婆婆好手艺。

    何婆婆见主人家满意,也就放心了,她一辈子快下来了,什么没学会,就学会做饭了。

    晚上,洗完碗的婆婆开始跟胡氏和翠烟一起缝被子,白宴冰就得带着平安去了新房那边加火。

    平安看到新房这边这么大这么宽敞,心里也高兴,虽然主人家是村子里的,但是这主人家的素质很好,这日子过的也不错,他的心也跟着服帖了,以后,就好好的伺候好少爷,在家里勤勤恳恳多做事,讨得夫人高兴,没准以后还能给自己娶个媳妇,那人生更完美了。

    回到家里后,白宴冰就让平安写字,会写什么写什么。

    平安面色有些红囧,不过还是拿起白宴冰递过来的笔,在桌子上的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了一行字。

    白宴冰看完,也大概明白了,他可能见到夫子给初入启蒙学的孩子们教过字吧,都是最简单启蒙时学的那几个字。不过,写出来的几个字还别说,字体不难看,应该是常常有练,但就是在纸上写着时看他有些别扭,有些不敢下笔。

    接下来,白宴冰就教了平安另外几个字,让他连这几个字一起练着写。

    “对了,我再教你写自己的名字。白平安,看到没?这三个字,就是你的名字,以后要记住了,也要会写,且要写的很好。”

    “是,谢谢少爷。”平安激动的拿着笔的手都抖了。

    “少爷,我听说这纸很贵的,要不,我写字用的纸,你从我每个月的工钱里扣吧!”平安写着写着,突然想起了这一茬来。

    “行了,我还不至于买不起你写字的纸,好好写就行了。”白宴冰撇了他一眼,拿着书看了起来。

    其实,要是去年这个时候,他还真的不见得能舍得买这么多纸让他这么浪费。

    不到一年的时间,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变化,来自时傲,也来自凌沙。

    没有他们俩,他可能还是以前那个固执的人,明明有着可以让娘过上好日子的手艺和脑子,却因为一直的固执和清高,让娘一个人在田地里做农活,还整日要为自己担心。

    其实,人有时候,需要进步和变化,变化也需要契机,需要动力。而时傲就是他的那个契机,而凌沙,就是那个动力。

    这样一想,白宴冰心里深深的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的娘。

    “你写着,我去隔壁看看,他们可能在给你做被子。”白宴冰说完,放下书,去了花氏那边。

    就见三个人正在炕上忙碌的缝着被子。

    “冰儿,你把这床给平安抱过去,我们再做婆婆的和翠烟的就好。”花氏指了指炕边靠墙放着的叠起的一床被子和褥子。

    “好。娘,明日我们把东西都送过那边缝吧,我再去村里请几个人,赶着缝出来算了。”白宴冰看着花氏挽起袖子干活,与她商量。

    “不用,有了婆婆和翠烟,我们三个就能做的完,过了那边炕也多,也大,做活也更快一些。”花氏觉得再叫别人也没必要了。

    “嗯,那也行。”白宴冰点了点头,抱着被褥回去了。

    杜家。

    老爷子和老太太吃完饭回屋时,把杜老二和卢氏叫了回去。

    杜老二和卢氏坐在桌子边,看着二老,等着他们说话。

    杜老二大概知道自己爹娘想说什么事。

    “长顺春花啊,爹娘叫你们过来,是有事和你们说。你大哥那边,如今胡氏也受到该有的惩罚了,可他们父子们的日子还得过下去。通过这件事,我想,你大哥应该也明白怎么管好家里事了。他们也是咱们的亲人,咱们不能不管。我想着,还得帮他们一把。”老太太说道。

    杜老二和卢氏对视了一眼。

    杜老二淡淡的道:“那娘想怎么帮?”

    老太太看到杜老二的态度,顿了一下说道,“今天你大哥给的那十两,怕是家里所有的现银了。如今他们手里肯定也没有一分钱了。虽然不至于饿死,但是还有个凌关和凌燕的亲事没办呢。娘让你爹给送过去三十两,让你大哥先给凌关说个媳妇,给凌燕办嫁妆。”

    老爷子一直默默的看着杜老二,没说话,看他的反应。

    杜老二点了点头,“你们也生大哥来着,你们想帮,我没有理由反对,你们认为这样帮着,能让他们把日子过起来,就帮吧,娘手里的银子够吗?不够让春花一会再给你送过一百两来。”

    “不用,我们手里的钱管够。”老太太摆手。

    “嗯,那就帮吧,只要大哥能拿上你们给的钱办了正事,就没白浪费了你们的心意。”说完,杜老二内心里叹了口气。

    老爷子和老太太点头,愧疚的道:“对不起,长顺,春花,爹娘不能不管你大哥那边,好歹他们养活了我们十几年。这些钱是你们给我们的,所以,爹娘才想听听你们的意思。”

    “嗯,我们知道了,爹娘,只要他们好好过日子,我们就不会不管。”卢氏倒是说了句痛快话。

    “好,好!”老太太听了卢氏这话,放心了下来。

    最后,老爷子去杜老大家,是杜老二陪着去的。

    那边的一家子,晚饭喝的稀饭,就着腌菜,吃着朱氏烙的盐饼,默默的吃着饭。

    这时,就听到大门响,一家子受惊了般的一下子扔下筷子弹跳了起来,脸上都出现了惊慌的神色,他们以为衙门的人又来了。

    杜老大和杜凌天对视了一眼,浑身肌肉紧绷,一起走了出去。

    “你们在吃饭?”老爷子出声问道。他也不敢指望老二会主动跟老大说话。

    “爹,您怎么老二”杜老大听到自己爹的声音,叫了一声,瞬间眼眶有些红。

    后又看到了后面跟着进来的杜老二,又低声的叫了一声。

    ------题外话------

    二更来了!

    抱歉大家,晚了,上午临时发生了点事,中午才回家开始写。么么哒!

    凌晨一更的不会迟,会按时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