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二十回 商定
    宋氏一口气说完,见姚氏还是不说话,自己喘了几口气后,也没有再说了。

    反正不管大嫂怎么想怎么做,她已经受够了,这次是一定要分家的。

    家里六十多亩田地,就算长房理当占大头,他们二房应当也能分到十来亩了,只要他们夫妇踏实肯干,农闲时再去镇上做点儿小买卖,不愁日子不能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家四口吃香的喝辣的,才不要继续填四房的无底洞!

    只宋氏终究还是知道光自己一个人,或者说自己两口子要分家,是铁定办不到的,虽口水都快说干了,也只能继续撺掇姚氏,“大嫂,你这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呢,你难道真不想当秀才老爷的娘?别说秀才老爷了,你就说二妹夫,才只是童生,哪次跟二妹回娘家,不是人人都捧着,连三叔公当族长的都对他客客气气的,这辈子我是没机会当童生娘子秀才娘子了,可能当童生秀才老爷的娘,那也是好的啊!”

    姚氏终于开了口,“二弟妹,我自然是希望小松他们兄妹仨能体面风光的过一辈子的,可这事儿它真的不好办啊,你大哥先就不会同意,就算你大哥同意了,爹娘也不会同意,就算爹娘同意了,还有族长和族老们呢……”

    宋氏哼笑着打断她,“大嫂,又想吃肉,又什么都不想付出,你觉得这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吗?一件事还没开始办呢,就觉着肯定办不到,所以干脆试都不要试了,那当然也是绝不可能成的。我们不试一试,又怎知办不到呢?只要我们把各自的男人说服了,事情就成一半了,要不要为了自己的小家和孩子们试一试,大嫂自己想吧,我先回房去了。”

    说完起身作势要走。

    姚氏早被她说得心动了,哪里肯让她就这样走,脱口道:“二弟妹先别急,我们再商量商量啊。不然,我们把三弟妹也叫来一起商量,只要我们三房人都一条心,肯定得把事情办成的。”

    宋氏也不是真的要走,顺势又坐了回去,撇嘴道:“三弟妹才不会跟我们一起商量呢,反正做牛做马的又不是她男人,她这胎也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念书就更是好几年后的事儿了。再说了,她嫁妆那么多,娘家爹娘又疼她,就算将来她儿子要念书,家里不肯出钱,她自己也肯定出得起那个钱,还是别指望她了。”

    温氏娘家是镇上卖干货的,家里又只得两兄妹,娘家爹娘兄嫂因此都十分的疼爱她,论起私房底气来,自然比姚氏宋氏都强出不少。

    姚氏闻言一想,点头叹道:“也是,咱们两家才是已经火烧眉毛了,可这事儿是真的难办……”

    “大嫂,这些年大哥心里我就不信没有委屈,你只要好好儿跟他说,怎么会没希望?”

    宋氏道,“我们也不是为的自己,都是为了他们兄弟,为的孩子们啊!这几日大嫂也看见了,那季氏进过一次厨房,帮家里做过一件事吗?不但没有,娘还把她当宝,又是亲自打蛋下面,又是让我们杀鸡给她补身体的,她一个穷鬼,连根线都没带进沈家来,说穿了就是被卖进沈家的,凭什么啊?我们当初刚进门时,有这样的待遇吗,便是怀孕时,也只每日多一个鸡蛋而已,可见这亲生的终究是不一样的!”

    姚氏何尝对路氏这几日偏心季善的行为没有不满,以往又何尝没暗自觉得路氏偏心过?

    小声道:“这话你当着我说说就算了,可别对着别人说,连二弟都别说,谁不知道娘虽不是他们几个大的的亲娘,却一手把他们养大,从来都一碗水端平,族中人人都夸的?”

    宋氏冷笑道:“再是人人夸,也改变不了她偏心的事实,只不过以往偏得没那么明显,如今偏得再也遮不住了而已。先前我还看见二妹偷偷塞钱给季氏呢,季氏这几日身上穿的衣裳,也都是她的,她对咱们这么好过吗?可见不但在娘心里,在二妹心里也是一样,只有四房才是她们最亲的,我们都得靠后。就不说大姐的夫家可没有二妹好,老四这些年也从没吃过一丝一毫的苦,养得跟镇上那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一样了,小事上娘是不偏心,因为没那个必要,她只要在大事上偏心就够了!”

    姚氏让她这么一说,想得更远些,婆婆做那些偏心眼儿的事,公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见他至少是默许的,那老四若要一直考下去,公爹也定然会支持到底。

    他们当儿女的,孝顺供养爹娘天经地义,可连小叔子,甚至小叔子的老婆孩子都要跟着一起供养算怎么一回事?她男人这辈子累死算了,就算是说破了大天,也不是他们没理啊!

    念头闪过,姚氏终于下定了决心,“二弟妹,那就说定了,今晚上我便好生与他爹说,你也好生与二弟说,咱们无论如何都要劝得他们兄弟先与咱们一条心,那事情就成一半了,至于另一半……且到时候再说吧。”

    宋氏立时满脸的笑,“大嫂可算是想通了,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小梧他爹的,他就算不心痛我,总不能不心痛自己的亲生骨肉吧?大哥肯定也是一样的。”

    姚氏片刻才道:“总之我们都别把动静弄大了,省得走漏了风声,弄得回头偷鸡不成倒失米。”

    宋氏小声道:“大嫂放心,我肯定会小心再小心的。”

    当下妯娌两个商量完毕,便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到了晚间,因沈恒白天睡了一个好觉,精神还不错,路氏便让季善扶了他到堂屋去,跟大家一起吃晚饭。

    沈九林与沈石兄弟三个见沈恒恢复得不错,都十分的高兴,爷儿几个还喝了点酒,加上孩子们的欢笑声,整个堂屋的气氛既热闹又温馨。

    饭后,路氏当着众人的面儿,去自己的卧室拿了一匹布出来,递与季善道:“老四媳妇,这布你拿去做衣裳穿吧,先前你嫂子们刚进门时,我也都给过她们的,你只管安心收下便是,你嫂子们都不会说什么的,对吧?”

    说到‘对吧?’时,看的便不是季善,而是姚氏宋氏和温氏妯娌三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