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六十七回 开始
    次日一早,沈九林便与沈树一道,往后山自家的竹林砍竹子去了。

    等爷儿俩抬着新砍好剃好的一捆竹子回来时,沈恒与季善也跑完步回来了。

    沈恒便要与父兄一道砍竹子去,“爹、三哥,你们等我一下,我换件衣裳,跟你们一起去啊。”

    可惜沈九林与沈树都是迭声不肯让他去:“你回房忙你自己的事去吧,就砍个竹子而已,又不是什么重活儿,用不着你帮忙,何况还有你们大哥二哥呢。”

    说完沈九林便在院子里叫起沈石沈河来,“你们还不起来呢,看看都什么时辰了?昨晚不是说好了,今儿要帮着砍竹子盖房子的吗?”

    昨晚趁着章炎与沈青还没回去,季善才把自己想为沈恒搭一个模拟考场的想法一说,路氏便头一个说了赞成,“熟能生巧,习惯成自然,这也不失为一个好法子。”

    便是沈九林,虽觉得这个法子只怕没什么用,这假考场与真考场如何能一样?

    却见章炎也说好,沈恒也一脸的‘他想试一试’,到底还是点了头:“那就试一试吧,反正竹子茅草都是现成的,就只出点力而已。”万一真就成了呢?

    又点了沈石沈河,“你们自己的活儿就先放一放,帮着忙两日,等将来你们四弟中了,自然感便定了下来。

    “爹,已经起来了。”很快大房那边便传来了沈石的声音。

    二房却是没什么动静。

    沈九林也没多想,吩咐各回各房吃早饭,至于沈树和温氏,因温氏如今行动不便,昨儿路氏便发了话,在温氏生产满月之前,三房就跟着他们老两口儿吃了,只按月给他们一点米粮便是,问其他人可有意见?

    这样一件小事,自然大家都没意见,便是姚氏宋氏想到当初自己有孕时,家务也是路氏温氏做得多,亦是无话可说。

    季善便进了自家灶房,盛了稀饭,捡了馒头——昨儿她想着横竖有酵种,便发了面,没想到卖相虽不怎么样,味道还不错,与沈恒一道用了早饭。

    等他们吃完收拾完,就听得沈九林又在院子里大声叫起众人来:“都吃好了没,快点,一个个拖拖拉拉的!”

    沈恒想到父兄都是为了自己才平添麻烦的,心里委实过意不去,忙到了院子里,道:“爹,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吧?多一个人,凡事也能快一些。”

    沈九林却还是不同意,“竹子锋利,万一伤了你的手怎么办,你的手是要写字做文章的,可万万伤不得。”

    正好沈石沈河也到了院子里,听得这话,都道:“是啊四弟,你的手可伤不得,再说加你一个,最多也就能快半天而已,如今又不是农忙时候,不差那一日半日的。”

    “可是……”沈恒还待再说,沈九林已道:“回屋做你的文章去,别回头复课时,跟不上同窗们,仔细夫子骂你。沈河,你在裹脚吗?这么慢,给老子快一点行不行,就等你一个了!”

    “来了,爹。”沈河这才慌慌张张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却不是穿的素日干活儿穿的衣裳,而分明是一身出门见客的衣裳,身后还跟着同样一身出门见客衣裳,头发也仔细梳过,还插了好几支银簪子的宋氏。

    沈九林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你这是干什么,打算穿这身衣裳干活儿呢?”

    沈河讪讪的,“爹,我和大丫她娘今儿有急事,要回她娘家一趟,但我们一定会快去快回的,明儿我再帮着四弟砍竹子盖房子,您看怎么样?明儿我一定多做一些。”

    沈九林脸色更难看了:“如今不年不节的,能有什么急事,又有多急?昨晚你怎么不说今儿要跟宋氏回娘家?你既然知道今日要回去,昨晚就不该答应啊!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急事,都没有家里的事急,等忙完了这几日,你们想什么时候回去,想在宋家住多久,我才懒得管你们!”

    说完见沈河不动,怒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回屋换衣裳!”

    沈河闻言,不敢顶撞父亲,只得看向了宋氏,以眼神询问宋氏要不就过几日再回去?

    宋氏却如何肯过几日再回去?

    昨日她就想回娘家了,知道沈青和章炎要回来,怕他们夫妇昨儿回娘家,沈九林和路氏要不高兴,且章炎已经是童生了,离秀才怎么也比沈恒近,当然不能疏远得罪了。

    于是定了今日回去,谁知道昨晚她都要睡了,沈河才告诉她,沈九林让他们几兄弟帮沈恒几日忙。

    宋氏这次急着回去是要办大事的,她娘家嫂子的表妹这几日正好回了娘家,也让她娘家嫂子说动,肯让他们入股缫丝织布了,宋氏今日便是回去送银子的。

    她嫂子还说了,想要入股的人不知有多少,让她抓紧点时间,不然让别人抢了先,或是那表妹走了,她就算肠子悔青了也没用了。

    叫宋氏如何能不急?

    忙也以眼神示意沈河再与沈九林说,他们今日必须得回去,心里更是鬼火冒,都已经分家了,凭什么爹还要处处管着他们,他们也还得为了四房的事儿,自家的正事儿反倒得靠后?

    不就是砍个竹子盖个房子吗,老四做不得啊,就他金贵;也是季氏那个穷鬼事儿多,她倒要看看,这次他们能折腾出什么花儿来,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沈河接收到宋氏的眼色,简直为难死了,一边是白花花的银子,一边是亲爹和弟弟……半晌才讪笑着小声道:“爹,我们今日真的必须回大丫她娘娘家一趟,您就让我们走吧,就耽搁一日而已,明日我一定……”

    话没说完,已让沈九林冷笑着打断了:“好啊,那你说你们回去到底有什么急事,若真急,我当然不会拦你们,你说啊!”

    “这……”沈河支支吾吾的,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媳妇儿可说了,这事儿万不能让家里人知道的,他也觉着,若是让爹娘知道他们二房只想着自己发财,为此还把家给折腾散了,肯定会更恼他。

    沈九林已不耐烦的挥手道:“这老话还真是没说错,‘燕子鸟,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我不让你们走,你们就不走了吗?你翅膀早就硬了,我哪里还拦得住,我要是拦得住,也不会弄得如今家都散了!你们要走就赶紧走,后边儿也不用你帮忙了,我宁愿自己多做一点,只是将来你四弟中了,你也休想沾他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