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一月一千万零花钱 > 卷二 第704章 东方少男
    骷髅酒吧大乱,无论是顶尖的暗榜杀手还是普通的世界杀手,全都往外跑,仿佛遇到鬼了一样。

    眨眼间,骷髅酒吧空荡荡了,连酒保都跑了。

    放眼看去,一地狼藉,外加一片尸体和血海。

    只剩下楚源了。

    楚源并不出去,他在等威廉库。

    他重新坐下,擦擦脸上的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与此同时,他觉察到了一丝异动,在不远处的卡座里,有一双眸子在看自己。

    楚源看过去,闪烁的灯光下,对方晃了一下狼牙。

    “小狼崽是你啊,搞得我紧张死了。”楚源吐槽,“你来我桌子下面躲着,待会暗杀威廉库。”

    楚源指了指自己的裤裆下面,这里最适合藏人了。

    “楚少爷,请不要搞黄色。”狼女呵呵一笑,“我随便在哪里都可以暗杀他。”

    狼女说罢,一个闪身就不见了。

    她还在酒吧里,可到处都没有她的影子。

    楚源耸肩,暗自埋汰:明明都搂着一起睡觉了,还叫我楚少爷,不该叫老公吗?

    埋汰归埋汰,事情还没完,楚源不能掉以轻心。

    骷髅酒吧外面,一片骚乱。

    外面的长街、小巷、甚至远处的广场都站满了杀手—原本在酒吧喝酒的杀手跑了出去,然后将消息传开,引发了整个帊黎的震动。

    一个奇特的东方杀手,干掉了圣殿的一支小队!

    这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就在这帊黎市中心,有人对圣殿出手了!

    一时间,楚源的风头完全盖过了狼女,大伙不去想什么东方少女了,全都跑来酒吧围观东方少男了。

    “他还在里面,我的天啊,他还不赶紧跑?”

    “骷髅酒吧后门不远就有圣殿把关的,他只能从前门跑,但从前面跑绝对会暴露行踪的。”

    “他死定了,简直是傻子啊。”

    议论声不断,随着越来越多的杀手过来围观,骷髅酒吧前面已经站不下人了。

    塌鼻子司机一行人挤在其中,犹自心惊,个个目不转睛地盯着骷髅酒吧。

    很快,大批圣殿的杀手来了,从四面八方围向骷髅酒吧,吓得围观的人都赶紧退开。

    “他跑不掉了,前后都被围死了。”

    “会不会是东方联盟的杀手?不然怎么敢招惹圣殿?”

    “威廉库圣王来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引发了全场惊哗。

    威廉库来了!

    一道道目光转向街头,在那里,两个圣殿小队开路,簇拥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男人是典型的地中海白人,白皮肤中透露着一点小麦色,四肢发达,肌肉清晰可见,走动间带着海浪般的压力。

    他没有戴面罩,圣王无需戴面罩,因为圣王已经不是纯碎的杀手了,他们是高层,是王者。

    人群自动分开,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对威廉库敬畏无比。

    威廉库漫不经心,他是不愤怒的,因为他不把东方杀手放在眼里。

    他今晚的计划就是来酒吧喝酒,玩女人,结果被扰了兴致,自己的人被东方杀手干掉了。

    但这并不能让他愤怒,顶多让他有点不爽。

    当然,只要杀了东方杀手,他就爽了,而且万众瞩目。

    走到酒吧门前,威廉库停了下来,脸色淡然,眸光中总是带着一丝傲慢。

    “你不逃,是在等我吗?”威廉库开口,嘴角勾起了一丝玩味的笑。

    威廉库是个比较墨迹的男人,他是七个圣王中最喜欢出风头的。

    现在,全帊黎都看着骷髅酒吧,威廉库得为圣殿找回面子,他也会风光一时。

    众人对视,都紧张了起来。

    东方杀手在等威廉库?

    “他不会还想杀威廉库吧?究竟什么来头。”

    “放屁,他就是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索性不逃了而已。”

    “东方人太偏执了,他们的王楚源都要完蛋了,还不肯臣服于圣殿?”

    议论又起,而骷髅酒吧里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是的,我今晚要杀你。”

    楚源发话了,他的话从大门传出来,带着十足的傲气。

    满场惊哗!

    在这个节骨眼,一个东方杀手竟直言要杀威廉库!

