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四十一回 真心未必换真心
    “可是……”沈树还待再说,一亩地好的能卖四五两银子,差的也能买二三两,四弟若能多几亩,将来万一……总能应个急,不至于连想卖都没的卖。

    路氏却直接打断了他:“老三你就别婆妈了,老四根本不会种地,给他多几亩少几亩又有什么分别?何况我已经想好了,地给他少些,银子便可以多给他些了。你们都听好了,家里如今只剩十几两银子的积蓄,我打算给老四十两,当初季氏是怎么进门的你们都知道,四房没有任何的私房,而老四开了年就要去县城赶考了,正是花银子的时候,所以这也算是我的一点私心吧。”

    “至于剩下的几两,既然分了家,肯定都要单独开火了,就用来给各房打灶那些了。家里的粮食、猪牛鸡鸭,还有菜地农具那些,等我回头与你们爹清点商量过了,再分吧。你们都觉得怎么样?”

    没想到嫁到这个家二十几年,今日才知道,原来自己始终是一个外人,自己生的儿女也与大的几个始终不是亲生的!

    沈九林急道:“分什么分,我根本就还没同意分!都给老子滚出去,老子不想再看见你们……”

    路氏哼笑一声,打断了他:“孩子他爹,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你活五十多岁了,不会不明白才是!反正今儿你同意分得分,不同意分也得分!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吗,最好现在都说出来,回头我可就不一定要听要认了!”

    话是问的‘你们’,看的却只有姚氏与宋氏,当众把该说的都说了,也省得回头她们再搞小动作,再挑五挑六。

    姚氏与宋氏也果然没让路氏失望,犹豫片刻后,都赔笑着开了口:“那个娘,这么多年了,家里就、就真只有那么点、那么点积蓄吗?”

    “娘,我们没有旁的意思,就是觉着,家里的积蓄好像也、也太少了点儿哈……”

    只怕大半都早被她算作自己的“嫁妆”,只等分家后,便偷偷都补贴给自己的亲儿子了吧?当她们都是傻子不成!

    路氏气极反笑,“家里的确只有这么点儿积蓄了,毕竟要养活这么大一家子人,这一点,你们爹也很清楚,我虽然管着家,却从来不敢瞒他一分一毫。至于你们心里在想什么,我都知道,绝不会打着都是我嫁妆,我想给谁就给谁的旗号,以后补贴四房的,这些年我的嫁妆除了那些粗笨的家具和一些布几身衣裳,也早不剩什么的,你们大可放心!”

    到底太过心寒,忍不住捂住了胸口,喘了几口气后,才又道:“当然,若你们还是要怀疑家里积蓄为什么这么少,那也不是没有办法,你们把各自的私房都交上来,自然就多了!”

    沈九林见妻子眼睛都红了,手也气得直抖,爆喝一声:“你们两个搅家精再敢多说一个字,就都给老子滚出沈家去,真以为老子是在吓唬你们是不是!”

    沈石沈河也都觉得妻子过分了,四弟已经少分了田地,多分十两银子怎么了,非要逼着爹娘跟她们丁是丁卯是卯的一分一毫都算得清清楚楚不成?

    忙也跟着喝骂姚氏宋氏:“不说话没人当你们是哑巴,还不快去做晚饭,想让一家人都饿肚子呢!”

    骂得姚氏和宋氏都悻悻的不敢再说了。

    路氏这才苦笑道:“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这才是你们前儿去镇上的真正原因吧?桂玉还真挺会出主意的。我今儿也算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真心未必就能换来真心……”

    她进门时,桂玉已经六岁,算个半大姑娘了,姑娘家心又细,是以母女两个相处起来,很多时候都算不得亲密,可她自问,这么多年从来没对不起她沈桂玉过。

    可惜如今看来,沈桂玉显然不这么想,老大老二也显然不这么想!

    路氏这话一出,堂屋内众人都是神色各异,姚氏宋氏和沈河是心虚,没想到娘什么都知道;其他人则是恍然加暴怒,原来还有这一茬。

    沈九林猛地一拍桌子,声音都变了调:“原来都是那个孽女出的好主意,我还真是养了一群好儿子好女儿!都还愣着干什么,目的都已经达到了,还不给我滚出去,是不是非要等到活活气死我们两个老东西,你们才称了心如了意!”

    沈石沈河不敢再多说,忙拉着各自的妻子出去了。

    沈树见了,忙也低声与温氏道:“你也先回房去歇着吧,我看你脸色不大好。”

    待温氏扶着腰出了堂屋后,才看向路氏,满脸羞愧的低声道:“娘,都是我们不好,惹您生气了,您要打要骂都可以,就是千万别气坏了身体。四弟你也是,你刚好起来,千万要保重身体……我真的、真的都没脸见你们,恨不能地上能有一个洞,好让我钻进去了。”

    娘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这么多年为了这个家、为了他们兄弟姐妹掏心掏肺,结果在家产面前,竟然什么都不是,关键还不是好多家产,就那一点有数的而已啊!

    路氏眼睛红红的,道:“老三,这关你什么事儿,你已经做得够好,娘也很高兴至少你、至少你……何况树大分枝,这一天本来早晚也要来的,我其实并没有太难受。倒是你看你爹这副样子,一看就气得不轻,你带了他出去逛逛,劝劝他吧,也是这么大年纪的人了,气坏了身体可如何是好?”

    沈树与沈九林见路氏眼泪都要下来了,心里都满不是滋味儿,怎么肯就这样出去?张口就要说话。

    季善却赶在之前开了口:“爹、三哥,你们就先出去逛会儿吧,我和相公陪着娘就好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只不过今日事发突然,大家都有些接受不了,所以心里难过而已。但要不了多久,肯定大家都会好的,毕竟时间是冲淡一切的良药,所以爹和三哥也不用担心。”

    一边说,一边还冲沈树直使眼色。

    沈树会意,想着眼下路氏最不想见的人,只怕就是他们的爹了,毕竟她当年若不是嫁了他们爹这个鳏夫,而是嫁个同样初婚的,也就不会有今日的痛苦与寒心了。

    虽满心都放不下,还是在冲季善点头后,看向了沈九林,“爹,我陪您出去走走吧。”

    然后半抱半扶的将沈九林弄出了堂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