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十三回 认亲
    一直到天亮以后,沈青来请季善去认亲兼吃早饭,她才结束了在沈恒耳边的碎碎念,随沈青出了沈恒的房间。

    自然也就没注意到,她刚转身,沈恒的手就几不可见的动了几下。

    沈青一边走,一边给季善介绍沈家的房间分布情况,“爹娘住了正房东边的两间,中间是堂屋,右边两间是大哥大嫂带了他们的女儿二丫在住,两个侄儿就住了靠近他们的厢房。东厢房三间屋子住的是二哥二嫂一家四口,西厢房住的是三哥三嫂,四弟和你的屋子是后来新盖的……那边是厨房和柴房,那边是猪圈牛圈和放农具的地方……”

    如今到处都大亮了,季善自然能真正看清楚沈家的房子了,大是真的大,正房厢房厨房什么的连成一大片,至少也得二十来间屋子吧?

    可要说有多好,就真算不上了,除了五间正房是青砖瓦房,其他都是土石墙麦秸房,甚至还没当初季善去支教的偏僻山村的房子好。

    但她知道,就这只怕已经是十里八乡都数得着的好房子了,不由暗暗叹息,这样的条件,又怎怪得沈恒压力山大呢?

    说话间,沈青已经带着季善进了堂屋。

    就见堂屋也足有三四十个平方,中间摆了两张大圆桌,都团团坐满了人,旁边还站着不少的人,一见沈青带着季善进来,目光便不约而同都落到了季善身上。

    季善……季善倒也不至于紧张,毕竟她上大课时,一百多号人都算少的,眼前撑死也就几十号而已。

    可终究还是有些不自在,实在这些人看她的目光都太直白,一点不带遮掩的,甚至,还有几道目光莫名给了季善一种她是货物,正被人评估值不值得起标签价钱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遂低下了头去,作害羞状,反正她如今是新媳妇,害羞本来就是理所应当。

    好在路氏很快上前拉住了她,“老四媳妇,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家里的长辈和兄嫂姐妹们吧。这是你公爹,这是你大伯大伯娘,这是你三叔三婶娘,这是你大哥大嫂,这是……”

    季善很是乖巧,让叫谁就叫谁,同时努力记住每个人的脸,尤其是她公爹沈九林和沈恒兄嫂们的脸。

    就见沈九林很是高大,一双眼睛也透着沉稳精明,一看就是个踏实可靠的,不怪当年路父会执意把女儿嫁给他。

    沈石兄弟三人都生得肖父,也很高大,但除了沈树,沈石沈河瞧着都更憨厚一些,不熟悉的人,只怕会很容易将他们兄弟俩弄混了。

    倒是他们的媳妇各有特色,大嫂姚氏高大丰满,皮肤偏黑,看起来有些严肃,二嫂宋氏个子娇小,生就一副笑模样儿,让人极容易一眼就生出好感来,三嫂温氏则高挑白皙,气质与周围的妇人们都有些不同。

    然后是沈家大姐沈桂玉,她却与兄弟妹妹们都长得不像,沈家其他人相貌都不错,尤其沈青,更是集中了沈九林和路氏的优点,不说是个十分美人,也能打七八分了,沈恒虽病着,也能看出生了一副好相貌。

    惟独沈桂玉,多半就是那类专捡父母缺点长的倒霉孩子了,小眼睛,塌鼻梁,皮肤还暗沉发黄,说她不是沈家的人,不知道的人也不会怀疑。

    也不知是不是季善以貌取人,第一印象就存了偏见,总觉得沈桂玉双眼太过灵活,灵活得都有些不安分了似的……她忙把这个念头甩出了脑海,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长得好看的人是无形中要占便宜些,可她也不能真以貌取人才是!

    沈家的两个女婿季善只看了一眼,不待路氏与她介绍,就已经对上了,无他,沈桂玉的丈夫柳志一双眼睛与沈桂玉简直如初一辙,而沈青的丈夫章炎则高大挺拔,气质过人,不愧是一名童生,的确比旁人都多了几分书卷气。

    之后路氏又给季善介绍了一通沈恒的堂兄堂嫂堂姐堂姐夫堂弟堂妹们,直至季善脑子已快乱成一锅浆糊了,才算是把亲眷都介绍完,只剩最后季善给沈九林和路氏敬茶了。

    季善以前也参加过中式婚礼,好像都是婚礼上就敬茶的,不想到了这里,却是最后的最后才敬茶……不过她以前便对那些风俗什么的一知半解,如今更是什么都不懂,当然只能入乡随俗,长辈们怎么说,她就怎么做了。

    于是跪下,恭恭敬敬敬了沈九林和路氏的茶,当众改了口:“爹、娘。”

    沈九林这会儿对她印象已又好了几分,很快与路氏一道接了茶,象征性的喝了一口后,路氏便给了季善一对银镯子。

    季善猜这镯子多半是见面礼,便也没推辞,说了一句:“谢谢爹、娘。”,站了起来。

    场面忽然安静了下来,季善有些不明所以。

    直到人群中忽然不知道谁小声嗤笑了一声,紧接着又有人小声说了一句:“这新娘子怎么什么都不给公婆准备啊,再是时间紧,绣几张帕子,纳双鞋底的时间还是有的吧?”

    季善才知道空气为何忽然安静,不由有些难堪起来。

    礼尚往来,就是要有来有往嘛,尤其她公婆对她算不错了……可她有什么办法啊,她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知道,身体又虚弱,季大山还一毛不拔,她也很绝望好吗?

    好在沈九林很快发了话:“既已是一家人,还在乎那些虚头巴脑的做什么?老四媳妇只要以后好生照顾老四,好生孝顺我和你们娘,好生与妯娌们相处,其他都不重要……饭菜都凉了,大家快吃吧,吃了好忙各人的事去。”

    路氏也笑道:“这几天耽误了大家不少正事儿,可不能再耽误了,都快吃吧。”

    才算是让场面重新热络了起来,男人们都先落了座,女人们则带着孩子,出了堂屋,可能是去其他地方吃饭了?

    季善也才暗自松了一口气,昨晚便已很强烈的要尽快赚钱的念头,也越发的强烈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真是到了哪里,都得有钱,才能挺直了腰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