    “哈哈哈,光明世界的杀手太有趣了,好,近日无聊,正好陪你玩玩。”威廉库是兴奋的,他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时刻。

    步伐抬起,威廉库大步迈入骷髅酒吧,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很多人想靠近查看,但又不敢,毕竟圣殿的小队都没有跟上。

    酒吧里是威廉库的专属空间。

    一双双眼睛注视着酒吧,人人都屏住了呼吸。

    东方杀手必死,但这样的战斗也是令人兴奋的。

    吧内,楚源抿了一口酒,而威廉库已经在他对面坐下了。

    威廉库的确喜欢墨迹,他翘起二郎腿,手指摸着指环,嘴角轻轻翘起:“东方人,其实我很讨厌圣殿那一套,在阴影下为所欲为并不能满足我的欲望,我更喜欢当一个全球敬仰的杀手,比如你们东方的白泽。”

    “别想了臭弟弟,十个你都比不上一个白泽的。”楚源挑眼,扫视着威廉库。

    威廉库的五官很普通,但总是荡漾着一丝孤傲,那是孤芳自赏。

    哪怕他面无表情的时候,也能感受到他的傲气。

    可惜,他的傲气让人不舒服,并非白泽那种发自内心的傲气,反而像是后天伪装的。

    “你不简单,竟然知道白泽。”威廉库放下腿,身子往前倾:“现在可以动手了吗?”

    “可以。”楚源伸出手,“请。”

    “好。”威廉库点了一下头,瞬间探出两根手指。

    指尖杀人技!

    楚源想起了很久之前的阎罗,那个天都第一的阎罗。

    同样是指尖杀人技,威廉库已经臻至化境了,他比阎罗快了不知道多少倍,两根手指化作了残影。

    楚源完全看不清,只感觉眼睛要被洞穿了,没有一丝躲闪的余地。

    伴随着眼睛刺痛,楚源终于往后挪了一下,躲开了!

    但眨眼一看,并不是躲开了,而是威廉库的手指停下了,他刚才就差几毫米便能戳穿楚源的双眼。

    威廉库此刻没有看楚源,他微微侧头,注视着自己身旁的一个黑衣少女。

    黑衣少女的匕首,抵在威廉库的腋下。

    也是毫米距离,刚才威廉库若执意戳穿楚源的眼睛,那威廉库的胳膊也就断了。

    “东方少女!”威廉库瞬间收手。

    这一切看似慢动作,实际上发生在两秒之内。

    威廉库两根手指迅速收回,膝盖已经踹出,整个人仿佛一头猛虎要起身。

    狼女刀花一挽,另一只手同样伸出两指,点向威廉库的腹部。

    两人之间全是残影,一个呼吸间不知道出了多少招!

    威廉库的起势被压下,又坐在了位置上,身体也往后一昂,躲开了狼女的匕首和手指。

    如此狭窄的地方,两人没有浪费一寸空间,但凡能出手的轨迹都被占满了。

    仿佛有千手万脚,一同出击!

    楚源感觉自己的头发在飞舞,衣角也在晃动,对面的动作引发了剧烈的空气流动。

    嗙!

    狼女的匕首劈在了桌子上,动作猛地一收,而威廉库双手同时出击,十指摆出奇特的格斗姿势,一开一合,一上一下,拍向狼女的心口。

    空气仿佛发出了爆裂声,威廉库的最强一击打出!

    楚源心里一咯噔,他完全看不懂,也看不清楚,但能感觉到威廉库的可怕压力,狼女就如同一张纸,会被轻易拍扁。

    不到半秒,狼女似乎已经中招,但她纹丝不动,反而是威廉库所有动作消散,整个人在颤抖。

    楚源终于看清楚了,威廉库的双手十指距离狼女的心口不过毫米之距,而狼女的一只手抓着匕首,还劈在桌子上。

    但她另一只手却诡异地插进了威廉库的喉咙中。

    这太惊人了,狼女的左手五指,仿佛五枚刀片,就这么平平地插在威廉库的喉咙里!

    伴随着咕噜声和血肉摩擦声,狼女抽回手指,而威廉库僵硬地抽搐,不断蠕动着嘴唇,死死盯着狼女。

    狼女完全不看他,只是嫌弃地盯着自己的左手。

    “宝贝儿,快去厕所洗洗。”楚源也嫌弃,这手自己可是要亲亲的。

    狼女点头,收回匕首,脱离了战场。

    而楚源揉揉脖子,掰掰手指,猛地一个黑虎掏心,给了威廉库一拳。

    “想杀我?你可以试试!”楚源大喝一声,揪住威廉库的衣领就是一顿耳巴子。

    此乃疾风狂草,手掌高速运动,可以将受害者的帅脸抽成猪头。

    威廉库还没死,痛得直飙泪,喉咙还一直冒血,嘴巴里咕噜噜不断。

    “起来啊,你不是很能吗?怎么连三分钟都撑不过?哎,看来我已经无敌了。”楚源一把将威廉库提起,大步走向门口,然后丢了出去。

    随着威廉库落地,外面无数杀手都目瞪口呆,惊得浑身发凉。

    就连圣殿的杀手们都呆滞了,圣王……败了?

    进去三分钟不到,败了?

    惊骇、震撼、不可思议!

    一道道目光颤抖着看向酒吧门口,那里,一道身影靠着墙,点燃了一支烟。

    “这就是圣王?连我一只手都打不过,真是有够好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