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柏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战雏 > 第三百三十五章,传话人(下)
    一个慵懒而又无奈的声音聪天际传来,片刻后,一个黑衣的男人出现在看众人的目光之中,黑衣男人看上去有些孱弱,但却是谁都不敢小瞧他。黑衣男人懒散地朝着众人都抱抱拳,随后却是无比慵懒地说道:“诸位也不用猜测我到底是谁了,我在大陆上一点名声都没有,因此,你们绝对是猜不到我是谁的。现在这里也是强者众多,想要知道我的来历却是十分容易的。”黑衣男子四下看了看,随后思索了片刻,道:“我乃是麒麟一族的人,我名为麒仁,只是麒麟一族年轻一辈之中最不成才的一个存在。”

    “居然会是麒麟一族的强者!”白原荒也是不免微微一惊,但是白原荒表面却是不动声色,朝着麒仁抱抱拳,问道:“麒麟一族均是强大的存在,与龙族、凤凰一族并称为三大神兽族,麒仁既然你是麒麟一族的高贤,此番不会是想要前来打抱不平吧?”

    麒仁连忙摆摆手,逃也似地摆着手,道:“白原荒前辈,哪怕是再借给麒仁几个胆子,麒仁也是不敢在诸位面前撒野。只是,麒仁觉得有些不妥,故而出口讲了一些话罢了。”

    “哦?”麒仁虽然看上去十分懒散,但是面对这么多的强者却也是丝毫不慌不忙,紫楹儿朝着麒仁抱抱拳,道,“麒仁,有什么不妥呢?我家族内部的事务,这凤凰一族的凤天帝居然是要插手,还联合了鸿鹄一族的鸿轩、青鸟一族的青信。倘若不是今日前来观礼的战无天等几位前辈出手,只怕是凤天帝几人完全都要大闹一番之后离开。”

    “那就确实是十分不妥了!”麒仁苦笑了两声,接着道,“紫楹儿小姐,我家族原是要来恭贺紫楹儿小姐成为家族的家主的,但是奈何兽族与人类修炼者之中始终都是存在着一些芥蒂,哪怕是我们也算得上是神兽一族的。可是,紫楹儿小姐试想,三大神兽族在大陆上的名声并不算是十分差,但是与人类修炼者都是这般拼杀的话,那万一一战的话,三大神兽族岂不是只能与兽族一同对付人类修炼者了。此番凤天帝前辈三人都是巅峰的强者,但是却也不是凤凰一族的全部战力。要是紫楹儿小姐你们真的将凤天帝逼杀的话,那事情只怕是会变得无比麻烦。”

    紫楹儿眉头微微一皱,短时间居然是没有办法反驳麒仁,麒仁歉意地与紫楹儿点点头,随即就转向了橙海洋,朝着橙海洋恭敬地行礼,随后才微笑道:“橙海洋前辈,偶有听家族长辈提及,当初橙海洋前辈可谓是野心勃勃,用计对付了自己在家族内部的全部敌人,与此同时,又是将那些前来帮手的人几乎全部都留下来了。当初那一战,成就了橙海洋前辈在大陆上的名声,然而,在整个家族之中,橙海洋前辈的成就也不过就是功过相抵罢了。”

    “看样子,麒麟一族现在战力上并不是十分强大,但却是在口齿上面有了长足的长进!”橙海洋瞪了瞪麒仁一眼,随后手指轻轻一点,道,“涟漪指!”

    空间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点涟漪,紧接着,一波接着一波的涟漪散开来了。涟漪所经过的地方,空间震荡,随着涟漪越来越强大,甚至于空间被震开来。

    眼看着涟漪就要扩散到眼前了,麒仁一拳轰出。

    “轰!”

    伴随着一阵惊天动地的爆响,涟漪指居然是被瞬间震碎,空间也是在一瞬间就恢复到了平静了。麒仁并没有因为自己挡下来了橙海洋的涟漪指脸上就有任何自得的神色,反而只是微微一笑,道:“橙海洋前辈请勿动怒,晚辈的话还没有说完!”

