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四回 母爱
    明日花轿就要登门了,总不能一直瞒着季善,不让她知道,那等她到了沈家,知道自己是过门冲喜的,谁能保证她不会再一次将自己悬到房梁上呢?

    那就真不是结亲,而是结仇,不但会鸡飞蛋打,还会在继王员外之后,将沈家也得罪个死了。

    季善之前的以死抗争到底还是唬住了季大山和季婆子,想来想去,母子俩决定让周氏晚间先把情况与季善说一下,“让她最好乖乖儿听话,那以后好歹还能有娘家当靠山。否则她还有一口气,我都要将她卖到镇上的万春楼去,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便是她死了,我也不会饶过她,立马将她的尸体扔去喂野狗!”

    想到季善素来心痛周氏,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你,她若敢不乖乖儿听话,我就将你一起卖了,我说到做到,你自己看着办吧!”

    周氏只得诺诺的应了,去了季善的房间。

    季善这才终于知道了自己接下来的去处,去给一户殷实人家的生命垂危的小儿子“冲喜”,对方还是个读书人,至少没她预料的那般糟糕。

    只是不知道对方得的是什么病?都已经垂危了,只怕情况是真的很不好吧,那要是自己过门后,对方没能活过来,自己的处境岂不是比现在好不到哪里去?

    偏偏以如今的医疗水平,“冲喜”又说穿了只是迷信,失败的可能性真是太大了,——季大山对她还真是有够“好”的!

    不过她从来都认为是yy、无稽之谈的穿越都能发生在自己身上,可见鬼神之说也不全然是迷信,指不定,她就把对方给“冲”好了呢?

    好歹嫁过去还能有希望和生机,要是她敢再坏季大山的事儿,便不是等死,就是被卖到下三滥的地方去了,谁让他顶着她父亲的名头呢,那便有对她生杀予夺的权利,这操蛋的世道!

    周氏见季善一直不说话儿,只当她是不情愿嫁去沈家冲喜,虽能想来她的委屈,还是忍不住低声劝道:“善善,娘知道你心里委屈,可这真的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要不是怕左邻右舍说嘴,要不是里正当年给你起了名儿,里正太太素日也喜欢你,你爹他、他指不定早把你卖到什么地方去了。”

    “好歹沈家殷实,娘听说光房子就几十间,还有几十亩地,不然也供不起女婿念书了,你过去后,无论如何吃穿都是不用愁的,就是女婿身体不好,可能……但就算情况到了最坏的地步,你也不过就是守着而已。等过几年亲家见你安分守己,不用你开口,只怕也会替你过继一个儿子到膝下,你就好好守着儿子,不一样过日子吗?咱们女人这辈子说到底谁不是这样,没出嫁时指着爹,出嫁了指着丈夫,丈夫没了指着儿子,你看你奶,如今日子不就好过了?”

    季善应声回过神来,很想反驳周氏的。

    又知道她的确是为了她好,她根深蒂固的观念也压根儿扭转不过来,只得讽笑道:“到了这个地步,我能不嫁吗,不嫁就要被卖了,还要连累您被卖,我除了嫁,还能怎么着?倒是您,这些年不觉得委屈,不觉得心寒吗,二十年的夫妻,为了这个家里里外外的累死累活,还为他生了一双儿女,他却一言不合就要卖了您……”

    她都替周氏委屈心寒了。

    周氏却一脸无所谓的道:“你爹他也就是嘴上吓唬吓唬我而已,不会真那么做的。当初我嫁他七八年都没开怀,他也没休了我,如今就更不可能卖我了,你就别为我担心了,你爹和你奶都是刀子嘴豆腐心,也就嘴上厉害而已,实际心很软的。”

    那都是因为季婆子也是周家村的女儿,周家怕周氏真被休了,会坏了全村女孩儿的名声,让全村的女孩儿以后都不好嫁,再四警告过季婆子,她若真敢让儿子休妻,以后就没有娘家可回,有什么事,也别指望娘家和族人们为他们母子撑腰了,她当初才被没休的好吗?

    季善又想反驳周氏了。

    被家暴了这么多年,竟然还家暴出斯德哥尔摩了,这算怎么一回事?

    然而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周氏都懦弱二十年了,她就算说得再多又有什么用,根本由内改变不了周氏的观念,她已逆来顺受成了自然;由外也改变不了她的处境,季大山又高又壮,季婆子也尖酸刻薄,又是长辈,她纵有心反抗了,也压根儿不是对手。

    偏偏这个世道也不可能离婚,女人只有比现代更弱势一百倍一千倍的……索性只道:“总归您以后好生保重,也好生教养莲花儿和虎头,让他们多尊敬心痛您一点吧。”

    季莲花对周氏虽不算尊敬,好歹还有几分心痛,原主的记忆里虎头却是深受季大山和季婆子的影响,对周氏从来凶神恶煞,半点当儿子的样都没有的,那周氏还能指望什么将来?

    周氏见季善这次不但乖乖儿听话了,还又跟以前一样心痛自己了,笑得眼角的细纹就更深了,“娘都知道,会好好保重的,你去了沈家后,也要照顾好自己,好好听公婆的话儿,娘以后若是得了空,就去瞧你……好了,娘去忙了啊,你快歇着吧。”

    待季善点了头后,又给季善捻了捻被角,才出去了。

    却是很快又折了回来,塞了一个荷包到季善手里,小声道:“你爹和你奶看得紧,娘只有这点儿体己,如今都给你,虽抵不了大用,好歹也能应应急,你千万收好了。”

    说完不等季善开口,已转身出去了,待一路出了厨房后,才红了眼圈。

    她爹竟然一分银子的嫁妆都不给善善,她奶也不说什么,这可叫善善去了沈家后如何立足?他们哪怕把十六两银子的零头用来给善善置办嫁妆也好啊,偏偏她一个字都不敢说……

    季善等周氏出去后,才反应过来荷包里装的是什么,忙打开一看。

    就见是一些她只在电视上才看到过的铜钱,粗略估计有一二百枚,以季婆子连一个鸡蛋都要锁起来的作风,还不知道周氏偷偷存了多久,又存得何等的艰难,才存下了这么些来的。

    季善的眼圈也红了。

    既为周氏对她的一片心,更是因为想到了自己的妈妈,在她很小时,爸爸便因意外去世了,妈妈怕委屈了她,却一直没有再婚,还尽可能给她最好的物质生活和最多的爱,让她从来没有过许多单亲家庭子女都会面临的烦恼和痛苦。

    可现在,她说没就没了,还不知道妈妈得痛苦绝望成什么样儿……

    想到这里,季善自弄清楚自己处境后,便一直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决了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