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五十回 各房开伙
    如今四房就只沈恒和季善两人,一间屋子足够了,又因沈恒的房间是后来才盖的,与沈家的正房厢房其实都不相连,稍微围一下,拾掇一下,便是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

    季善四下看了一圈后,便把自家的厨房初步定址在了他们房间旁边一个半间的敞间里,大概十来个平方,光线也好。

    最重要的是,离大厨房和其他三房可能选址的厨房都有一定的距离,回头她炒菜时多放了油,便不用怕再有人说她了,——她可真是好卑微一女的!

    别说沈恒对这些事本就一窍不通,就算他什么都通,只要季善开心,他一样愿意全权交由季善做主。

    他也乐于见到她为他们的小家忙活,哪怕他知道自己将来是留不住她的,至少在这一刻,在接下来这几个月,他愿意竭尽所能让她开心。

    到了午时,沈九林回来了,朝沈石沈河扔下一句:“匠人已经请好了,吃了午饭就来家里打灶,后日应当能完工。”

    便回了他和路氏房里去。

    剩下沈石沈河知道父亲还恼着他们,心里都不是滋味儿。

    倒是姚氏宋氏一上午都兴致勃勃,已经为自家的新灶房选好了址,只知道公婆和丈夫心里都不痛快,面上不敢表露出太多心里的高兴与称愿来而已。

    一时沈树也送了温氏回了家来。

    路氏便吩咐开了饭。

    一家人沉闷的吃了午饭,稍事收拾歇息后,打灶的匠人陈师傅便带着两个徒弟如约而至了。

    沈九林陪着陈师傅喝了茶,又一起抽了旱烟,陈师傅便带着两个徒弟开工了。

    自然先是打的大房的灶,姚氏在一旁一直诸多要求,到后边儿不但陈师傅满脸的不耐烦,连沈石都看不过去了,狠狠瞪了姚氏一回:“是不是二丫一直在哭,你还不回房去守着她!”

    姚氏才悻悻的离开了,陈师傅师徒也才得以耳根清净的继续忙活。

    次日又打了二房三房的灶,第三日才轮到四房的,下午陈师傅师徒又试了灶,善了后,待天黑在沈家吃过晚饭,拿了工钱后,才打着火把离开了。

    翌日沈九林和路氏都是一早起来,带着沈石三兄弟去了镇上给各房添置炊具碗碟之类,到中午才人人都肩挑背提的回来。

    下午各房则都祭拜了灶神,又各自洗洗涮涮了半日,晚间便是各房单独开伙了。

    季善等这一刻早等得望穿秋水了,因之前就见菜地里有小韭菜,便去摘了一把回来,打算摊韭菜饼吃。

    想到连日来沈九林和路氏胃口都不好,思忖片刻,又决定再做点凉面,加点葱姜蒜醋的,虽肯定不如麻辣的好吃,以沈家饭菜一贯的寡淡来说,想来也够开胃了。

    就是大晚上又是饼又是面的,上了年纪的人只怕不好消化,唔,那就再做一个黄瓜汤吧……

    季善有了主意,便开始忙碌起来,她可不想在油灯微弱的光芒下做事,哪怕她如今不是近视眼,也觉得看不清,太虐了。

    于是不多一会儿,在滋滋的油声中,韭菜饼的香味儿便不只飘满了整个厨房、整个四房,还蔓延到了整个沈家大大小小的角落,让人光闻着口水都要来了。

    大人们还忍得住,孩子们便忍不住了,一个个的都闻香跑出了房间来,叫着各自的娘,“娘,你做什么好吃的了……好香啊……”

    大的几个还不等姚氏宋氏答话,已自顾叫道:“不是我们灶房发出的香味儿,上次四婶做野猪肉时也是这么香,肯定是四婶今天又做什么好吃的了。”

    “那我们瞧瞧去……”

    然后一窝蜂便跑去了四房。

    等姚氏宋氏从自家的灶房出来时,孩子们已不见了踪影,直把二人气了个够呛,姚氏压低声音便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一辈子没吃过好东西吗?天生讨口要饭的命!”

    今儿可是各家分了家后的第一顿开伙,孩子们却跟没分家时一样,让公婆和四房怎么想她们呢,肯定当她们是故意让孩子们去占便宜的。

    “可不是,让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当娘的平时不知道怎么亏了他们的嘴呢!不过也的确够香的,肯定是那一个又放了半锅油,之前还有咱们管着她、说她,如今她可以自己当家作主了,当然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

    “亏得已经分家了,不然照她这个败法,哼……”

    “估计以为将来自家真吃不起饭了,爹娘和哥哥们总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反正已经分了家,休想以后再他们吃香喝辣,我们却做牛做马!”

    季善自不知道姚氏宋氏正说她,她一气摊了五张韭菜饼,拜锅大所赐,她摊得是又快又好,还不用像用平底锅摊那样,每次只能小小一张,得五张才能大锅摊的一张大,自是事半功倍。

    随即她开始擀起面条来。

    正自忙碌之际,就见几个小脑袋探了进来,“四婶,你今儿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好香啊……”

    每张脸上都是一样的期盼,最小的沈梧与二丫还已忍不住咽起口水来。

    季善不由笑起来:“我才摊了韭菜饼,你们要吃吗?要吃就都进来吧,不过要先洗手哈。”

    孩子们立刻欢呼起来,就要进屋,沈松却伸手拦在了大家之前,看向季善不好意思的道:“四婶,我们吃了,你和四叔还够吃吗?要不我和小柏就不吃了,你给弟弟妹妹他们尝一点就好了。”

    家里连日发生的变故其他孩子小可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沈松最大,却是约莫明白的,知道一家人以后虽说还是一家人,却又的确已不是一家人了,当然不能再跟以前一样。

    季善没想到沈松会这么懂事,本来也没有因沈石和姚氏迁怒孩子们,当下对他印象就更好了,倒不想沈石和姚氏竟生养了这么个好孩子,可见虽说他们夫妇此番过分了些,沈家的家风却是真没的说!

    她停下擀面的动作,走向了盛放韭菜饼的筲箕,“四婶摊了很多,除了给爷爷奶奶和你们三叔的,本来也有你们的份儿,你们就放心去洗手吧。”

    为了证明自己没说假话,季善一边说,一边已端起筲箕,走到了孩子们面前,“喏,你们看是不是很多?”

    沈松见筲箕里的韭菜饼果然很多,这才忍下口水,笑得两眼弯弯的带弟弟妹妹们洗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