    麒仁这样容易就挡住了橙海洋一击,橙海洋也是不免微微一惊,橙海洋也是没有再出手了,只是冷哼一声。

    “哼!”

    麒仁恭恭敬敬地躬身行礼,直起身来,有些面带慵懒地笑意,道:“橙海洋前辈,当初你有着这样的谋略,但是今日的蓝羽公子显然是没有着这样的豪情了。或许,这也是你愤怒的一部分原因。蓝羽公子这样的做法,确实是无异于引火烧身!”

    橙海洋的脸色稍微变了变,蓝羽知道麒仁的话已经进入到橙海洋的心里了,蓝羽当即冷哼一声,指着麒仁喝道:“哼,不过是区区麒麟一族罢了,日后我定要你麒仁付出代价!”

    虽然是被蓝羽这样的威胁了,但是麒仁的脸上却也是挂着那慵懒的微笑,朝着蓝羽躬躬身行礼后,才说道:“蓝羽公子,我麒仁虽然是个不成器的麒麟一族的后辈,但是蓝羽公子要是想要我付出代价的话,也需要今日能够保住你的性命和战力才行。以我拙见,紫楹儿小姐今日似乎是要将你以及那些叛离家族的存在全部都清除。”

    麒仁并没有被而来,但是战无天却是知道这个麒仁十分不简单,战无天也是朝着麒仁抱抱拳,道:“那就多谢麒仁公子吉言了!”

    “只是……”麒仁话锋一转,道,“以我麒仁拙见的话,现在的战家没有必要对雷家斩尽杀绝了,雷影老前辈已经是被逼陨落了,对于雷家的那些残存下来的人,战家就没有必要斩尽杀绝了!从古至今,修炼到武神都不容易,武神血脉流传下来的更是少之又少,战家也是没有必要让一股武神血脉在自己的手上断掉!”

    “战隐家主诚心诚意邀请雷天搏到我紫雷山修炼,但是最后却是机缘巧合之下到了北云山了。”战无天面带和善的笑意,道,“我战家达到这样的高度不容易,自然不会到处树敌。”

    “战无天前辈老成持重,晚辈也是知道的!”麒仁朝着战无天抱抱拳,随后看向了天一,道,“天一前辈,现在暗杀者天地玄黄四位各行其是,暗杀者已经是由当初的执法者变成了四分五裂的一股战力,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只怕是天一前辈要负很大的责任。”

    “哼!”天一并没有给这个神秘的麒仁面子,冷哼道,“三大神兽族此番出现了两族,龙族的强者,也会隐藏在暗中吗?”

    麒仁似乎是早就猜到了天一会这般模样,他脸上出现一丝无奈的苦笑,随即就是看向了一旁的凤天帝,道:“凤天帝前辈,这一次你插手亡神一族的事情,确实是让晚辈都没有料到。”麒仁突然出现,这让凤天帝一直都在猜测麒仁的目的,但是始终却是都没有猜到,凤天帝可是受不了一个晚辈的指责,冷冷地道:“麒仁,要是换一个人,或许本座会听上一听,只是你的话,废话少说。本座曾经与你麒麟一族商谈过,但是你们下定决心一定要隐匿起来,现在你这个晚辈出现在这里,到底所为何事,不妨名言。”

    麒仁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担忧的神色,道:“凤天帝前辈,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已经是成名大陆已久的强者了,真要是强求的话,恐怕是会适得其反!”

    “哼,时势造英雄,这一点,你可以问问橙海洋这个老家伙。他就十分擅长创造时势,先是利用了本座,然后毫不留琴地对本座展开追杀。本座从来没有怪罪过橙海洋,因为本座知道,那是因为橙海洋赢了!成王败寇,这根本不值一提!”

    “既然凤天帝前辈这般执迷不悟,那晚辈也就不敢置喙了!”麒仁恭敬地朝着凤天帝抱抱拳,随即淡淡地说道,“当我到了这里的时候,肯定每个人都在猜测我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的。今日我到了这里,并不是有家族的命令,而是另外一个前辈差遣而来的。那位前辈让我前来只是为了一件事情,让我给大家传达一句话。”

    “什么话?”

    “让大家不要这般拼杀!”