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十一回 压力
    不过也不能全怪沈恒自己心理素质差,换了谁被那么多亲人寄予厚望,也会压力山大,上不得考场的。

    季善那个时代,读书并不是唯一的出路,并不能彻底改变命运;也真正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只要人勤劳踏实,便无论如何都能养活自己和一家人,无论如何都有退路,这条路不行了,就换另一条路走便是。

    尚且有那么多有考试恐惧症,一上考场就抓瞎出状况的。

    何况沈恒还是真正读书改变命运,不但改变自己的,也改变家人族人的,——据季善所知,古代哪个家族能出一名秀才,便不止家人亲人,乃至一族的人都会跟着沾光了。

    再加上古代生产力低下,普通百姓一年劳苦下来,能让一家人都吃饱穿暖,已经很不容易了,要动辄花费十几年乃至更长的时间,供一个读书人,显然一家人都得节衣缩食,勒紧裤腰带。

    那沈恒的压力无疑也会跟着翻倍。

    沈家是殷实,却只是相对于普通农家的殷实,又不是真的家里有矿。

    更何况,他还肩负着路母临死前的期望和路氏二十年来的期望,肩负着为她们母女扬眉雪耻的期望,那压力,啧,季善真是光想都觉得有些同情他了。

    彼时沈青已经在堂屋找到路氏了,家里的客人也早都被送走了,只剩自家人还在忙碌善后,嘈杂了一整日的沈家总算是清净了下来。

    路氏却正与沈九林一道,听沈树说他白日去季家迎亲时的所见所闻,“那家人真是脸皮比城墙倒拐还要厚,我们大老远的去迎亲,连顿饭、连口水都没捞着吃喝便罢了,还除了身上那身一看就不知多少年了的所谓嫁衣,连根线都没让新娘子带走,再是捡来的,养了这么多年,也该养出几分感情来了,至于做得那么绝吗?咱们家可给了他们家整整十六两银子的聘礼呢,四弟那么个人,却摊上了这样的丈人家,可真是……哪怕新娘子瞧着是个明白的,也太委屈四弟了!”

    沈九林闻言,沉默的吧嗒了几口手里的旱烟后,才道:“时间紧急,连日看了那么多人家都不合适,我们瞧得上的人家,舍不得嫁女儿冲喜,愿意嫁女儿冲喜的,我们又瞧不上,只能矮子里面选高子了。至少季家清清白白,季大山也踏实肯干,已经比其他人家强出许多了。我听说他才七八岁上,爹就死了,是他娘一手把他拉扯大的,孤儿寡母的,可能格外看重钱财一些也是有的。”

    小儿子可是要考秀才,以后要当官的人,岳家自然首要就得清清白白。

    不然自家何至于花那么多精力和银子这般仓促的为他娶亲,十六两银子据媒婆喜娘说来,都够买两三个小姑娘了,还不算今日迎亲和酒席的花销。

    不就是怕将来有人会以此说他的嘴吗,——当然,得此番冲喜能成功,他能醒过来才是,不然,也不用担心什么将来不将来了。

    路氏这才知道从喜娘轿夫到迎亲的人何以都那么的饿,之前坐席时简直跟饿了几顿似的,人家可不是都饿了一整天吗?

    因皱眉道:“季家也太过分了,干的这些事儿是人能干得出来的吗,钻到钱眼里去了不成?那我们家不是连老四媳妇明儿穿的衣裳,都得给她现准备了?居然连根线都没让她带走,我活了几十岁,就没见过这么寒酸的新娘子,也没见过这样的爹娘!”

    本来对季善第一印象很不错的,这会儿也免不得糟心起来。

    倒是沈树没忍住为季善说好话儿道:“爹、娘,也怪不得四弟妹,她能做得什么主呢?她瘦成那样儿,风吹就要倒似的,只怕平常在家里连饱饭都没吃过一顿,也实在怪不得她。何况我看她很是明白懂事,能在那样一个家里十几年,都还能明明白白,说句不好听的,万一四弟……将来她应当也是个守得住,能撑起四房的,咱们就别计较旁的了。”

    沈九林也跟着道:“是啊,多的银子都花了,也不差几件衣裳几箱子值不了几个银子的嫁妆了,正是季家连根线都没给老四媳妇陪嫁过来,将来他们家才再也没脸登咱们家的门,摆亲家的架子。”

    路氏听得父子俩都这么说,心里方好受了些,道:“好在老四媳妇瞧着倒是真的还不错,不然这门亲事可就真是结得太亏了。哎,她也是个可怜的,我瞧得她都瘦得快皮包骨了,只要她以后能好好的过日子,我自然也会待她跟她几个嫂子一样的。”

    沈九林点头道:“这话很是,咱们家娶的是她这个人,又不是季家,只要人明白就行了。”

    一旁沈青听到这里,插嘴道:“是啊娘,我方才与四弟妹聊了一会儿,觉着她是真的明白,且听她说来,她也识一些字的,那等四弟醒了,肯定会喜欢她的,只要四弟喜欢,旁的还计较什么呢?”

    路氏讶然道:“她竟还识字呢?不怪瞧着不一样。那你四弟醒了,应当会喜欢她,可……可你四弟到底什么时候能醒啊?哎,如今我只求季氏果真是个有福的,能冲得他好起来了。”

    这话说得沈九林父子兄妹三人都沉默了。

    片刻,沈九林才道:“咱们该做的已经都做了,如今只能听天由命了,若老天爷慈悲,自然会让老四醒过来,若不然……咱们就当这辈子没养过他这个儿子吧……”

    说着见路氏与沈青要哭,忙改口道:“你们两个都在这里,老四床前谁守着呢,就老四媳妇一个人不成?那可不行,她今天才刚来咱们家,知道什么,你们快回去守着老四吧,再换着睡会儿觉,这些日子大家都累得不轻,总算暂时了了一件大事,明儿全家人都可以好生歇歇了。”

    沈树也道:“是啊,娘、二妹,你们快回去守着四弟吧,旁的都别操心了,还有我们兄弟妯娌几个呢。”

    路氏也实不放心小儿子,遂点头道:“那我和青儿先回去守着老四了,还桌椅碗碟算账什么的,今儿已经这么晚了,来不及了,就等明儿再做吧。”

    交代完毕,才带着女儿急匆匆回了新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