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十二回 善意
    季善等到已经有些困了,才终于看见路氏与沈青一前一后回来了。

    她忙打起精神,起身道:“婆婆、二姐,你们忙完了吗?”

    路氏上前道:“差不多忙完了,你也累了吧?我让你二姐带你去睡觉吧,老四这里,我守着就是了。对了,叫我‘娘’就好,你嫂子们都是这样叫我的。”

    季善从善如流的改了口:“娘,还是您去睡吧,我守着相公就好。”

    虽然她又困又累,觉得身体已经有些撑不住了,可她才来沈家第一天,该挣的表现还是要挣的。

    路氏听她改了口,话也说得好听,欣慰的笑了一下,道:“还是你去睡吧,看你瘦成这样儿,可得好生养养才是,再说你也不知道该如何照料老四,等我明日教过你后,再换你守也不迟。青儿,你这就带你四弟妹去睡吧。”

    沈青应了“好”,看向季善道:“四弟妹,我们走吧。对了,四弟妹,你叫什么名儿?”

    季善见路氏不是假意让她去睡,便也不推辞了,道:“二姐,我叫季善,我……娘他们都叫我善善。那娘,我就随二姐去睡了啊,明儿一早就来换您。”

    沈青笑道:“善善,可真是个好名字。娘,那我们去了啊。”

    路氏点点头:“快去吧。”

    待沈青与季善出去了,才走到沈恒床前,轻轻给沈恒捻起被子来。

    季善跟着沈青走了一段路,暗暗感叹了一回沈家还真的挺大的后,才终于进了一间屋子。

    沈青把手里的油灯放到桌上,回头与季善道:“四弟妹,这是家里的客房,我今早上才铺的,全部干干净净,防着晚上会有客人留宿,不想客人们都家去了,倒是正适合你睡了。”

    沈家此番说是娶儿媳妇,可谁都知道压根儿不是什么喜事,亲朋们哪还好留下,给主人家添麻烦的?

    季善借着微弱的光,见屋子并不大,也只摆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心下很是满意,本来就是陌生的地方,若屋子再空荡荡的,她怕是要一晚上都睡不好了。

    因笑道:“多谢二姐,这里挺好的,那二姐也早些去歇息吧。”

    沈青摆手道:“不急,我先带你收拾梳洗好了,再回房也不迟,不然你还不熟悉家里,走错了地方可就不好了。”

    季善一想也是,遂又跟着沈青出去了一趟,回来梳洗过后,才送走沈青,躺到了床上。

    床自然比她在季家那张所谓的“床”舒服多了,可床单被褥还是太粗糙了些,远不能与她自己家中的大床相比,不过也已经比她身上穿的衣裳柔软不少了……

    季善忽然猛地坐起。

    因为她想到了一个糟糕的问题,她除了那件质地粗劣的嫁衣和现在身上同样质地粗劣的中衣,根本没有别的衣裳了,明天起来后,她该穿什么,总不能还穿嫁衣吧?

    季大山竟然连衣裳都不让周氏收拾两身给她带走,实在太可恨了!

    气得捶了一回床后,季善还是想不到办法,总不能让她明儿问路氏要衣裳穿吧?

    也不知道以如今的物价,周氏塞给她的那一百多文钱,能买到一身衣裳吗?看沈二姐的样子,倒是个好心肠的,也不知道她明儿一早愿不愿意现替她买衣裳去?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才会莫名其妙来了这里,莫名其妙陷入这样的处境,她真的好想妈妈,好想回去啊……

    季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她被沈青叫醒时,眼睛干痛得很难受。

    看一眼四周,却见窗户外仍是黑的,季善有些迟疑,“二姐,怎么了?是该起床了吗?”

    沈青道:“现在才刚交卯时,你还可以睡一会儿,我是来给你送衣裳的,怕待会儿天亮了,家里其他人看见了不好,所以才会这会儿过来。你要不试试这衣裳合不合身?我看你跟我差不多高,就是比我瘦些,所以连夜替你收了收腰。”

    季善没想到自己临睡前最担心的问题,竟就这么解决了,关键沈青还那么的为她着想,惊喜之余,不由心下一暖,“二姐,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才好了。”

    沈青低笑道:“不必这般客气,快试试衣裳吧。回头我再替你改一件我的衣裳,你好换着穿,等过几日,你有了新衣裳,就更方便换洗了。”

    季善遂依言穿上了她递上的外裳,大小刚刚合适,比昨儿的嫁衣舒服多了。

    季善因道:“二姐,我穿了你的衣裳,你又怎么办?就这一件就够了。”

    据她接收到的原主的记忆,季家村就连里正太太和儿媳们,一年下来可能也就只能做一身新衣裳,其他人家更是不必说,几年都穿不上一身新衣裳的比比皆是。

    自然每一身衣裳都弥足珍贵,叫她怎么好意思再要沈二姐的,沈家没有矿,她夫家只怕也是一样。

    沈青已笑道:“我衣裳多得很,再说爹娘说了,会补偿我的,你就别客气了。你要不再睡一会儿?”看她眼睛有些红肿,显然昨晚根本没睡好。

    季善哪还好意思再睡,忙摇头:“我睡不着了,这便过去换娘吧。”

    沈青想了想,点头道:“也好,你这会儿过去换了娘,娘还能眯一会儿,不然回头认亲时,该没有精神了。”

    遂去与季善打了热水来,待她梳洗后,姑嫂两个一前一后去了沈恒的房间。

    就见路氏正靠在沈恒床边打盹儿,却不待沈青叫她,已惊醒了,见是沈青带着季善过来了,起身小声道:“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老四媳妇,昨晚睡得好吗?”

    季善也小声道:“睡得很好,多谢娘关心。娘,您去睡一会儿吧,相公这里我守着就好了。”

    路氏见她已换过衣裳了,整个人都被蓝绿色衬得越发的清爽,关键她这么早就过来了,倒的确是个懂事的,心下十分满意,道:“那就你守一会儿吧,等天亮后,我再介绍你哥嫂们和家里其他人给你认识。”

    说完摸了摸沈恒的额头,又探了探他的鼻息和脉搏,虽然还是很微弱,但至少、至少人还活着,方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带着沈青出去了。

    季善这才走到沈恒床前,俯身在他耳边,重复起昨晚她说的那些话来,“沈恒,我知道你听得见,所以你休想再睡下去,快给我醒过来,不然我就一直吵你下去,直到把你吵醒为止……不就是考秀才吗,多大点儿事,我说了我能帮你,就肯定能帮你,你不信就尽管醒来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